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红沙深处的清溪与木寨子

时间:2015-07-15 22:08 来源:松桃报 作者:刘韬 阅读:


    从沙坝河一路沿河而上,山势逐渐陡峭起来, 山一逼窄,再无大片的沙洲供野生麻柳生长,原本苍翠茂密的麻柳林退却了主导地位, 两岸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繁茂的花草树木。顺流而上,沙石也慢慢改变颜色,变得越来越红,有的地段甚至红得发紫,而河道中一路的卵石,依旧保持五彩斑斓的颜色,越往上,越是神清气爽、神采熠熠,这是水流越来越干净明澈的缘故。

    一路的溯流而上,不时会遇到一条小溪注入沙坝河,无论你挑哪一条支流沿溪而上,几乎都没有急流深滩,水底也没有怪石滑苔,一路平缓的水流,安详的五彩卵石,细软的红沙滩,都能保证你一路采摄风景的眼睛大快朵颐,而不必担心脚下绊倒或者滑空。踏遍了溪中的各色卵石,踩够了滩上的红软细沙,听醉了两岸的林涛与山雀鸣叫,品足了山泉的甘冽和幽兰的芬芳,这一溪的迂回逶迤,并没有结束,在下一个不经意的转角处,才是美丽风景的开始。

    走过溪山的无数个转角之处,总会有一处地势较为平坦的地方,这片土地无一例外都是红沙地,在这肥沃的红沙地上,便生长着一个木寨子。

    木寨子除了屋顶有红黑色的瓦,整个寨子全为木结构,临溪而建,基本为吊脚楼。各家门前多种有桃李杏竹,吊脚楼下就是涓涓的溪流,成群的山羊就在溪边饮水,啃食草木;大群的鹅与鸭则在溪中畅游,追逐鱼虾。突然一声鸡鸣与几声犬吠在溪谷中回响,一两只村狗便远远的跑过来,慈眉善目的对你俯首摇尾,并不咬人,更带你走近木寨子的人家户,轻吠几声,提醒主人有客人来了。当你走进吊脚楼,正陶醉于潺潺的清流和夭夭的桃花之际,突然只听得吱呀一声,原来是吊脚楼上的木格小轩窗被推开了,窗边露出一个清新脱俗的脸庞——一位唇红齿白肌肤若雪的女孩,正含羞看着你……这一刻,只觉得自己是多么的俗气,用相形见绌这个词形容再恰当不过,霎时间感觉到,连溪边随便一株芦苇,都显得比自己纯洁和高尚。

    终于在这屋内的小木凳上坐定,屋主人是一位接近五十的汉子,精壮结实,用木瓢请我们喝山泉水,并端出一大盘花生。花生是生的,壳上还依稀可以看见紫红沙土的痕迹,剥开一荚,便可看见红灿灿的两粒花生米,花生晒得很干很燥,用手一捻,红皮与白肉便分离开来,丢进嘴里,又香又脆,还回甜,味道比炒过的要好得远。吃到第二荚,我便舍不得捻去红色外皮,合着一起吃,可以补血,更是对这块红色土地的一种尊重。

    主人介绍,由于处在大山深处,交通不便,很少有外人知道这个地方,一年到头几乎没什么外人来过。年轻人基本都外出打工了,自己也在外面打过几年工,然而人老了,骨子里的故土情节让他放弃一年近十万元的收入,利用打工学到的养羊技术,毅然回乡同村支书与村长一起,打算带领乡亲们养殖致富,现在溪边的数百只山羊,都是他们村养的。山羊白天去山上觅食,晚上自动回羊圈,不需要人料理,民风淳朴,也没有人去偷走。由于山深林茂,百草丰盛,山羊啃食各类草木,其中不乏名贵中草药,而且水源干净,所以山羊很少生病,而且没有膻味,肉质细嫩,药用价值高。讲到这里,他便站起来张罗着要给我们杀羊吃,说这是当地特产,非要请我们尝尝不可,我们当然是不敢当,哪能要别人破费一只羊,就推说要赶路,婉言谢绝,终于说服了主人,他便改杀了土鸡。

    炊烟起落,鸡便炖好了,并炒了山蕨菜、上了米酒招待我们,同时还有米汤和黄澄澄的柴火锅巴,主人指着说这是他自己种的稻米,生长在红土地上,引山泉水浇灌长成,从不施化肥与农药,任由田里的蚂蚱吃,他也从来不驱赶,蚂蚱给他留多少,他就收多少,秋后再赶着家里的土鸡去田野把蚂蚱和谷粒吃回来,长成鸡肉。香软弹牙的米饭与鲜肥的鸡肉,确实相得益彰,人人得以大快朵颐。

    路是赶不成了,晚饭后,屋主人同村长支书带领我们沿溪散步,原来不远处便是溪的尽头,尽头处是一绝壁,绝壁之上有一道飞瀑流下。此时正是黄昏时刻,一抹夕照射在瀑布之上,瀑布激起的水烟顷刻间成了一道红纱,玄而幻;而晚风拂过这临水而居的木寨子,桃花瓣随风飞舞,纷纷扬扬地落入这条清溪之中,霎时间花落成溪,凄而美,整个木寨子在这黄昏,显得十分静谧与安详,与世无争。

    回到主人家时,火塘内早已燃起一大蓬柴火,大家就围着这团温暖的火堆谈理想,谈规划、谈人生,谈本地的地理风土人情。于是我们知道了这里有数十条小溪和十三个寨子;知道了哪条溪多石蚌,哪条溪出甲鱼,哪条溪的两岸盛产名贵草药、产乞巧果;哪条溪长满幽兰,哪条溪有天马在红石板上踏出的三个巨大马蹄印;我们又知道了哪个寨子有一颗巨大的金丝楠木,哪个寨子有几颗红豆杉,哪个寨子有一棵千年的古松树,并且树根下长有仙药茯苓,更知道了主人家打算在下一步如何扩大养殖规模,带领更多的乡亲们致富……讲到这些,主人家满是开心和自豪,这片红沙土地也应该倍感骄傲——故乡,永远是一个田园人最愿意在其间生长、并播撒乡情与乡愁种子的地方。谈到口干舌燥处,主人家便烧开一壶山泉水,取来野生蜂蜜给大家调温水喝,野生蜂蜜在这里很是常见,丛林深处多是野蜂,采百花酿成的蜜,生食清香扑鼻,一杯温润的蜂蜜水,顿时就让人口舌生津,精神焕发,驱走了一天的疲劳。

    夜晚住在村长家的木楼上,很羡慕他能有一栋这样别致的小楼,木床、木地板、木窗、木栏杆。栏杆下面便是潺潺的溪流,屋顶是璀璨的星空,星光倒影在清澈的溪流中,一齐汨汨地流动着,发出悦耳的声音。这样的星光不知需要多少年,才能抵达这条清澈的小溪,并随着这满溪的桃花流向远方;我不知等了多少年,才能与这样一条清流、一个木寨子相遇,才能有幸和大山深处这几个淳朴、有理想、敢担当的人结识,意随缘起,今夜我注定不是过客,我是回到心灵故土的归人,溪流中每一颗红色的卵石,都是你我的赤子之心……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