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小城.铜仁

时间:2014-05-23 22:26 来源:互联网 作者:舒滞 阅读:
    小城铜仁,实在是一个精致的小城,屏风似的山峦拥抱,大小两江汇流而成锦江穿城而过。山峦不高,不陡,不峭,缓缓绵延,江水不大,不浊,不急,静静流淌。城依两岸而建,东南西北辐射开去,直至山脚。登高而望,小城尽收眼底,房屋鳞次栉比,高楼林立;街道巷子,阡陌交通,纵横交错。再望开去,大小两江一东一西,顺山势,依田畴,傍人家闪着银光,迷迷蒙蒙,迤逦而来;南北两面,山外有山,连绵起伏,或大或小寨子,幽深邈远,藏于其中。  

    小城,是铜仁市的首府,安顿下一二十万人,和所有现代大小城市一样,该具有的特征都有,只是没有工业,没有制造业,便是小城的福分,所以天格外的蓝,水格外的清。小城的得名有一故事,故事神秘,悠远,有内涵,有文化,但不美丽。每个外地人到此,铜仁人都会千篇一律讲这个的故事。“铜仁原名铜人,相传元朝时有渔人在铜岩处潜入江底,得铜人三尊。”“铜人”者便是儒道释的创始人——孔子,老子,释迦牟尼。铜仁人就守着这个故事,从远古走来,从来没有人去挖掘她的内涵,生发她的外延,只是在一个四周房屋林立,面积犹院坝大小的锦江广场的地方立了这三尊“铜人”,以示其与小城的一点点渊源。

    人说,铜仁美,美在锦江,这话不假,因了这条河,小城便有了灵气。暮春时节,桃李落尽,两岸绿树成荫,枝繁叶茂,最美是靠水边那排排杨柳,婀娜多姿,楚楚动人,倒映水中,天依旧的蓝,风有点大,便惹得柳絮飘飞,纷纷扬扬,飘上岸来,飘过大桥,飘满全城。岸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桥上,行人驻足,仰头观看,城中熙熙攘攘,人声喧哗,便觉此景美不胜收。盛夏夜晚,小城最为悠闲,锦江大小桥上,垂钓者,不约而同,少长咸集,一字排开,或站或坐,或专注于钓竿,或吹一吹牛,好不自在。若遇鱼上钩,快速摇动拉线器,垂钓者那份激动和得意的神色一览无余,无论鱼大鱼小,行人会围拢过来一看,垂钓者把鱼从鱼钩取下,放入笆篓,那一刹那,神情满足而自得。此时的锦江两岸,一排排夜宵摊子早已摆好,或露天,或搭上帆布蓬,烧烤,饺子,螺丝,烤豆腐各种夜宵应有尽有,最为集中处数蓝波湾。只见烧烤者光着膀子,各种烧烤物在手中反复拨弄,一脸汗水;服务员招呼客人,穿梭来往于桌子间,忙得不亦乐乎;客人围坐一桌,或因人多拼作两桌,一边喝酒一边吃夜宵,或高声谈笑,或喁喁低语,或赏两岸夜景,或观来往行人,河风阵阵,清凉悠悠,甚是惬意。一到夏天,又是锦江最忧伤的季节。小城长大的孩子几乎人人会水,然年年夏天,大人孩子不慎落水或因洗澡、游泳而失去生命者常常有之。消防官兵的打捞,好心人的营救,两岸围观的人群,呼天抢地的喊叫,撕心裂肺哭声,又成了锦江河上最不和谐的一组音符。

    小城既没有工业,没有制造业,当官的,驻军的,经商的,上班的,便构成了最主要的人群。最高的行政长官,往往由省政府指派,驻地处锦江岸边,小城中心,叫“花果山”,这是一处风景绝佳的地方。除却最高行政长官,下面的官员基本来自各县,尤以“西五县”人居多。“西五县”者,铜仁西边的思南、沿河、德江、印江、石阡几县也。铜仁市还下辖两区,碧江、万山。碧江原为县级市(从前叫铜仁市), 为官的上班的以本地人居多,然最高长官基本来自西五县。走在小城的街头,走进小城的单位,“西五县”人口音几乎湮没了小城。  所以小城的本地人从心底里排斥和讨厌西五县人,认为他们圆滑世故,斤斤计较,嘴巴会说,主宰着这个原本属于他们小城。经商的多来自湖南,浙江,广东,福建,四川、重庆等地。湖南人大小生意都做,最能吃苦,浙江人买衣服,广东福建人买建材......本地人则占据着菜场或开饭馆或做小商小贩,难以概括其全。小城人来自天南海北,铜仁各县,外地人逐渐成了本地人,各种风俗习惯,各种秉性气质交汇融合,故很难概括小城人的脾气和性格,小城便也成了一个没有归属感的城市,似乎没有了根,也没有魂,虽生活在小城,外地人逐渐变成的小城人却无一不做着自己故土的梦。如果说小城的本地人还保有一些自己的风俗习惯、传统和特色,那就是吃社饭,划龙舟,过早(吃早餐)吃上一碗猪脚粉,而这些本地人保有的风俗习惯、传统和特色又无不影响着逐渐成为小城人的外地人。每到春天二月社日前后,正值桃李竟放,山野披绿时候,为着祭祀离世一周年的亲人“挂社”就开始了,这是一次隆重、庄重和快乐的聚会。主人家会隔夜或几天前就把社饭煮好,准备好菜蔬。社饭用大米、蒿菜、野葱等掺杂煮成,虽色道油黑,不甚好看,然味道芳香醇厚鲜美,不失为一种地道的美食。挂社那天,主人家提前请人把社饭挑上山,亲戚朋友开着小车或步行来至山脚,带上买来的鲜花,爆竹,香纸随着主人家一起上山,队伍浩浩荡荡,山间欢声笑语。到达目的地后,把鲜花插满坟茔,摆上祭祀物品,就开始烧香纸,放爆竹了,只一会山间香纸氤氲,烟雾弥漫。爆竹放完了,大家就围着山间平整地方,自己动手,扑上塑料薄膜,摆上菜蔬,打上社饭吃起来。“挂社”,亲戚朋友来得越多表示这家主人越有面子,而被请到的人如果没什么大事无一不欣然前往。这是一次快乐的踏春,又可以享受美味的社饭何乐而不行呢。小城年年举行划龙舟比赛,特别是小城被授予“中国传统龙舟之乡”后,一年比一年热闹,一年比一年隆重。端午前后,四邻八乡的乡亲赶早就坐着车来到小城看划龙船,小城顿时变得拥挤起来,这是一年中小城最为拥挤的几天。

