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漓江诱人的鱼香

时间:2019-11-04 21:4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漓江诱人的鱼香
胡祖义
  
  在漓江上旅行,真像徜徉在画廊中,满眼的青绿,能把人的情绪调动到极致。山自然是绿色的,田野自不用说,山和田野都绿了,那水还能不绿吗?
  
  我们知道,大象都是灰色的,可是,漓江两岸却有绿色的大象,你不信,瞧一瞧,那些圆而绿的连绵山头,不是一群奔跑的大象吗?漓江两岸的山头大都圆润,有的孤峰独立,有的三两座关联在一起,还有的则一群山包连成一串,在雨水充沛的桂林,哪一座山头不是绿色的呢?于是,那独立的孤峰就成了领跑的大象之王,它高大,孤傲,傲视群雄,因为跑得快而孑然独立。把脑袋聚集在一起的两三头大象,一定是几个调皮生,它们有足够的力气去追赶大象之王,可是,它们不想激怒象王,跑着跑着,便突然停下,也许在商量来点什么恶作剧……那些连成一串奔跑的大象呢,分明看见象王和几个调皮生了,它们知道,再不加油,一定会挨训,于是就奔跑起来,如果不是大地上潮湿,这么多巨象奔跑起来,该扬起多大的烟尘啊!
  
  在这样一群奔跑的绿色大象中乘船游漓江,真可谓满心愉悦。大象们也像是通人性似的,奔跑一阵子,便慢下脚步踯躅徘徊一阵子,仿佛在跟游人逗乐。逗乐一会,又继续奔跑,跑的速度加快时,让人有些眼花缭乱。
  
  逗乐的岂止是绿色的大象,漓江里的鱼儿不也一样?一忽儿,它们游到船舷边,将尾巴在船体上甩几下,把水花甩得哗哗地响;一忽儿,它们从船舷边突然沉下去,玩一会儿消失,让喜欢看鱼的游客好一阵焦虑;还有些鱼儿倏忽从远处水面窜过来,又倏忽一下子窜向远处。
  
  江上有许多窄长的小渔船,船上停歇着好些鸬鹚,渔民斜握一根竹篙,竹篙上那只鸬鹚用爪子紧紧地抓住竹篙,渔民晃动竹篙时,鸬鹚就在竹篙上不停地扇动翅膀,渔民是在催促鸬鹚下水去捕鱼呢!鸬鹚呢,或许因为才捕过几条鱼,有点居功自傲,不想下水去,或者真有些累,想再歇息一会儿,便赖在竹篙上,任渔民甩动竹篙,它只是扇动翅膀,就是不下水去。
  
  这时候,船尾的厨师从舷窗里探出头来,朝小船上的渔民喊道:“呃——打鱼的,今天收获怎么样?”
  
  渔民扭过头来应答:“今天这几个伙计很卖力,我的船舱都快装不下了。”
  
  厨师轻声一笑:“吹牛吧你,装不下了,往我这边扔几条过来,怎么样?”
  
  渔民说:“我怕你的网子没那么大!”
  
  厨师推开船舱的一扇侧门,走上去,站到船舷上,朝渔民笑:“我倒要看看,你今天究竟捕了多少鱼?”
  
  说话间,游船已经减速,渔船渐渐向游船靠拢。渔民竹篙上的鸬鹚忽然朝水里一扎,少顷钻出水面,渔民把竹篙伸向水面,然后轻轻一挑,嘿,鸬鹚嘴里衔着的一条大鱼,大鱼正在拼命地挣扎呢,可惜的是,它逃不出鸬鹚的铁嘴钢牙喽。
  
  渔民的划子已经靠在游船的船帮上,厨师也不挑,拿网兜舀了一网兜鱼,在手上掂了掂,说:“不超过二十斤,给你十块钱,没亏待你吧?”
  
  渔民咧嘴一笑:“你说给多少就是多少。”说着手一伸,从厨师手里接过十元钞票,拿竹篙在游船船帮上一点,小渔船慢慢地离开游船,这时候,小船上的鸬鹚纷纷扑到江里,有的鸬鹚嘴里衔了鱼,被渔夫用竹篙挑上船来,在船帮上歇了一会的鸬鹚则噗噗地跳下水去。
  
  不一会功夫,从船尾厨房间飘过诱人的鱼香,我们的肚子也咕咕地叫起来。我扭头看看新婚的妻子:“怎么样,今天中午,我们就吃鱼吧?”
  
