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大美青海湖

时间:2020-06-25 09:1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大美青海湖
  
  ( 本文2019年1月选入《醉眼看世界》,2020年1月选入《二十一世纪中国作家经典文库·在天边·苍茫之水》)
  
  我无数次听朋友们谈起美丽的青海湖,无数次从电视、微信上一睹青海湖风采,也无数次梦中神游青海湖,今年十月,当我亲自踏上湖畔那片平坦而肥沃的草原上时,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当我们的大巴车开出甘肃省湟源县不久,导游就指着远处耸立的高山告诉大家,那就是著名的日月山。我们沿着日月山下的倒淌河向西行驶没多久,眼前突然立起一堵灰蓝色的墙,这堵墙上边沿平直,下边沿隐在混沌难辨的烟霭里,我的脑海里立即涌现出这样三个字——青海湖!
  
  对,它就是青海湖,中国最大的内陆湖,地域面积辽阔,环湖一圈高达360公里。我们在大巴车上看见的那堵墙就是青海湖湖面。
  
  我突然想起第一次看见海面的前景——三十多年前我去秦皇岛,就曾见识过这样的“高墙”。那天在秦皇岛,雨过天晴,秦皇岛海面那堵墙显得很高,呈深蓝色,太阳照在海面上,海面上行驶的船只被涂抹上一层鲜亮的色彩,像是幕墙上粘贴的剪影。现在,类似的墙又矗立在我面前,因为多云天气,这堵墙虽然呈深蓝,却掺进去不少灰色,海面上没有船只,辽阔的草原作为海面的陪衬,灰蓝色的墙才不那么抢眼。
  
  我没想到,又在青海湖边遇见了戈壁,戈壁一边是光秃秃的山,山上石头多、没有树、草很少,靠湖这边,草原变得枯黄,让我没想到的是,青海湖边的草原会那么平坦而辽阔。原先我只考虑到青海湖位于青藏高原,湖边应该是岩石的山,哪里料到居然是平坦的草原。十月中旬,草叶已经枯黄,唯有牧民种下的油菜花在湖边恣意地开放,给人一种春天的感觉。几天后,我把拍摄到的金黄色油菜花发到朋友圈,有朋友竟然质问:这个季节还有油菜花?
  
  说实在话,如果我没到青海湖,我也不相信十月中旬了,油菜花还会开得这么灿烂!我们江南,油菜花在三月下旬至四月上旬是旺盛期,那时节,平原地区的油菜花开成金色的海洋,把星罗棋布的村庄都淹没在花海里。据说,青海湖的油菜花盛开在七月,十月间盛开油菜花,任谁都将信将疑,却不了解这是青海湖一带的牧民为了取悦游客,特意反季种植的油菜,为的是在草枯季节给青海湖增添一点亮色,不惟翠绿色的菜叶儿,那怒放的金灿灿的花朵在蔚蓝色天空和湛蓝海水的背景下,多么亮丽夺目!
  
  除了油菜花,在泛黄的草地上,不时有一群羊、几匹马正悠闲地吃草,羊群不规则地散布在草原上,如同天上的云朵,任意漫步在天庭,一忽儿,我微微闭上双眼,等到再睁开时,竟然有些分不清哪是天上的云朵,哪是草地上的羊群。羊群一边寻觅着自己喜欢的野草,一边慢慢向前挪动;天上的云朵听了风的召唤,也慢慢地向前移动。大约风也是懒散的,一会儿急催,云朵便紧赶慢赶几步;一会儿似乎忘记自己的职责,那云朵便停留在天庭某一角落,半天都不曾移动一步。
  
  旅游大巴快速向前行驶,它大概懂得车上旅客的心情,迫不及待地想把青海湖最美丽的一面呈现给远道而来的客人;青海湖二郎剑景区也像是等不及了,大巴车前行的时候,它也一步步向大巴车靠近,终于在大巴车轻轻的刹车声中跟游客相拥在一起。
  
  先前我们还在日月山和倒淌河之间跋涉时,青海湖南岸的草原显示出一种高姿态,似乎抱着任凭游客踩踏的决心,像虔诚的朝圣者一般,匍匐下身子,迎接着我们这些来自两湖地区的游客;而湖对岸,被雾气遮挡的黑黝黝的山峰背后,连绵的群山山头覆盖着皑皑白雪,那应该就是日月山顶峰吧。日月山倒是不讲客气,它昂首挺立,有几分自信,更有几分傲气,似乎在说:我相信你们也到不了我跟前。别说跟前,连我的山腰,你们也上不来,我凭什么瞧得起你们?
  
