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贵阳高坡

时间:2014-04-07 11:46 来源:刘燕成博客 作者:刘燕成 阅读:

    高坡属贵阳市花溪区辖地,距花溪31公里,为喀斯特溶岩地形。保存完好的古老民族风情,奇特的高山地貌和旖旎的自然风光,共同组成了高坡独特神奇的景观。

    在高坡,随处都可看到地垒式岩地隆起的山谷,四周峡谷深陷,中间隆起即为山。如高坡石门苗寨,寨门敦实古朴,入门攀山,绝顶处面西,脚下万丈深渊,可远眺花溪、贵阳城区。在石门苗寨里绝壁巨石上,有双钩摩崖石刻“永镇边夷”四个大字,为明朝统治阶级镇压苗族先民的历史见证。又如十余公里的高坡红岩冲峡谷,处处可见悬崖峭壁之景,崖壁之上,多有灌木丛生,石藤纠葛,猴儿嬉戏,飞瀑悬挂,流水潺潺的大美景致,不仅若此,还可于林中频见大红羽翼的锦鸡,可听得相思鸟满肠幽怨的争鸣之声,而整个峡谷里,茶花、杜鹊、映山红相映成趣,美妙至极。

    到高坡,行完“之”字路,登悬梯上谷南顶,便是高山平地,依山而建的布依扰绕寨,静静地耸立于此,已是数百年之久了。好客的布依人迎候寨门,唱起迎宾歌,敬迎宾酒,那场景浩浩荡荡,宛若一出古典剧。布依族席上多礼俗:酒壶、匙筷、条凳,均以红纸封贴,须唱罢启封歌,方可动筷子。席间又是赞客歌、古歌、酒歌、四季排歌,主唱客和,喜气洋洋。而桌上菜品,绝非当今都市的豪华餐馆可比拟的,其多为红米饭、糯米酒、酸菜豆汤、血豆腐,为地道民菜,却非常诱人。扰绕寨北,山色墨黛,山腹多有溶洞,因而地下古河道非常发达,横穿南北。寨中河道中央,有一垂直山洞竖立向上,立洞中有石梁横亘,形成“天桥”,雨中的天桥,若彩虹般,挂在山道那端。由此过桥,右上百十步,有一大厅,高近百米,幔石帏倒悬紧贴洞壁,帏叶厚达十多公分,相间也是十多公分的样子,色泽乳白晶莹,以物轻击,不同帏叶音阶各异,整个洞厅回音不绝。厅内石笋林立,中有一巨株,数十米高,白皑皑一层层直往上叠。厅下有一“谷”,俯视谷中,有石如河马、如神龟、如海豚,皆数万年所滴岩浆之积成。多处地上石笋和洞顶下悬的石钟乳或已接连一体,或距咫尺就要相接。有一处,已经相连成玉柱,不期地往下移动,玉柱中折,成两截错位分离,无不让人心生痛惜之感。

    回过天桥,北穿山外,红岩峡谷即在脚底。谷深400余米,高处俯瞰,全谷尽收眼底。满谷浓荫滴翠、云雾缭绕,林中茅舍几间,樵歌在谷中互答。循半山石径一里许,山巅上有克蚂塘寨。寨后有溶孔石林。其石空灵剔透、墨青若黛。有一巨石,如笔架状,又似鸡冠。其形上大分为两岔,下小有如神龛之基座凸凹相吻。四周空悬,风吹动摇。青峰石林下有一窟,大股泉水汩汩而出,约出三十米即跌落下岩,形成飞瀑,水花四溅,瀑流跌宕,声震山谷。瀑岩空凹如檐,瀑布后便是水碾,咿呀有声,极富情趣。观瀑布,看水碾,览峡谷,在布依人家喝米酒,其味无穷。