    小城本有几个好去处,但大都被现代文明湮没甚而毁灭。东山,小城中,锦江岸上的一座突兀巍然绝立的山峰,山上古木参天,郁郁葱葱,建有寺庙,寺庙似乎一年四季关闭,没人管理,仅能从封闭的门缝或窗子依稀看到里面珍藏的傩面具,古字画等。东山山脚被开发商无情的推进了几米,周围的房子是越建越高了,从前在小城人看来高耸如云的东山,无奈在现代建筑这个巨人面前低下头来。川主宫,在小城大小两江交汇处的西岸,与铜岩上跨鳌亭隔江相对峙。是铜仁市现存时代最早、保留最完好的古建筑。又称川主庙、川主祠。始建于明洪武八年(1375年),其后屡有修葺。清光绪四年(1878年)增建完善。 宫内精美的木雕、石刻、彩绘、泥塑遍及全宫,令人目不暇接,是研究明清时期社会生活、戏曲、宗教艺术的珍贵实物。只可惜我还来不及去拜访,川主宫便被一场大火烧的面目全非,惨不忍睹。成了小城人心中永远的痛和永远的恨。其实我是要去拜访它的,只是那时“宫内”麻将声声,成了娱乐场所,兴致全无。下南门钢索吊桥,已被新修的东山大桥取代,锈迹斑驳,完全封闭,弃掷一边,像一个人老珠黄的妇人。每每站在东山大桥与她对视,心生无限凄凉,眼前又不断浮现吊桥从前的欢乐。吊桥摇摇晃晃,你会不时看到初过桥人的无限惊恐,搀扶相携,紧抓铁链,止步不前,而尖叫声,欢笑声不绝于耳;你会羡慕长居于此的百姓,他们挑着担子,在桥上如履平地,健步如飞,还有小孩子在桥上的追逐打闹,无拘无束;你在某个清晨或黄昏,立于桥头或行走桥上,看江水碧蓝,白鹤低飞,渔船往来,岸上人家,炊烟袅袅,会觉诗意盎然,会生绵绵遐思。

    小城名人屈指可数,最有名当数近代周逸群,但在小城人的眼中他就是个人名。小城人津津乐道于周逸群是贺龙的入党介绍人,在早期的革命活动中与周恩来齐名,除此之外,关于周逸群的一切一无所知。据说有一年,湖北洪湖地区的一个代表团来到小城,在与小城的官员、专家座谈时,代表团谈起周逸群在洪湖的革命经历以及周逸群的一切来头头是道,如数家珍,而小城的官员只能静静聆听,默默无语,听得脸红,听得尴尬,听得羞愧,听得无地自容,因为他们对周逸群知之甚少,无从谈起。代表团本想此行多多听到关于周逸群的生平轶事,然最后一脸惊愕,失望而去。

    小城的楼房越修越高了。“时代商汇”“龙城御景”“盛世铭城”,一个比一个修得高,一个比一个修得豪华,酒店也如是,“宝鑫”、“君逸凯悦”“温州”还有再建的锦江的大酒店,道路是越修越宽了,东太大道,金麟大道,滨江大道,会所越来越多了,KTV越来越多了,网吧越来越多了,然书店越来越少了,图书馆看书的人越来越少了,各种招牌、广告牌上的错别字越来越多了......

    小城不是我的小城,三十多年前仅有五岁的我与她邂逅过一次,二十多年前与她见了第二次面。三十年前的铜仁是什么模样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在大十字的新华书店,父亲给我买了很多小人书,买了一本厚厚的《365夜故事》。多少年后,父亲总跟我讲起,他给我买这么多书而引来旁人怪异的目光,以及无法理解的话语“这个家长太惯式(溺爱)娃娃了”。 二十多年前读初中的我又来小城,我与父亲住在军分区,他的同学家里。我站在阳台上,看着繁星点点的小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我在心里发誓有一天我一定要成为一个城里人 。

    小城铜仁本不是我的小城,但这是二十多年前一个乡下少年最向往的小城,是一个三十多年前仅有五岁幼童最美好印象的小城,我来了,我拼命的来了,我实现了一个乡下少年的最大的梦想。在小城生活了十多年,但我还是不熟悉她,不理解她,没融入她,我常在这个小城迷失、迷惘,我常常在小城,怀恋我的乡村,做着故土的梦。

上一篇:雨夜凤凰
下一篇:再上梵净山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