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在北戴河邂逅"快乐君子"

时间:2016-07-05 07:25 来源:徐成淼博客 作者:徐成淼 阅读:

    今年8月中旬,应中国作家协会邀请,我偕夫人去北戴河休养度假。下榻处是中国作家协会北戴河创作之家。创作之家坐落在离海滨不远的安一路上,一幢铬黄色的日式三层小楼。院内高树环绕,繁花竞放,环境幽雅宁静,别具情调。

    报到后的第二天,与来自各地的作家一起在餐厅吃早餐。正喝着豆浆,见门外进来夫妇二人,沿过道往内室走去。怎么觉得这么面熟?眨了眨眼,两个字突然从脑海里跳了出来:“王蒙”!不会错的,王蒙的长相很个性,在电视和出版物上早就看熟了的。

    一个上午我都沉浸在一种莫名的兴奋之中,心绪飞到了几十年前。50年代中叶,我刚进复旦大学不久,上海《文汇报》开始连载王蒙的长篇小说《青春万岁》。像是吹来了一股清新的风,那番青春气息,令当年的大学生们激动不已。青春,理想,事业,追求,爱情,友谊……,全是年轻人心窝里的关键词啊!不久,又读到了王蒙的新作:《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心里又是一阵激动。年轻人不就得这样进取,这样奋发,这样勇于向习惯力量挑战么?想不到这样一篇鼓舞人心的小说,却引起了轩然大波。王蒙的名字很快从文坛上消失,他在那场风暴中出了事,根子恰就是那篇《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这样一晃就是20多年,直至新时期到来。闸门刚一打开,王蒙的才思就猛烈喷涌而不可止:《春之歌》、《夜的眼》、《海的梦》,《布礼》、《风筝飘带》、《来劲》,更有那沉峻恢宏的《活动变人形》,每一部都叫人耳目一新。他总是站在时代的浪尖上,以敏锐的节拍,作一次次语言的狂欢。

    王蒙该是我最景仰的作家之一,可惜一直未能谋面。今年6月底,“中国文化界西部采风团”赴石阡、江口采风,我忝列其中。在去石阡五峰山森林公园采风途中,恰好与王蒙的公子王山同车。我握着王山的手说,请向你父亲转告我的问候。

    不料今天,在北戴河创作之家,竟如此地与王蒙先生巧遇。

    当日晚饭后,我和老伴去安一路散步。路上行人稀少,路旁绿草迤逦,花树轻摇,晚风吹来海的气息。出大门不远,就见前边并肩走过来两位老人,是王蒙和他的夫人方蕤。我迎上前去,向他俩致意。王蒙一脸笑容,还是那样地青春,那样地爽朗。我们在路旁的树影下闲聊起来,我说上个月我还在贵州与王山在一起呢,王蒙说他有好久没去贵州了。我说哪时候您再去贵州看看,变化可大了。他点头笑着说,好啊好啊。这我是记得的,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王蒙到了贵阳,到了花溪。他给文学青年讲课,耐心地读了一篇篇贵州作家的作品。一篇青年作家的小说被他看中,很快就在北京的刊物上发表了,从此改变了那青年的一生。

    暮霭漫了过来,我与王蒙道别,他伴着夫人回宾馆去。走出好远,我又回头看了看。路上还是没有别的行人,只有他,和他的夫人并肩走着,慢慢地融入淡淡的暮色中去了。

    那天晚上,在客房里看电视。眼看着屏幕,心却依然想着王蒙,想着他的小说,他的平生。去年,王蒙出版了他的《我的人生哲学》。此书充满了智慧和颖悟,是王蒙几十年人生经历的沉淀和结晶。那是一种超越于苦乐之上的大智,在任何跌宕面前,他永远是那样地举重若轻。前些日子,王蒙在香港与金庸大侠就此书对话,金庸总结说,此书的宗旨,是为人要做一个“快乐的君子”。王蒙不就是这样的一个“快乐君子”么?风也吹过,浪也打过,而他依然微笑,依然笑得爽朗,笑得青春。这次见到他,头发花白了些,额前一撮,有趣地翘成了一个螺旋。茶色眼镜后面,那双眼睛还是那样澄澈,那样年轻。这样的一个“快乐君子”,什么时候都不会失去他的微笑,他的自信。今年年初,方蕤的新书《我的先生王蒙》出版。书中写道:“我们两个人已经结合了,不管面临多少灾难,我们都有十足的的勇气和智能,抵挡一切。天塌地陷有什么了不起?”当年,在王蒙蒙难之后,夫妇俩居然“自己找乐”,参加了那时还很罕见的周末旅游:星期六下午四点,在北京饭店门前集合,坐一辆大巴到香山别墅去,吃西式餐饮,喝六毛钱一杯的红茶。方蕤说,他们这是“在夹缝中享乐人生”。“在夹缝中享乐人生”,不正是对“快乐君子”最好的诠释么?

    第二天午后,在创作之家院子里又与王蒙夫妇相遇,我走上前去与他寒喧。阳光明亮,白云飘浮,铬黄色建筑的轮廓显得特别鲜明。我笑着说,我也是“五七”战士呢。他眼睛瞪了一下,旋即呵呵一笑,拉起了我的手。我心头一热,站到了他身边,让人给我俩拍下了一幅合影。拍照前,我招呼他夫人,说您也来吧。方蕤摆手笑笑,说不了,你俩照吧……

上一篇:再走天河潭
下一篇:楠雅河畔的攀枝花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