    高坡园苏寨更是奇石相依,四时翠柏与墨青石林相间,穿越形同迷宫,情趣横生。而在竹园苗寨,远视绿丛点点,近观楼台飞檐,青瓦白墙绿树。寨外有虎场,为斗牛之所,七月逢寅,山民牵来“角牛”,抵角相斗,观者成千上万。过虎场,行三里到云顶草场,广袤缓丘,无边无际。草丛中,山鸡振翅,狡兔寻窟。跨烈马,搭弓箭,游猎围狞,其乐无穷。山顶有“天池”如镜。池中鸭鹅成群,白鹭点点。苗寨竹园草舍,苗女舂碓、推磨、筛米、簸糠、绩麻、织布、刺绣、缝纫,自种自制,自用自食。山巅云雾缭绕,时卷时舒,缥缈如有仙人居住。夜晚,篝火熊熊,或烤一腿野兔、山鸡,或歌一曲先民古调,赤足蹈木鼓舞,放量喝牛角酒,使人顿忘境外的尘嚣。

    位于高坡场南面的水塘大山,为喀斯特典型山貌,其山大而腹空,溶洞颇多。山南面有出水洞,洞洞相连,洞中空旷,大厅紧连,遍地石笋石慢石钟乳;人力所造有洞口石径、石屋、石灶、石厩。洞深处有地下暗流汩汩而出,古代苗民住洞内,洞口石墙工整深厚,拱门筑实,门墙上有巡视台、望孔、射击眼,石门石柱石槛石枢,古朴粗犷,为数百年前先民御外敌所修的地下洞堡。逢外敌入侵,避入山洞以守为攻。下出水洞,临摆弓岩,峡谷深陷,天开一线,自东向西有流水跌宕而下,形成数十米高的梯级级瀑布,奇险惊人。崖畔山茶争艳,杜鹃丛丛,谷底卵石若洗。摆弓岩峭壁上,遥遥可见悬棺,高不可及。

    出谷入寨,进杉坪苗村。宾客来临,寨中族长率青年男女着民族盛装迎候于寨门。待得客人进寨时,铁炮、鞭炮、琐呐、长号、铜鼓、长鼓,一齐鸣响,在一派热烈的气氛中喝下盛满浓情的牛角酒,宾主同乐,跳起欢快的芦笙舞。午间的长桌宴,是一定要吃的,就着那香喷喷的民俗小吃,交杯对饮,好不心欢。劝酒声、歌声、嬉闹声,沸沸扬扬欢腾一个寨子。杉坪寨南去两公里,帔林村有“龙风洞”,山空似壳,洞在山中,地下暗流穿山过洞,此处溶洞分两层,上层发育成熟,有打鸡洞奇景。下层溶洞,更是洞空无比,水流其间,时急时缓,急湍处如野马脱缰,平缓处则风平浪静。水有深浅,或没膝而过,或深不可测。寨中山民,一般是欺山不欺水的,他们爱水,敬水,如若惜爱自己躯内之血。当然,所谓的欺山,无非就是心志之上的事情,并无存破坏乡村生态的心意。

    高坡之南,为喀斯特峰林地带。山间公路蜿蜒曲折,时左时右、忽东忽西,迂回在大自然布列的迷宫之中。古屯堡,乃是先民御敌之工事,筑于山巅,保存完整。古堡选东西两向建造山门,石拱门对开,两门地势险要,封住山顶独路,万夫莫开。东西地势稍缓,因设二重门。堡内石径、石屋、石桌、石凳、石床,一切自然天成。西巅极顶,坐西向东巨岩上生出一个“大王洞”,洞壁烟熏,斑斑人迹,为领头寨王所居无疑。住石屋、吃烤鸡、喝缸酒、鸣角号、搭弓箭、放土枪,古堡寻幽,情趣绵长。屯堡东去两里路,有溶洞干燥空透,内中陈列棺木百十具,置于特制木架上,整齐有致,为苗族寨民死者安息之所。

    同为蚩尤之后,每一次到高坡,我均能闻到家的味道。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