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茅坪:一座村庄的记忆

时间:2015-07-15 23:56 来源:松桃文化网 作者:章章 阅读:
    茅坪村,位于松桃苗族自治县沙坝河乡,被称之为武陵山最后的村庄,它带给我的感受是宁静,纯朴,和可以触摸到那些遥远的童年记忆。在那里,我会忘却城市的喧嚣与纷扰,陶醉在纯粹的青山绿水中,听鸟叫虫鸣。

    出发之前,文协的人说,这个村很大,有十六个寨子,每个寨子都保存得十分完好。我以为的保存完好可能是为了发展旅游而粉头饰面,在新建的房子上刷漆盖瓦,木头都作仿古处理。于是,带着见惯了马路两边的村庄都统一仿古建设的不屑,懒在车上准备睡觉。可出沙坝乡没多远,车身便开始越来越抖,越来越斜。车子正在爬坡,明显感觉到路面还是毛坯路,所以车子越来越不平稳。渐渐地弯多了起来,车子也从半山腰摇到了山顶,视野一下子开阔了。我试着坐直身子,开始远眺窗外。满眼是山,而且每座山峰都好像离得很近,有一步便可跨过几座山头的错觉。

    看着看着,仿佛自己走进了一幅幅大气磅礴的山水国画。山岚横卧,山峰挺拔,苍翠与纯白之间,赞天工巧夺,叹众生皆小。

    已不知行了多久,车子开始缓缓下坡,同行的人说,这一带山下全是自然寨,数十里连起来就是茅坪村。我这才惊讶,原来我们已经在茅坪村的地界行了多时!回头看另一边窗外,已是树木葱茏,红砂遍地。之前只听说过红土地,红砂地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不仅泥土是红色的,连石壁也是由若干块红色的页岩重叠而成,甚是壮美。

    下到山脚,一条溪流穿桥而过,桥上站着村里的主人,大约已经等候多时,见有车来便热情地招手,示意我们把车停放在桥头。我们都以为到了,一一下车,与主人握手。没想到主人却说,离目的地大约还要走半个小时的路,因为前方正在铺水泥路,只能步行。于是,我们跟着主人一起步行。没走多久,不远处有两头大黄牛在水田里耕犁,身后传来悠扬的劳作声——“嗨——七”。声音撞击在山林里又弹回来,一波下去再上来一波,久久盘旋。让原本宁静的村野更显宁静!

    我甚至都不忍大声说话,放慢步伐,静静地享受这里的每一缕风拂过鼻端的清新,自由,舒畅。这时我才真切地感受到它保存得多么完好,它不是指房屋的古朴,也不是指山林的完整,而是它具有一种别的村庄都没有的气息。这种气息就是陶渊明笔下的田园,是我孩提时期才有过的体验。相对于那些田地里不是杂草丛生,就是整齐地种上各类经济作物的农村来说,这里,才是我记忆中的村庄。

    还有河边浣衣的妇女,远处升起的炊烟,以及躲藏在竹林下的瓦檐,一下子让我忘却了我是从何处来,要去向何处。

    吃过晚饭,主人带我们去看望老村长。老村长家住在另一座山里,披着月光,我们刚到达,老村长的家人就开始忙碌了起来。先是端来香甜的米酒,然后又捧来自家地里种的小粒花生,粒粒干净、清香,这一定是用晒席仔细晒干的,似乎还能闻到阳光的味道。不久,苗家的篝火烧了起来,男女老少围坐在一起,唱起了苗族山歌。火光闪烁之处,古老的姜央手持杉木,口吐火舌,点燃了整个夜晚。夜空之下,山村放开了原有的矜持,所有的热情被推到了沸点。同行的也有不少苗族,听得懂苗语的小伙接着村里阿妹的歌词,展开了山歌对唱。听不懂苗语的则跟着尾音部分的吆喝,拍打节拍,这样的场景,恐怕在苗族盛大的节日活动中也是难得一见的。但欢快的时光总是流逝得太快,不知不觉,午夜已经降临。有狂欢,就有离愁。左邻右舍的乡亲,只得依依惜别而去。

    好客的老村长要留我们住在家里,盛情难却,我们便两人挤一张木床。村庄很快恢复了宁静,屋后的溪水汩汩流淌,伴着偶尔的虫鸣,使人很快醉入了梦乡。

    或许是昨日舟车劳顿,又或许是山村的清晨太过宁静,朦胧中,听到了阳雀催种的叫喊——“贵贵阳、贵贵阳”,声音空旷辽远,让人有一种远离尘嚣的轻松,实在不想起来。但我又深知这是忙种的信号,村庄的人们很可能已经锄完半块地了,我不得不马上起来。推开门,好清爽的空气,伸伸懒腰,感觉许多年没有这么自在过了。抬头望着伸手可及的山雾,缥缈而过,我知道,我们不属于这里,不该来打扰这一方清静,是时候返程了。

    和村里人道别,和村庄的山水道别,别了,我久违的记忆。回到城市,我会将你们珍藏心底,待有闲暇时光,一定细心地翻开它,用心地品读它。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