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寻找松桃的后花园

时间:2015-07-15 22:31 来源:互联网 作者:社社 阅读:
    沙坝,永远的沙坝。它位于铜仁市北靠西部,武陵山脉东麓,是苗裔文化跟汉文化的交集区;它既是松桃苗族自治县的“后花园”,更是苗裔文化跟汉文化的交集区。沙坝的溪水和古树、人居与稻田相互交错,勾勒出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的山野村镇田园般的山水画卷。

    周六,阳光晴好。在松桃文化沙龙舒滞老师的邀请下,我与铜仁日报社的几位记者、版主们起了个大早,“今天。准备带大家去我们松桃县的沙坝去走走。”舒老师的一番话勾起了我的无限遐想,因为我曾经看过他父亲写的《风雨沧桑六十年》,书中对于沙坝的描写是那么的真挚,那么的让我向往……

    舒先生口中的“沙坝”,正是松桃苗族自治县沙坝河乡。它位于贵州省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的西南边陲,东与牛郎、盘信两镇毗邻,南与江口县桃映乡接壤,西与普觉镇梁洪村相邻,北与平头乡相接。沙坝河乡,因境内沙坝河贯穿全境而得名。该乡在1956年前属于铜仁县(现铜仁市碧江区)管辖,1956年12月松桃成立苗族自治县后,就划归松桃苗族自治县管辖至今。目前,沙坝河乡下辖10个行政村。

    车已经离开铜仁小江口,自牛郎镇一路向北,或盘旋上山穿行云雾之间,或沿着峡谷溪河蜿蜒前行,或顺着山路急速转弯下坡,一路刺激不断、惊呼不断……青翠的大山在阳光下不断变幻,烂漫的山花也变得格外漂亮,彷佛一幅幅西洋油画,不断吞噬着我们相机(手机)的内存。还有路边那些多情的苗裔青年男女、错落有致的梯田、山野村寨以及安然吃草的牛群,或近或远不断地被我们的眼睛、相机(手机)、大脑收录。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的车终于穿越出大山垭口,刹那间,大家的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公路大桥连接河岸对面,沙坝河乡到了。我们也最终安全到达目的地:沙坝。

    我终究是不愿再受汽车那狭小空间的束缚,于是趁着他们停车拍照的片刻,飞快下车,独自踱步,不再肯上车。我自得其乐一路慢行,大口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我举目远眺:远方的大山绿波滚滚,近处那桥下水柳的浓荫紧裹着蜿蜒的河溪,悦耳的鸟声此起彼伏地响在林梢。心旷神怡的我的眼光再也收不回来了,它们荡漾在如此美妙的山水之间,就像是在绿色的海洋中畅游,让人舒爽不已。

    我静静的坐在河边的鹅卵石滩上,感知河风送到鼻腔内清新的空气,看着眼前的一切,捡几片薄石片,随手打一串的“水漂”。此刻展现在我眼前的沙坝,犹如一位多情尚待闺房的处女,被一湾弦月般的沙坝河水热情拥抱,清澈透底的溪水趟过河边水柳林下的鹅卵石那如歌如泣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响起,让我顿生不想离开的感觉。当地民众仍然保留着,自古以来苗裔山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传统生活。当地民居依然保持着背山面水,菜地、稻田环绕房屋的中国传统村落格局,村寨、古树与溪水、稻田相映成趣,仿佛陶渊明笔下自然平淡的境界,它们也成为都市人寻找“乡愁”的最佳选择。

    时间转瞬即逝,不知不觉我在沙坝呆了近六个小时,暮色降临,我却依然不舍得离开。当汽车顺着溪河往普觉镇前行时,一刹间,我有一种顿悟:原来,我来沙坝不止是去完成看看我心中的那个沙坝,更是去寻找我心中的“香格里拉”。我知道,它是真实存在的,对于我而言,沙坝,不仅是松桃的“后花园”,更是我心灵中的“后花园”。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