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一条河的斑斓

时间:2016-07-05 07:07 来源:王剑冰博客 作者:王剑冰 阅读:

    一

    我站在一条河上,这条河曾经是那样的辉煌,河水倒映着夕阳,黄昏洒了一河的红黄。

    清明上河园中的汴河还是那条河吗?觉得是,又不是。

    哪里响着乐曲,那种古琴和笛子联奏的宛转悠扬,一丝丝漂浮在水上,经水的荡漾,又绕上了河边的绿柳,柳树也不似那个时候的了。但我怎么总是觉得,我仍然置身在一个同现在不一样的时代。

    一条河,流过一个地方,就会使那个地方水气十足。

    河流是那样的让人向往,让人开化,让人迷恋。在古代交通工具尚且不十分发达的时候,河流就更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水路运输比陆路运输速度快,运量多,费用低。凡有水的地方,必然兴起大大小小的口岸,由水而带来一个又一个城市。即使是原来规模不甚宏大的城镇,也会因为水而改变命运。

    谁能想象得出,建于中原内陆地带的开封,竟然是一座水流环绕的都城。它到处都是水,河流相通、湖塘相连,使得一个城市水意盎然。

    正是这样的水,构筑了北宋东京的耀眼繁华。

    二

    古代开封的河流是从何时开始荡漾的呢?

    打开《史记•秦本记》,会看到这样的记载,始皇二十二年(公元前225年)王贲攻魏,引河沟灌大梁。大梁城坏,其王请降,尽取其地。

    那么,在秦时,就先是有了一股水涌入了开封,而这种涌入,是以强迫、强势的手段引入的。河沟,就是著名的鸿沟。也曾经是灌渠,连着黄河水,流深而急。汉代的时候,也称为汴渠、莨荡渠,当年项羽、刘邦争天下,争到最后,便以鸿沟为界,楚汉分立。这样说,鸿沟是开封水系的最早连带部分。

    很长的一段历史中,朝代更替,战乱频仍,汴渠时通时淤。好在总是有人看重它的地位,不断开挖疏浚。到了隋炀帝,干脆来一个大手笔,搞了一个闻名后世的大运河。它以洛阳为中心,西通关中盆地,北抵华北平原,南达太湖流域,东至淮海。

    有说隋炀帝的动作纯粹是出于私心,我以为任何事情都不能单一而论,这条大运河确实带来了不小的好处,尤其对于内陆地区。即使现在,江南还在享用着它的便利。我们不能一边用着人家的东西,一边数落着人家。

    大运河从大业元年(公元605年)开始挖掘,不到六年便完成了。使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河流得以沟通,它浩浩泱泱达两千多公里。

    大运河与开封有着什么关系呢?大运河第二段工程就是大业元年开凿的通济渠,从洛阳西苑引谷水、洛水到黄河,再从荥阳引黄河水东南流,经成臬、中牟、开封、陈留、杞县、宁陵、商丘、夏邑、永城、宿县、灵壁,到盱眙北,而后通达淮河。由此可见,无论从规模、长度或从地理位置上,通济渠在整个大运河系统中都占有重要地位。

    通济渠又是什么呢?通济渠就是唐以后称作的汴河。鸿沟就是汴河的一段。

    汴河,那萦绕中原,萦绕在我怀想中的大河,终于闪亮登场了。

    三

    汴河,一条流经广阔的大河,独与开封有着更加血脉相连的关系,汴梁、汴京都是说的开封,开封的简称就是汴,开封人多少名字里都有这个汴字。汴河,那么响亮,那么动听,那么滋润。汴河写满了开封的都城史、生活史、船运史、水利史。

    而开封还不止得益于汴河一条水系。

    据说当时钱塘江畔的吴越王,获得了一条犀角腰带,视为宝物,觐见大宋时笑眼迷离地拿了出来,他想宋皇帝一定喜欢。

    刚刚坐上宝座的赵匡胤远远地看着说:“朕已有了三条宝带了,这条你还是自己留着用吧。”赵匡胤居高临下地玩了一个幽默。

    吴越王十分好奇,想疼了脑袋也想不出来,大宋皇帝手里是什么样的三条宝带。

    赵匡胤说:“这三条宝带,一条是汴河,一条是惠民河,一条呢,是五丈河。”

    说完哈哈地笑了,笑的开心而大度。这三条河都流经开封,滋养着开封,活泛着开封,美丽着开封。在赵匡胤看来,这三条河是多么的养眼、补气、润心,它们荡漾着大宋精华的开篇。

    拥有这样的三条玉带,让当朝皇上多么的满足和自在。以汴河为首的三条河流,给大宋带来的是无可计量的财富。

    那个时候,说明赵匡还不贪,知道什么是好,什么重要,若果都这么看重江山社稷,大宋是不可能毁灭的,可惜那金腰带也污迹斑斑了。

    四

    汴河承受着当时京城的百万人口的负载,承受着整个京都的生活质量、生命品质、社会平衡,以及影响着国家的长治久安。

    当时的北宋,是一个世界级的大都市,一度物资丰富,生活祥和,汉唐无可与之比。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也许就是反映的这一时期的景象。