  我知道,环绕青海湖一周差不多三百六十公里,对于一个远道而来的旅行者,我估计很少有人耐心地走完这一圈,除非他有足够的盘缠和时间,除非他有特定的任务,像我们这些跟团的旅行者,绝大多数都只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既然这样,我们就只能被日月山藐视。
  
  我无法跟日月山计较,也没有闲暇去较真,我得抓紧分分秒秒时间,去体会青海湖的壮美!
  
  站在青海湖南岸二郎剑景区,放眼望去,湖水浩瀚无边,蔚蓝而空灵。先前看见的那堵墙此刻离得更近,颜色也从灰蓝色变成湛蓝和深蓝,仿佛一湖蓝色的颜料,手一伸,就能掬来一捧。我偕妻与团友,迫不及待地朝湖岸奔去,把导游在车上反复叮嘱的“高原反应”全都一股脑儿甩到一边。
  
  2014年在四川九寨沟,我曾经遭遇导游关于高原反应的警告,还听信导游的话,在进入黄龙景区之前高价买了一盒红景天口服液。在黄龙景区,我没坐缆车,沿着上山的小道快速前进,惟恐走慢而漏掉美丽的风景,一直连续高速运转五六个小时,等到傍晚下得山来,才感觉胸闷气短。事后我确信,我之所以出现高原反应,实在是我忽视了导游的警告,走得太快。今天在上青海湖之前,导游又警告过,叫我们千万别走得太快,汽车翻越日月山之前,导游还把我们拉到一家卖氧气瓶的店子逗留了半个小时,导游威胁我们,如果不买氧气瓶,到青海湖后,别下不了山。在山下,氧气瓶是八十块钱一只,而山上据说卖到三百。我自信,那年在九寨沟,最高海拔是四千多米,而青海湖只有三千多,便知道导游是耸人听闻。
  
  青海湖边,空气的确比较稀薄,再加上气温比较低,走在湖边,确实有点上气接不到下气的感觉,然而我们放慢行进的速度,直到下山回到西宁,也没发生什么不良反应。
  
  我们终于站在青海湖边上!
  
  走上伸向湖水的人工半岛,脚下是平坦的大道,大道两边是汉白玉砌成的雕花栏杆。栏杆上雕刻着舒卷的云纹和水纹,要是不仔细看,还以为谁把北京颐和园七孔桥上的栏杆复制过来了呢!
  
  妻倚靠在栏杆上,背后是废弃的解放军151潜艇基地。潜艇基地虽然废弃了,那座曾经供海军潜艇士兵演练的水上建筑还在,“鱼雷发射基地”几个鲜红的大字还清晰可见。我想,当海军潜艇部队还在这里训练时,这美丽而壮阔的风景就只能属于海军,而现在,我们这群退休的江南游客就站在海军基地附近,这个神秘的军事基地也成了青海湖的一个景点,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儿自豪。
  
  青海湖水真洁净,如同雨后的晴空,简直一丝不染,微风吹拂着湖水,湖水漾起一层层细碎的波浪,像一幅被舞女轻轻抖动的蓝色丝绸。一只海鸥闯入我的镜头,它的同伴正围拥着旅客,这只海鸥却独自在海面上盘旋,它是不是一位善舞的仙子,被它的伙伴派来给游客表演独舞的?你瞧它,一忽儿飞向湖的深处,一忽儿飞回岸边;一忽儿冲向云天,一忽儿贴着湖面滑翔,我断定它既是一位善于舞蹈的仙女,又有点喜好卖弄,不过有一点你不得不承认,它的舞姿十分优美,引得我的目光一直追随它,不曾有一秒钟的疏忽。
  
  在这里,一群海鸥却独辟蹊径,游弋在毛石堆砌的湖岸浅水里,我知道它们并不为觅食,浅水中肯定没有鱼虾,那些细小的微生物又入不了它们的眼,栈道上游客撒下的鸟食足够喂饱它们,它们吃饱了,喝足了,在浅水里闲庭信步,风浪平静的浅水处当然是它们清静的庭院。你瞧这只鸟,洁白的脖子一伸一缩,是不是在跳新疆舞呀?那一位,朝栈道上的游客看了看,把金黄色的喙伸到翅膀底下,然后划动两只金黄的“船桨”,翅羽一翘一翘的,好像在向岸上的游客炫耀:“怎么样,我这一身洁白的羽毛,够美丽吧?”
  
