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郏县三苏园

时间:2016-07-06 06:06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王剑冰 阅读:

    天要黑了,我才赶来,我顺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原来的茶道。我已经远远地看到了莲花山,那里起了雾气。近了,才知道雾气不是来自山上,而是我要去的三苏园。

    当年苏轼五走古茶道,就喜欢上这里的风物人情。这里的人爱喝茶,是从苏轼时开始,还是以前就有的习惯,只是苏轼来了,更加地有了热情?一直到现在,大街小巷,有着近三百个茶馆,茶的滋润使民风纯朴,社会和谐。有人问起三苏,立马热情相迎,招呼让座。

    黄昏的田野一片红黄,红的是晚霞,黄的是麦浪,再有一早一晚,就该收割了。

    三苏园好大好旷。已经没有了什么人,容我独自站立,我的心头正起波澜。仰头看天,一轮圆月早挂在那里,云走枝头,视线迷乱,那首词旁白出来,悠远的音声,满园轰然。站在三苏卧眠地,就像站在一个圣殿,一个离奇的境界,没有阴森感,倒是荡漾着一种激扬豪放的气息。

    三座坟前各有一石头贡台,香炉香壶,仅此而已。先葬的是苏轼,过后苏辙怕哥寂寞,从葬而来,再过后,父亲苏洵从老家以衣冠的名义来陪伴两个儿子。这样,唐宋八大家中的三家就聚成了大宋历史的一朵莲,同一座山汇成胜景无限。没有什么陪葬物,陪葬他们的,只有诗词文章。再就是不断有人来焚香,香烟袅袅,似一些话语,絮絮叨叨。有人会抓一把土去,觉得那土里有文气,使得坟永远不大。来的人都说,这样好,这样更显得近乎,生前不图地位显赫,死后更不图什么。但是显赫的是英名,是人们心里的位置。

    这里是苏轼吗?我对你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我曾经到过你的黄州,那是你生命中最难堪的一段,空庖寒菜,破灶湿苇。但你却写出了《赤壁怀古》,留下了《寒食帖》;我还去过惠州,你在那里吟出“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乐观和豁达,你把朝云葬在了那里,湖边的墓已经颓废不堪,我献上了一束新采的鲜花。“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你虽捡尽寒枝,一蓑烟雨,却是“忧患来临,一笑置之”。文章诗词书画,无不在磨难中完美,茶道也有研究,并得个美食家的美名。随便打开诗词文集,打开书画食谱茶经,你都赫然其中。身后多少追随者,黄庭坚四学士只是其一。你任性逍遥,随缘放旷,名纵千古,一身可爱。今世有男人慨叹你人生突围,昂昂灵魂不屈命运,有女人直言要嫁就嫁苏东坡,将你视为多个层面可倚靠的绝好。历史就是这样,毁弃一个人的同时,也成就了一个人。久久站立的时候,就觉得看到了一个须发飘逸的形象。 

    园子里的树也怪,棵棵西南斜,都是眉县方向。山风来袭,飒飒如雨。柏叶落了一层,下面有小芽拱出,承接一隙夕辉。继而发现,圪结草,星星棵,刺刺芽,曲曲莱,长得到处都是,喇叭花在墙头上爬,蒲公英在夕辉里飘。它们从三苏来的时候就来陪伴,时间比那些树还老。

    旁边有三苏祠,连着前面的广庆寺,元代的三苏塑像和残碑断刻,说明三苏葬后不久即行修建。古柏森森,庙宇幢幢,大片竹林,斑驳成一片词韵。还有梅园,故作小红桃杏色,尚余孤瘦雪霜姿。都是三苏的喜欢。

    不远有村,名苏坟村,文革时为保护三苏祠,村人将其作了学堂,牌匾用泥巴糊起来。这里不是三苏的老家,但他们喜欢三苏,崇敬三苏,把三苏当作自己的乡人,没事就到坟上看看,添添土,拉拉话。  

    三苏园构筑了郏县一景,凡来的人,无不对这个地方产生兴趣。

    郏县境内有仰韶、龙山、裴李岗文化遗存,三苏的到来,又使其具有了文化底蕴。这里兴文重教,文庙修得全国扬名,文庙边上的街道叫麟鳞街、柏树行街,透显着大气与沧桑。

    近处有一条水,水叫蓝河。蓝河上有桥,就叫蓝桥。蓝河入汝河,再入淮河,《水经注》有记载。冢头曾是百里闻名的大码头,周围一片繁华,赶考的从这里下船,经商的在这里上岸。苏轼当年,一定走过这条很像江南的水道。后来有纪晓岚走过,惊叹不已。那水清澈而宽阔,大小船只来来往往,男人女人挤挤拥拥,不知发生多少故事,或也有“魂断蓝桥”的传奇。此地有好水,还有好泉,正和苏轼烹茶“精品厌凡泉”的要求,难怪人们爱饮茶。

    一些村子围在三苏园的周围,村名好听的像词牌:雨霖头、竹园寨、龙头槐、马头王。其中一个临沣寨,不过六百人的村子,却留有很多明清建筑,红石砌就的城墙蜿蜒高耸,两道城河使得多少年不受匪患骚扰。

    这里还有一个大名,叫广阔天地。三苏来后九百年,一批批的人在这里汲取养分,很多成为国家梁材。

    这一切似乎都让人觉得,有一条脉系在暗暗涌动。

    夜真的降临了,园子里更显得空廓静寂。出来时,又看到了苍莽的原野,麦田似雄浑的江水,浩瀚千里。天空广漠,明月越来越亮,晚风流暖,燕鸟低徊,群峰如屏。“杳杳天低鹘没处,青山一发是中原。”三苏该是在这里安享歇息的。

    园林上空氤氲的雾气,比我来时更浓了,让人觉得那是一种不朽的灵气。或还是那条古道,经过郏县穿越洛阳西去万里。起伏的鸟儿不时发出清脆的叫声,那叫声好亲切,多少年里都是这么亲切啊:

    吃杯茶,吃杯茶吧!

上一篇:水墨周庄
下一篇:不屈的腾冲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