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饮酒沙坝河

时间:2015-07-15 22:20 来源:互联网 作者:石一鸣 阅读:
    沙坝,风中雨中有声,日中月中有影,诗中酒中有情,闲中闷中有伴。 

    漫步在清澈而葱郁的河畔,抬头看柳,低头看水。两岸无数的河柳,一棵挨着一棵,一片连着一片,枝繁叶茂,形成一道柳的屏障。河柳参天挺拔,荫蔽着这清清流淌的水,倒映在水中,岸上水中都是绿色的仙境。而伫立在河中央的两棵坚韧的柳,任凭河水冲击洗刷,依然一动不动地迎接水的柔美姿态。如果说岸边的那些柳是无数多情的男子守护着这温柔美丽的水姑娘,那么这河中央的柳,用情已然用在了骨子里,勇敢地扎根在水的柔情里,一年,十年,百年,……浸泡着,微笑着,即使苍老得枯枝败叶,也还是豪情满怀,刚直不阿。而生活在岸上的人,一如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柳,世代繁衍,生生不息,以激扬不屈的姿态、顽强坚韧的抗争绽放着生命的风采。 

    冰雪,就是水中央的那棵柳。 

    一个晴朗的夏日,我们一伙七八人,匆匆忙忙地来到他的小站。小站在河畔上,在柳的生命里。小站往下是流水的方向——铜仁,往上是去重庆。冰雪每天就在这小站里,聆听着河水的流声,以及南来北往的列车汽笛。在夜深人静时,他就用柳的姿态抒写着自己的故事。 

    冰雪是一个传说,值得哥们迷恋他。来到沙坝,他的地盘他做主。我们穿过小站,向他的家里走去。他家是在山上,这座山叫三登坡。我们登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刚走到他家脚下,每个人就在迫不及待地在清凉的井里舀了一大碗喝起来,顿感从头到脚都凉爽起来。我们计算着时间,从小站到他家,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冰雪每天往返,怪不得他那么干练。冰雪站在平坝上,头戴草帽,满身泥巴,可能是刚耙田归来。他一一地和我们握手,他总是那么朴实,一副农民的形象,或更像一个刀客。 

    坐在他家的平坝上饮酒,不管太阳把我们晒得一个个大汗淋漓。他的母亲为我们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对于吃,我们这样的一群人,可以说真是有些土匪的血性。菜刚端上桌子,就伸手抓起来往自己的嘴里送。而饮酒,这天我们不饮白酒,只饮冰的啤酒。饮酒,每个人都端起大碗,仰头便一饮而尽。酒过三巡,便不知东南西北地说起酒话来了。   

    在这样的山村里饮酒,如果只有冰雪一个人的话,那该是怎样的情景?我想,一个人饮酒还是蛮有情趣的:微微的醉意中,可以豪放地舞上一段,可以放肆地大笑,甚至可以痛快地哭。不需要跟任何人说话,闭上眼睛畅游在自己的意想中,不管是快乐的,或是痛苦的,听听发自自己内心的声音。让自己的思想随意搭乘一列火车,随它到任何一个地方,抵达了青山之外,绿水之间。看长河落日、大漠孤烟,感受和风细雨、柳意芬芳。让自己的心任意一处的轻轻驻足,并以温暖相依的恬淡心境,去感受,去倾听。就好似抱着琴坐在山颠之上,一抚琴,天籁合鸣,心此刻进入淋漓的流水,心曲和琴声形成永恒。 

    我们只管看着自己的酒杯,就像《水浒》的歌词一样:兄弟相逢一碗酒。是啊,人生旅途中,能聚在一起饮酒,就是一种缘分。如果不是我们都喜欢舞墨弄文,又怎能在这样的酒桌上说着酒话呢?如果我们从小就没有接触书本,一味地文盲下去,或许我们就能心安理得地俯首乡野田园甘于躬耕陇亩,无聊之时可以跑到山崖去看看那古朴的风景。然而我们还是接受了教育,让自己变得不伦不类的。起码不能像冰雪一样,专心在自己的小站耕耘,即使其中有深深的苦痛,但也能只为做这样的一件事而不辞劳苦,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驰骋飞扬。 

    回想起自己的生命历程,从十年寒窗以来,我所播的种插的花,有哪一盆是可以傲视寒露与日争辉?又有哪一株是争奇斗艳或许硕果累累?其实“一分付出一分收获”也只不过是一个美丽至极的传说而已。在高等教育的熏陶下,我还停留在用僵硬的书本知识当成经典来蒙骗自己的初级阶段,还沉浸在那些所谓文人的所作所为所言所感的光环之中,并不断地加以效仿,加以图腾,加以膜拜,还时不时地拿来饮鸠止渴。可是,来到沙坝河,看到柳和酒,我还是得用书本知识来加以注释了。或许,这就是我的一种难以克服的毛病。王维诗曰: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虽然沙坝不是渭城,但是在一场雨后的晴天,我们踏着青青的绿树成荫的脚步,漫步在河边的柳树下,那种清雅、端庄、葱翠、神韵,或许只有我们这些自称墨客骚人才能感应出来。虽然相互劝酒,并不是要出阳关,因为那一去或许将永远不会再相见;我们已经是故人,能见面的机会很多,但是我们能聚一次,总得举杯,文章千古事,惟有饮者留其名。 

    饮罢酒,酒意浓浓地下到河边,一个个赤条条地在河中畅游起来。那一刻,已经没有了世俗,有的只是阮籍的魏晋风采;那一刻,洗去了尘世的沧桑,每个人都已经不再是文雅人,而是十足的下流胚子。那一刻,如果有一句话要问,我只能说:你下流了吗?这里的下流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词语,而是一种随波逐流的意思。在那样清柔的水中,你不下流都不行了。

    酒香还是会梦醒,常游柳岸还是要折柳。在夕阳的抚照下,已经近黄昏。沙坝:阳光,沙滩,翠柳,碧波,田园,村落,这些诗意的景物,让我们感慨万千——远离城市的喧嚣,是心灵最好的栖息地。而这样的美景,只能留给冰雪和彦彪了。或许以后我们还会再来,可是那也只能是置身胜景之后的久远遐想,怦然心动之后的悠长回味。

上一篇:沙坝河上的秋
下一篇:武陵山的井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