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南方最后一支马帮

时间:2016-07-05 07:11 来源:王剑冰博客 作者:王剑冰 阅读:

    在一个黎明即将到来的暗夜,安化的最后一支马帮出发了。

    炊烟一点点升上去,白色的衣衫挂在黑色的一座座土掌房上。女人在门口流下最后一串泪水,马蹄的铁掌踏着斜斜的石板路,声响尖锐地窜到空中。听不清的什么话语撂了一声,马队越来越远。过了村野中的风雨桥,穿过落满黑鸦的古樟,再往前,目光瞭不到了。

    马背上的黑茶一卷卷地叠压在一起,像现今的远程导弹。这些导弹将直接发往中国的西部,再远可达远东。只是速度是慢镜头的。要先经洞庭湖,再转运襄樊、老河口至泾阳、晋阳,然后再一直往西。

    马帮的每一次迈步,都是一次定格。每年十五万担的产量,让这里的黑茶自享不尽,大小馆舍分布四周。马帮的作用可想而知。

    早晨的阳光终于照射到马队行进的古道,石头垒砌的古道,映出一种红黄的颜色,这使那些马显得兴奋,尾巴一甩一甩,就把一些阳光甩到马屁股上了。马铃叮当,铜色的声音洒下来。马灯摇晃着,发光要等到晚上。

    从此,不管人还是牲口,要在这条古道上打发时间了。

    上世纪最后一次出行,他不知道回来后要把自己送到哪里去。资水和沅水的路不比古道平顺。但是历史就这样,一种事物必须有个截点,茶马古道的截点就止在了这一次出发之后。

    或许这正合女人的心思,每次出行,女人的心就像那颗铃铛,不停地晃。直到有一天将男人晃回来,女人才会在男人怀里睡一个安稳的觉。

    男人需要烦嚣,女人需要安静。而那条茶马古道,是需要被踏响呢还是需要安静呢?安化,或就是为这条古道而叫的,那是女人心里念出来的名字。

    马帮人最后的安止点也许还是与茶有关,割舍不掉那种味道,那种味道早已渗入了感情的每一条脉动。于是,我随着那个曾经的马帮人走进了安化黑茶的制作基地。

    依然是老旧而原始的作坊,让人立即产生一种亲切感,像在一个庄园里。一口一口的大锅,烟尘和着一股子清气袅袅上升。一束阳光从房顶上的黑瓦间投下来,像一股探照灯的光,上升的烟尘欢快地舞动。

    干活的穿一色的黄色单褂,远远看了,以为是皇宫里走出的人,此刻黄马褂们正在豪狠地将乌黑油润的黑茶打包,先用防雨、防异味、又具有药用作用的粽叶包裹,而后打进那些竹制的筒子里,以便于长途运输。

    粗大的筒子被一群汉子手脚并用地绞,压,跺,滚,锤,怎么狠怎么来,怎么狂怎么整,工序繁杂而具趣味性。力的较量,汗水的凝和,嘿嘿呦呦的吼,雄性荷尔蒙的挥发。

    到最后一个沉重的导弹样的个子整完,那群汉子才会醉了似的东倒西歪。那一个个长约一米七,直径一尺多的圆柱体,将置于凉架上,经夏秋季节的七七四十九天日晒夜露,吸天地灵气,纳宇宙精华于茶体之内,自行发酵,干燥,而后再进入长期的陈放。

    走进陈放的库房,一卷卷的竹筒,极为严整。天生妙境,我独沉香。深沉而宁静的黑茶啊,就差一江水。

    黑茶在碗里缭绕,泛着暖色调的黑。这种黑有着一种别于他茶的诱惑力,就像黑牡丹,就像黑美人。不知道是这片土地的独特,还是这片水的独特。

    一串串黑茶上路了,远方的大胡子的西方人正在热水蒸腾间热望着、畅笑着。东方人用这样的导弹,早已闯关夺隘了。

    最后一次茶马之行后,古道安静下来。而黑茶仍旧以另一种形式,弥漫在世界的茶杯里。

上一篇:渡口对岸是沈从文
下一篇:梵净山之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