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雨夜凤凰

时间:2014-05-23 21:56 来源:互联网 作者:舒滞 阅读:
    中午驾车从铜仁出发,沿锦江而下,经九龙洞,过麻阳乡镇、村寨,一路游赏。锦江两岸村寨稠密,或二三里见一村,或四五里过一寨,或修于山上,或建于水边,村村寨寨桃李芬芳,坡上田间油菜飘香,停停走走,到凤凰时已是黄昏时分。白日里还是晴空一片,春光明媚,到这时却下起雨来,还好,一阵大雨后,雨变得淅淅沥沥。此次漫无目的的踏春,临时发起,同事积极响应,一个二十多人的踏春队伍便组成了,想想也只有这些学文的人才能促成这次踏春之行。

    凤凰小城已华灯初上,一伙人急急匆匆寻找吃饭的地方,一路游走,大家都饿得不行了。来到新城区,行人不多,饭馆一家挨着一家,雨幕中的各家饭馆推杯换盏,热气腾腾,在新城的一家饭馆我们终于落下了脚。菜端上来了,酒也买来了,大家迫不及待吃起来,喝起来。酒是湘西特产“土匪酒”,两杯下肚,土匪气便上来了,“今天我们喝了酒去沱江边的吊脚楼上的酒吧狂欢”“白酒我们现在就喝个等半斤,等到酒吧我们再喝”座上男女无不响应。 三下五除二,饭吃好了,但酒似乎还没有喝足。走出饭馆,凤凰的夜已浓烈,雨还在下着,下得很小,女生早已打起了伞,男生淋雨前行。细雨飘在脸上,轻轻的,柔柔的,飘进嘴里似乎还有香香的甜甜的油菜花味。穿过街道,走上虹桥,三五成群,谈笑风生,无所顾忌,在凤凰,就像在故乡,就像在家里。是啊,每个人都有一个关于凤凰的记忆,对铜仁人来说,这些记忆来得更亲切自然。我记不清楚来这里多少次了,来铜仁这么些年,每年都来,有时一年几次,凤凰的山,凤凰的水,凤凰的楼,凤凰的街,凤凰的巷道,甚而凤凰的土话都已熟悉,熟悉得就像自己老朋友一样,闭上眼睛轮廓清晰。只是少了初见时那份美丽,那份神秘,那份悠远。每次来都好像期待什么,寻找什么,然每次又都失落惆怅而去。

    下虹桥,沱江左岸一条长长的石板路上一排过去全是酒吧,一座座木楼改造而成,不伦不类,酒吧外小男女青年摇动这“小手排”招揽顾客,酒吧里的快节奏震响的音乐早已响起。找了一家酒吧我们坐了下来,叫上两打啤酒,分两桌而坐,人手一瓶,混着震响的音乐,变幻的灯光,喝了起来。酒真是个好东西,只一会功夫让人坐立不安,酒瓶在两桌间飞来飞去,兄弟姐妹一阵乱呼。DJ是有号召力的,音乐是有号召力的,灯光是有号召力的,乘着酒兴,跳上舞台,一个、两个、三个,你呼我应,应声而上,跳起来,吼起来,叫起来,手里的小手排也真是结实,无论你怎么拍打都不会烂掉。酒吧真是一个好地方,可以让人忘记年纪,忘记时间,忘记自己。 透过酒吧的窗子望去,雨中的凤凰似乎也在摇曳的灯光,震响的音乐中摇摆起来。

    朋友打电话过来,没听到,走下酒吧楼我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给他回了电话过去。雨还在下着,倚着岸上的栏杆,任雨点打在头上,头脑似乎清醒了一点,也才让我能独享这眼前的凤凰夜景。沱江两岸,那一栋栋古色古香的吊脚楼被灯光装饰得绚丽多彩,江面映照得五彩斑斓,细雨点点飘洒江上,溅起一个个美丽的音符,白日里柔美可亲的沱江此时变得活泼可爱生动起来,雨中的江上已无人泛舟,少了一份白日里沱江的喧闹、热烈,多了一种沱江的艳丽、妩媚。

    两岸酒吧依旧摇曳变幻的灯光,此起彼伏震响的音乐,飞扬舞动的婀娜身姿,卖力的吼叫DJ嘶哑的嗓子,又把我从夜景中拉了回来。“梦里凤凰,梦幻沱江”我看见虹桥上悬挂的广告。这是我梦里的凤凰吗,这是我梦幻的沱江吗?询问中一阵阵伤感惆怅袭来。我想起了《边城》想起了两个爱与美的化身——翠翠与傩送,想起了他们一见钟情的邂逅。也是这江边,也是这吊脚楼下,不同的是那晚吊脚楼上的灯光是那样的柔和,沱江是那样的静谧,“河面已朦朦胧胧,看去好象只有一只白鸭在潭中浮着,也只剩一个人追着这只鸭子”那个捉鸭子的人便是傩送,而当他捉到鸭子“湿淋淋的爬上岸时,翠翠身旁的黄狗,仿佛警问水中人似的,汪汪的叫了几声,那人方注意到翠翠”。而后便是那一段再普通不过的对白。每次读到这里的时候,我都在想,这一见钟情的邂逅应该写得如诗如画般美妙,应该不惜笔墨大书特书,但沈从文没有,他把答案放在文中或让你自己去想象。或许这正是沈从文的高明之处。

    这个美丽的夜晚是回不来了,翠翠回不来了,傩送回不来了。如今的翠翠可能早已湮没在这灯红酒绿,歌舞飞扬的夜色中,如今的傩送可能早已沉醉在这纸醉金迷,声色犬马大山外。祝勇在《凤凰,草鞋下的故乡》写到“只要河流还在,翠翠就在”,我相信翠翠还在,只是当我们踏遍千山万水寻找翠翠,不知何时能够找到。“寻找翠翠。翠翠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忧伤。”

    雨还在下着,淋湿了我的头发,更淋湿了我的的心绪,回到酒吧楼再次加入队伍,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狂欢结束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我看见人人脸上的满足的笑容。车渐渐远去,雨越下越大,车窗外灯火辉煌的凤凰在雨刮器左右摇动中渐渐模糊,而后隐去在幽黑山间雨幕的公路上。我在想,边城,你还边吗?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