  不时有海鸥飞起来,在空中盘旋一阵,再滑翔着落到水里,另几只海鸥再飞起来,在空中盘旋、舞蹈。这时候,我童心萌发,站在岸边展开双臂,学海鸥展开翅膀。让人料想不到的是,这时,海上也有一只海鸟在水面上扇动翅膀,跟我学飞的频率几乎一致,我想,这只海鸥一定是被我扇动两只手臂所感染吧。
  
  这群海鸥附近不远处,有一座高大的石碑,石碑上用红色的油漆阴刻着“青海湖”三个大字,这三个大字左下方还有一行小字是,“中国最美的湖”。
  
  我不知道,青海湖算不算得上“中国最美的湖”,不过比较起来,它应当是当之无愧的,比如介于湖北湖南之间的洞庭湖,即使到了冬天,那湖水的颜色也不像青海湖这样蓝;西湖的水波是明丽的,可是,西湖水域面积太小,谈不上壮阔,也称不上浩淼;鄱阳湖只是小巧玲珑,一到冬天,就会一干到底,露出长满青草的湖底;天山天池只以秀美著称,因其为淡水湖,湖水倒是清澈,晶莹如玉,四周群山环抱,青树翠蔓,绿草如茵,繁花似锦……可是,天池只能是个微小的湖,半月形的湖面长仅3400米,远远比不上青海湖的周长360公里;至于江苏扬州的瘦西湖、山东的微山湖等等,也都只能算作小儿科,唯有青海湖碧澄瓦蓝,跟蓝天相映衬,构成浑厚壮阔的美丽景色,把一切湖泊都比得黯然失色!
  
  网上资料显示,青海湖是由于构造运动和冰川作用的冰蚀或冰碛物壅塞而形成的构造湖,人们认为,青藏高原的不断隆起,阻止了水蒸气的进入,使高原气候日益干燥。随着高原降水量的减少,湖水加速蒸发,导致湖水的浓缩和湖面的缩小。对于这种观点,我不以为然。我以为,这么大面积的青海湖,应该是亿万年前地壳运动的产物,青藏高原板块原应为海洋,很久远的某一天,青藏高原周围的地壳突然塌陷,青海湖周围的地壳不断隆起,便形成目前的湖泊。再过亿万年,当青藏高原再次塌陷时,青海湖或许重新沦为海洋的一分子……这当然是我的臆想。
  
  有关的科学解释是:青海湖是构造运动而形成的构造湖。形成过程为:1、大地表面可能是高山高原,也许是丘陵、平原;2、地面突然发生断裂,沿断裂方向出现坳陷;3、坳陷处逐渐储水,形成湖泊……可是,青海湖水盐分那么高,仅仅解释为地表的盐分汇集到青海湖,好像有点牵强吧。
  
  不管怎样,青海湖真实地存在于青藏高原上,在荒凉的大西北大地镶嵌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可惜我不是在春天来的青海湖,也不是在夏天来青海湖“朝圣”,我没有见到湖边似锦的繁花,也没看见鸟岛上空翩翩飞舞展翅翱翔的天鹅,可是我看到了矗立在高原上的那堵蔚蓝色的墙,看到了意趣盎然的嬉戏的海鸥,还见到湖边低头吃草的羊群和马群。在那么多文章和图片都对青海湖极力赞美的诱惑下,我要是再不来亲眼目睹大美的青海湖,实在是心有不甘。现在,当朋友们问起我最近游历过什么地方时,我一定会自豪地说:“我刚刚从青海湖回来!”这么回答的时候,我给朋友们留下一份值得艳羡的礼物,也给自己留下一份怀念。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