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途经镇远

时间:2014-06-22 13:07 来源:潘年英博客 作者:潘年英 阅读:
    从凯里回老家天柱,如今大概只有取道湖南新晃才算好走一点了,从三穗到天柱的路因为在修高速,老路已经烂得一塌糊涂。

    刚好我要到黄平约会朋友,就从黄平走施秉、镇远,然后出清溪上沪昆高速到新晃,再由新晃走天柱。

    事先,我没打算到镇远停留。但是,好友小胡发来信息说,他刚好也在镇远。他要求我到他的客栈去见个面,吃餐饭,聊一聊。

    我同意。

    我轻车熟路找到他开在江边的客栈——这客栈其实就是前不久我去住过的“远方小镇”客栈,现在他跟小小合作,改成了“水之澜镇远店”。可能是想借助于“水之澜西江店”的成功经验吧,小胡很有信心把“水之澜镇远店”盘活。

    跟之前我看到的“远方小镇”相比,小胡的加盟确实使得客栈有了很大的改观。首先是前台更加“文艺”了,其次小胡还想把旁边的酒吧改成书店,他征求我的意见,我当然非常的同意,一万个赞成。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实体书店很难经营了,但我们考虑的不是书店的赢利,而是书店本身的公益性——我说,镇远那么著名的一个古城,如果没有一家像样点的书店来支撑,实在是说不过去的。

    小胡打算把书店命名为“莎士比亚书店”。我也赞成。

    午饭后,我在客栈休息了一会儿。下午我独自外出游荡。

    对于镇远,我实在再熟悉不过——33年前,我跟舅舅和表妹从故乡出发,取道镇远,然后乘火车上贵阳。那是我第一次来到镇远。之后寒暑假回家,我也常途经镇远。

    接下来,大学毕业之后不久,我被单位委派到镇远做社会经济文化的考察,我在这古城住了差不多有半年时间。

    那时节,也是夏天,我每天便在古城的河边游泳,晒太阳,顺便教授不会游泳的人们游泳,以至于后来从我手上“毕业”出去取得游泳“执照”的人竟有相当庞大的数量。

    我就长期借住在县政府的招待所里,这也使得我后来跟那招待所里的所有服务员都混得极熟。我至今还记得她们之中,有一个姓李的小姑娘,圆脸,微胖,总是梳一条大辫子,十分的单纯而可爱。她对我有不少关照,甚至还带我到她家去吃过饭。我也常帮助她打扫楼内卫生。但后来我们彼此失去了联系,至今再没见过面。我不知道她如今过得怎样?好几次我想去那招待所问问,但终究是缺少点什么动力,最终也还是没去问。

    我独自沿着舞阳河的河堤漫步。

    今日的舞阳河当然跟30多年前大不一样了。那时的古城还非常破烂而萧条,完全没有今日的繁华和拥挤。如今因为旅游的开发,一切都建设得既时尚现代,又古朴温馨,临河的楼房尤其变得极为密集林立而高耸繁荣。但之前的舞阳河却不是这样的。那时码头早已衰落,河岸两边也没有太多像样的楼房,许多民居住的甚至还是破旧不堪的木楼。整个县城的格局跟别处贵州山区的小县城没什么两样。

    镇远的舞阳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蓄起水来的?我已经记不得了。我只知道镇远开始搞旅游开发之后,就专门蓄水以利于游客划船游玩和观赏,以至于有些游客误以为舞阳河一直都是这样的,其实不然。

    但我到达镇远这天,据说因为要修理防洪堤,就特意放了水,河水恢复了原先的模样,有了湍急的样子,这又使我想起了那年夏天我所传教的一位“学徒”中,有一位中年男人差点被河水冲走,是我发现后,硬生生把他从水里扛到岸上来的……之后又有一位来自贵阳的女大学生也遭遇同样情形,也是被我施救上岸的。

    ……俱往矣!

    都太遥远了……那些往事,那些时间,都在不经意间流逝了……回忆往事,真应验了人们常说的一句话——弹指一挥间!

    我很想找一个制高点拍摄一下整个镇远古城,但苦于没有当地向导,我找不到路,加上小胡限定了我回去吃晚饭的时间,我也不敢走得太远,就一直沿河而行,然后一直走到火车站,就打转了——我想起不久前我和胖哥从黄平驱车经过镇远时,我们当时走的正是镇远火车站,因为从那里走要经过几条隧道,又可以鸟瞰整个镇远县城,还能看到古城背后的山坡上,有着“名城镇远”几个大字,我就十分的犯迷糊了,不知道我们究竟走在镇远的哪一个位置?我甚至还问胖哥,难道镇远火车站搬家了?胖哥说,早搬了。我还以为真的搬家了。这次行走,使我完全搞清楚了火车站所在的方向和位置,其实还是原地不动,只不过多开辟了几条环城的道路和多修了几部桥而已。

    河边有很多人在捡拾螺丝。也有不少的人在打鱼。我觉得这情景更像是先前镇远人的生活。

上一篇:洱海
下一篇:羊楼洞茶香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