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一个人的三峡之旅!

时间:2015-07-24 00:29 来源:散文百家 作者:曹丽琴 阅读:




    我相信每一种相识都有其各自的美好。每一段旅程都是你一个人的心迹。只要你开启心灵的感官。作为一个默默行走着的人,玩味得不就是旅途中的那些美丽和动人心魂吗?这,是我一个人的三峡。——题记


    红月亮

    三峡的夜寂静得很,万物都进入了沉眠状态。

    轮船在江上行驶,只听到船底拍击江面发出的淙淙的水声。

    我却无心入睡,也许是对三峡向往已久,置身其间了,就身怕错过了三峡的任何一处景致。来到甲板上,夏夜的江风混合着水的气息一阵阵吹来,扶阑而立,黑黢黢的穹宇仿佛一片无垠的海。两岸的群山,是这夜色中的一笔重墨,山的剪影清晰可现。它们真是侧立千尺,如猛兽奇鬼,森然欲搏人。我不由得往后退缩了几步,一手紧紧地抓住了阑干。

    渐渐的,深浓的山影里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灯光,橘黄的,淡绿的,暗红的,仿佛一颗颗斑斓的水晶稀稀疏疏地镶嵌着,晶莹的光仿佛还在夜色中微颤。船儿缓缓地前行着,它们一一往我的身后退去,我却忍不住转身望着那些颇显俏皮的光亮。它们为那些浓重的山影消退了几番骇人的气息。

    我环视着这一切,三峡的夜深邃而广阔,又好似一个巨大的容器,容尽了世事的所有悲欢哀乐,包括一个人的心路历程。此刻,大地安静,只有长江的水还在滔滔不绝地流淌,只有一个人的目光还在孤独而又欢欣地注视着。

    当我再次转身,那轮圆月,那枚红月亮,仿佛奇迹般,蓦地与我撞了个满怀。我的眼神霎时溢满了惊喜的光亮。郦道元曾言:“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此非夜半,而那轮明月却独与我相晤,这真让我情不自已。

    我不知道她是何时出现在山上的,在这浩瀚的宇宙,她是那般得渺小。天阶如水,昙花也难得露出笑脸。而她却自顾自地微微笑着,时而半隐进一朵云层里,只露出两朵嫣然的红晕;时而又出水芙蓉般的清清丽丽,安安然然地沉醉在天宇的怀抱里……

    这可是三峡的红月亮啊。像千年等一回的幸福醉满了心怀。当你把视线投远,天际的精灵就在那边期待着你的目光。山影的肃穆森然已被我忘却,我只静静地凝望着这一枚红月亮。

    那是一抹多么恬静的红啊。清嫩、柔和,流动着生命的色彩,轻轻地如练般直泻到江面。万顷夜色也不抵一抹红。这可是天际的一枝荷,一颗纯美的心啊。

    今夜,她像是特别眷顾了我这个异乡的游子,将她最美的一面呈现给了我。我突然有点自得起来。李白是个最为偏爱月亮的诗人了,当年他独坐扁舟行游三峡的时候,也没有相遇红月亮吧。而幸运之神,却独让她与我不期而遇。

    今夜,我也是这自然的女儿,长江的歌者,天宇的恋人,红月的知音。

    不要惧怕这无边的黑暗和重重的阴云,也不要对四季轮回和时光流逝而怅惘、忧虑。敞开心扉吧,把美呈现出来。情操坚守,晴空万里。夜色正因了你,才倍添了这份让人如此怜爱和动容的震颤;这番江面因了你,才渐显水月交融般的诗情;还有那些赶路迷失的人,才重新找寻到了行走的方向,包括混沌已久的我,才激起了心湖的一点涟漪……不论何时,漫漫黑夜怎能缺失这些许的光亮和热情呢?

    记得一位我喜欢的名家在著作里写过,人们都说人是在光明里行走的,其实哪里有光明,人总是在黑暗里行走的。随着年岁的虚长和阅历的渐深,我愈发理解了此话的涵义。那么,置身在这潜藏着污秽,充斥着黑暗和谬误的现实,我们怎样才能像明月一般不退缩、不迷失、不怯懦、不犹疑、不清者自清,而是既能走入又能走出生活,坚定、勇敢地表现生活和现实以及自我,从而抵达真,追求善,完善美呢?

    长久来,我们总是无法解开心结,当心灵的眼睛邂逅自然的至美,如同为其拂去蒙积的尘埃。红月亮,自由、宁静、无畏、独行、羞赧又热烈,柔美而坚毅,是你在与我倾心相谈,告诉我永夜里前进的方式么?大自然把我们困在黑暗之中,也许就是为了迫使我们永远向往光明。

    今夜,滔滔江水,绵绵不绝。谁,牵着月光的手,把灵魂放飞?