    北宋参知政事张洎这样说:“唯汴水横亘中国,首承大河,漕引江、湖,利尽南海,半天下之财赋,并山泽之百货,悉由此路而进。”

    熙宁五年张方平也曾对汴河的作用作了概括:“今日之势,国依兵而立,兵以食为命,食以漕运为本,漕运以河渠为主,……汴河废,则大众不可聚,汴河之于京师,乃是建国之本, 非可与区区沟洫水利同言也。”

    就此可以想象汴河的繁忙,公私客货,舳舻相接,或进或出,或停或走,喧嚣杂嚷,上下紧张,何其壮观之势!

    五

    汴河在当朝,应该说是第一等事情,丝毫不敢懈怠。自黄河进入汴河到汴河流出开封,很长的河段都是最精心的,尤其在夏季水大的时节,各段都要防范守护,保证城里居民安全和河道的运输畅通。

    有这样一个记载:淳化二年(990年)六月,汴河在近城的一段河堤缺口,宋太宗赵光义亲自去视察,步辇行走在泥淖中。宰相、枢密院使等大臣不停地劝阻回驾,宋太宗却是真心真意地说:“东京养甲兵数十万,居人百万家,天下转漕仰给,在此一渠水,朕安得不顾?”一边视察,一边调兵,并不退后,直看着数千兵卒将缺口堵塞,水势稳定才回宫。

    汴河不但是南北交通的大动脉,而且还是国家安全的系带。

    由于引入的是黄河水,就有了泥沙淤积之虞。这是汴河的最大弱项,河底淤积,不仅阻碍行船,而且抬高水位,对开封不利。

    为管理和治理汴河,北宋特设置专门机构和专职官吏,并且每年春天都征发汴河沿岸民工,疏浚淤浅的河道。

    我最近看了南水北调工程,河道修成坚硬的底部,这样可以保证水流的质量。 

    宋人王巩在《闻见近录》中记载:“汴河旧底有石板石人,以记其地理,每岁兴夫开导至石板石人以为则……”这么说,宋代的河道也是很讲究的了,下面铺了石板,而且有石人为标记。每年对汴河的清淤,要达到汴河河底的石板石人为止。

    六

    黄河进入冬季,流速缓慢,水流变小,很多地段露出了沙洲,临近堤坝的地方,水也不再凶猛,而是退去好远,让堤坝还原出本来面目。这样,引入汴河的水可想而知,即使入水口宽阔而深沉,但水流依然不大乐观,汴河航运便被中断。

    一般是在阴历十月的冬季来临时节,城外要关闭闸口,使舟船不再通行。对于吞进不少泥沙的汴河来说,这也是一个休整的时段。为保证来年的畅通,朝廷每年都要利用冬季断水对汴河进行清淤。此项工程可谓耗资巨大,动员征召来自各地的民工,最多时有30万之众。有一个专用词叫汴夫,汴夫来后的吃住都是问题,行动也要有责有规。一时间大小官员指挥协调,忙碌其间。

    河道里的繁忙景象在我的眼前跃动,整道河都是人,布衣起伏,号子震荡,驴马嘶鸣,锨镐飞扬,各色人畜奋力,多类筐车并用,河岸上瞬间堆起厚厚的淤泥,淤泥又被迅疾运往低洼的田地。

    一个热火朝天的场面。

    做过开封府尹的范仲淹、司马光、苏轼、欧阳修、包拯的身影也在其中吗?在他们的任上,这或许是一项必不可少的重要的工作,必得要左右关注,上下督察,精神眷顾,寝食难安,收起写诗作文的热情,暂停击鼓升堂的事务,以度过一年中最为关切的时段。有的还要身体力行,在河道里和汴夫们干上一干。

    每年的这个时候,开封市民也都会到汴河周围来看热闹,尤其是那些孩子们,这同他们在上元节看灯一样,哪里热闹,哪里去。有鱼从河底扔上来,在空中甩着尾巴,孩子们就欢叫着去抢,有的在泥窝里扒来扒去,找出自己的喜欢。更多的孩子被喝止,远远地看着开心。

    有汴夫家的女人寻着来找,一准是家里有什么紧要事,左看看右瞧瞧,那么大的一片人海,娇小的身子晃来晃去。

    风吹着大宋的旗帜,哗啦啦地响,整条河堤岸,响成了一片。

    这是一种祥和的景象。这景象持续了多少年。

    七

    我久久地站在汴河上。当时的汴河波澜壮阔是穿城而过,它从东京外城西水门入城,过内城水门,穿宫城前州桥、相国寺桥,出内城水门,而后东南出外城东水门滚滚流去,一直通向遥远的江南福地。 

    我想知道一条河的深度,汴河,它或许深达千年,而且还将深下去。

上一篇:不屈的腾冲
下一篇:抚仙湖的鱼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