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沙坝河上的秋

时间:2015-07-15 22:16 来源:互联网 作者:舒滞 阅读:
    再去沙坝河,已是八月的秋天,距我第一次来这里过去了近五个月。在经历了春的蓬勃,夏的热烈,沙坝河上的秋色透出她迷人的魅力——美丽、宁静、忧郁、热情、悠远。

    沙坝河是一个乡镇所在地,美在河,河是她的魂,一切因了这河而充满灵气,充满生机。沙坝河上的水多变,每次转角,迷人眼球。河出普觉小镇与沙坝河乡分界,似乎一股神奇魔力,使得岸变宽,水变清,变急,变爽朗;河遇山阻,转一个弯,成一个塘,水则娴静、幽美、矜持,水出塘则又欢快、调皮、奔放,一路反复,迤逦而去。秋日的阳光温暖而和煦,阳光下的沙坝河,在一场大的秋雨后,更见清澈透亮,似一块洗涤了尘埃的美玉,温润、清新,河中沙石可见,最美是那各色如棋子般大小的片片石子,漾动水里争相散发它的美丽与多情。

    沙坝河上的柳是河的情人,柳不是垂柳,当地人叫麻柳,一棵棵,姿态万千,或挺立,或俯身、或倾斜,枝繁叶茂,帅气阳刚。或聚集一堆,或站立一排,或独立水中,枝叶直伸向水的方向,像是追赶,像是拥抱,像是脉脉凝望,野性而又温柔。阳光穿过柳林,穿过柳树,柳叶青绿相间,黄绿相杂,树影斑驳,或投射河滩或倒映水中,河与柳,柳与河,河与滩,如恋人般相依相偎,难舍难分。

    河两岸是田野和村庄。稻田层层叠叠,或一片平旷,一丘丘,一块块,交错相连,稻谷已尽收获,一笼笼稻草,一堆堆草树,一撮撮稻茬,泛着金黄,恋着田野,放眼远望,并不显出萧索、荒凉。行走田间,近看,又让人觉着有些落寞和忧郁。那一笼笼稻草,一堆堆草树,一撮撮稻茬,似乎在诉说着曾经的蓬勃、灿烂和壮丽,而后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似乎还沉醉在与户桶猛烈撞击发出“嘭嘭”“湃湃”豪迈声响中,回过神来,为眼前的沉寂怅然若失。

    与田野相连是沙坝河上的村庄,或依水边,或躺山下,或立山坡,恬静、温暖。沙坝河上的村庄都很美,三登坡、大桥、亚生、王普、马家沟、茅坪……但最美是出街不远的老寨,木屋青瓦,绿树掩映,大山下的这个寨子似乎秋色未染,绿树翠竹间,夹杂少许淡淡微黄的木叶,反使寨子添了几许亮色。每家独一院坝,或四合小院共一院坝,晒上稻谷,辣椒,花生,偶有老人或孩子用木耙翻晒稻谷,黄狗跟随,寨子安详而宁静。

    沙坝河上的山野也别有一番秋的韵味。山野苍翠,不见秋色。山路弯弯,土上,坎下,路边,那一簇簇、一丛丛芭茅草抽出的穗须最惹人眼,抢尽了肆意绽放的各色野花的风头。那一根根细细的穗杆,争相努力往上长,挣脱芭茅草主茎,笔直挺立。穗须呈淡紫色,拼命散开,释放着野性的霸气和如火的热情,在芭茅杆绿叶的衬托下,又显出独特的高贵和傲然。

    沙坝河上的小站,静静的,河水相依,绿树隐处,相邻几户人家,洋楼与木屋杂陈,火车打破这片闭塞宁静的山野还不到几年,新旧房子的对比可看出新旧思想在这里的碰撞。“沙坝站”几个白底黑字的大字异常醒目,似与这小站的宁静有些不协调,这里没有熙熙攘攘的场景,没有匆匆忙忙的人群,这里只是一个小站,长途车在这里不停靠。小站上有几个等短途车下城的当地人,面前放着箩筐和背篼,箩筐里放着些桔子或柚子,准备拿到城里去买,还有两个什么也没带,穿得干干净净。与小站相连的一户人家的院坝上有几个老人在晒着太阳,谈笑着,火车呼啸而过或短途车停靠小站,他们会投去不解或羡慕的眼光,好像在心里说“这些人,来来去去,有这么忙吗?”“好想也去坐坐火车,出去玩一玩”。

    我要从小站回城了,好兄弟南雨与冰雪相邀沙坝河看秋,画上了句号。火车开动了,冰雪、南雨的挥手,不是离别是再见。匆匆相见,匆匆提笔,沙坝河上的秋,看不够你容颜,写不尽你美丽,不知是赏游不到十足,还是笔力太弱,我总觉有负于你。“人生若只如初见”沙坝河,对你,我愿保持这份初见的心跳,初见的感动,初见的牵挂,即使我们再见,再见......

上一篇:再上梵净山
下一篇:饮酒沙坝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