    我们的人生譬如朝露,世态又炎凉、浑浊,但是哪怕让生命淬一次火,也应捧出心中的一抹红。

    也许惟有这样,美,才会永不殆尽,生生不息,宛若这枚三峡的红月亮。

    云开日出

    一夜醒来已是清晨六点,推窗而望,竟不知船至何处。

    一轮淡月在西边青蓝色的天空里安静地俯看着江面,煞是独享着这江晨的清新和宁谧。而我因在江面上再次邂逅这一轮圆月,心里蓦地又多了几分喜悦。她退却了昨晚与我初识时的那般红晕,此刻宛是清纯、素雅、淡然的小可人一个。

    微亮的晨光里,两岸青山显得更为静默和苍郁,仿佛一切还在沉睡之中。轻轻地,我独自来到甲板上,可能是因为昨夜游客在豪轮上联欢得晚了,此刻甲板上并没有其它人,大概还都在酣梦之中。这样,三峡的清晨又只属于我一人享用了。

    眼前,江面开阔,稍远处又略见狭隘,且有一小岛与身后的青山成一把蜿蜒的巨刃将长江开辟出两道水路。我猜想着船至小岛处该往何处而行,但也不担心只是好奇。因为在长江里行游几天后,知道长江总会给予我们“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抑或“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惊喜之感。此刻,我愿顺舟而下,将自己交付给一艘轮船,不愿作过多的遐想,享受着简单、轻松而又充满期待的心境,览尽三峡风光。

    清晨的风含溢着江水的气息,一阵阵拂面而来,如清露润泽宜人。天空中,一大片一大片藏青色的云团低低的密集集的,隐天蔽日,仿佛无边的绒毯就要倾斜而下。云朵的暗影使得江水也格外沉郁。

    不一会儿,前方藏青色的云朵里透出了一缕红霞,江面上也露出一小圈娇嫩的红。渐渐的,东方的红霞越来越亮,像是哪位画家给它着了色,快要把那些滚滚的阴云燃烧、驱赶了似的,亮透了小半边天。而江面上也正是“天际霞光入水中,水中天际一时红”的景象。我痴痴地凝望着,意识到长江日出的奇观正在我眼前展现着,倍觉三峡对我的恩宠和眷顾,竟压抑不住心里的激动。

    正当我暗自惊叹幸运之时,太阳从缓缓飘移的藏青色的云朵后面露出了一张月芽脸,接着是小半边,渐渐地,一轮夺目的亮日脱颖而出,瞬时光芒万照,仿佛一块耀眼的明镜照临江水。刹那间,太阳四围的红云瞬间变成了一条金灿灿的云绸,紧紧地缠绕着它,又宛如蟠龙舞日,恰似“炎炎红镜东方开,晕如车轮上徘徊。”蟠龙、车轮之下的云朵则早已是一座座从江面上拔地而起的火焰山了。两岸的青山似乎也镀上了一层薄薄的胭脂,甚至让人有点难以辨认哪座是云山哪座是青山。再看江面上宛若云锦铺撒,金日的倒影飘舞着一条狭长的红艳艳的衣带,已是半江瑟瑟半江红了。

    正前方那座与我们愈来愈近的小岛笼罩在一片温柔的光亮之中,那是传说中的蓬莱仙岛吧,不定哪位仙人也披着一身云彩,正翘首遥望、怡然自得地观赏或者迎风高歌,诗意盈怀,情满长江。如此云间水上,两相映照,除了自然这位大师,还有谁能画出如此令人迷醉的景观呢?

    日上正赤如丹,足下水艳似绮。浩瀚长江,云开日出,在寂静中悄然完成了如花般绚丽地绽放。

    也许是被清晨的阳光唤醒了,游客陆续来到了甲板上。有人开始在甲板上走动或伫立,有人默赏或感喟这般奇异的景致……这时,船上的广播响起来了。导游介绍道前面那座小岛即是白帝城……我蓦地惊愕起来,原来已至传说中的白帝城。

    此刻,白帝城映照在一片彤红的水天间,山间云岚缭绕。我们的船与白帝城愈来愈近了,我的心近乎凝重起来。绝大多数中国人,与白帝城的相识几乎都是缘于小时候学习李白的那首脍炙人口的诗。自此,白帝城如同一个神秘的光环耀眼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它应是一个诗意、神圣的地方。它高峻、伟岸、深邃,它在一个人的想象和膜拜之上。

    二十多年后的这个清晨,我从一首诗里出发,真真切切地来到了你的身边,来到了一千两百多年前李白踪迹漂泊之处。这是梦里还是虚幻的现实?

    我终于意会到先前的遐想并非是无稽之谈,而是一种潜藏在心灵深处已久的冥冥召唤。在这阳光普照的蓬莱仙岛,是李白这位诗仙宽袍博带、衣袂飘飘,放舟东下。当时李白因永王璘案,感伤于仕途艰险,流放之苦,前途渺茫,如入底谷深渊。但是一朝闻得赦书,不用贬至烟瘴之地夜郎,冤洗罪清,喜从天降。李白这样豪放、浪漫、才情万丈的大诗人,一番心境历经如此大起大落,不禁情难自已,大声高吟《早发白帝城》。你看那一叶小舟行驶得有多疾呀,已过万重山了。是这白帝城的朝霞和阳光带给了他意外的福音吧。

    人生不如意时多,一个人的命运好似这变化多端的天空,总有风雨阴晴,当阴霾弥漫心空,或许惟有多一份坚忍、期盼和努力,才会等至云开日出吧。

    船已至白帝城不足百米,我虔诚地瞻望,有数座亭台楼阁掩映在蓊郁的树丛中,它们仿佛一个个厚重的历史标识辉映着满天的霞彩。

    李白那会面对着巍峨的白帝城,东升的朝阳,朗朗的晴空,该是畅快得意、喜极而狂而泣了吧。那是情景完美相契的“云开日出”。

    今天我亦踏浪而行,放下烦忧,循着诗仙的足迹,借境调心,再还江陵,朝辞白帝彩云间。

上一篇:赤水感怀
下一篇:青岩-心灵的憩息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