  妻微笑着点点头:“你说吃鱼,就吃鱼。”
  
  我拉着妻的手,从船舷上走到船尾。
  
  游船的船舷有一尺多宽,船舷边上装有护栏,我们在船尾看见了厨师装鱼的网兜,原来,厨师把装鱼的网兜放在船尾的水中,网兜高出水面一尺左右,网兜很大,二十来斤鱼在网兜里直欢腾,游船前行,网兜里的鱼也像在做逆水之旅,这是鱼们最爱的游戏,此刻,它们在激流中把水搅得哗啦啦地响。
  
  “师傅,给我们做一条鱼吧。”
  
  厨师问:“你们想吃多大的鱼?”
  
  我回答:“两斤以内的,怎么样?”
  
  “好勒——”厨师一边回答,一边拿起一个小抄手,在养鱼的大网兜里一捞,捞上一条一斤多重的鱼。他把左手伸进抄手里,弯起食指,勾进鱼腮里,掂了掂,“这条鱼,不超过一斤六两,不少于一斤四两,就是它了。”
  
  厨师将鱼放到船板上,右手拿菜刀在鱼肚皮上一拍,鱼就不再跳跃,他把刀刃在鱼腹上只一剖,用刀尖在鱼腹里刮几下,又抠出鱼腮,随即,左手食指勾了鱼腮,把大拇指塞进鱼嘴里,跟食指连接成一个圆,之后弯下身子,到江里洗鱼去了。
  
  厨师煎鱼,只用柴火小灶,小灶放在舱板上,旁边一口木箱,木箱里装满劈柴棒子。灶堂里已经生起火,厨师往灶堂里塞进几根劈柴棒子,他拿芭叶扇摇了几下,劈柴棒子烘地一下燃起来。厨师拎起铁锅,在江水里只一涮,便把铁锅架到灶上。既然是煎鱼,当然先烧油,之后放佐料,放盐,再把鱼放到锅里,加火煎。
  
  不一会功夫,厨师放一把切碎的红辣椒,撒半把葱花,那鱼香便满舱飘起来。我情不自禁地吞一口唾液,再吸一下鼻子,那鱼香,立即香到胃底下去了。我扭头看妻,妻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她大概从来没吃过这样香的鱼吧。记得我们还炒了一盘青菜,两个人连鱼带青菜和米饭,花了不到十块钱,这一顿饭,怕是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在我的记忆里,那是我们吃到的味道最鲜美的鱼。
  
  事后我分析,在漓江上吃的鱼印象之所以那样深刻,主要有以下几种原因吧:那会儿,我们的肚子实在饿了,人真的饿了,吃什么都香,此其一;漓江上的鱼,现捞现杀现煎,鱼越新鲜,煎出来的鱼味道越鲜美,此其二;漓江两岸景色那么优美,景色成了最好的佐餐佐料,人们不是说“秀色可餐”吗,我们在漓江上吃鱼,得到了最好的验证。
  
  这秀色不仅指漓江两岸的青山绿水哟,你看,那些鲦鱼大胆地追随着游船,不时跃出水面,农民的竹筏把游人带到似梦似幻的风景画里,渔民狭长的木船和竹篙上的鸬鹚,构成一幅古朴的捕鱼图,把游人带到遥远的渔猎时代。这秀色是不是还包括陪我做蜜月之旅的娇妻呢,要知道,三十多年前,我妻正值青春年华,她那匀称的身材往船板上一站,任江风吹动她那洁白的连衣裙,油黑的长发在风中舒卷自如,难道不也是最佳的秀色吗?

作者简介:
 
    胡祖义,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原枝江市作协副主席,“贵州旅游文学港”副主编。发表中篇小说《鸳梦难续》、长篇小说《战马 女人 岁月》;出版长篇小说《马殇》、《梦断云水》、《探月奇遇记》、《玉帛》;散文集《消逝的彩虹》、《醉眼看世界》;另有与漫画家李学军合作出版《探月奇遇记》漫画版。
    处女作《究究》曾获湖北省“建国三十周年优秀儿童文学奖”,《探月奇遇记》曾获“红袖添香”科幻大赛最佳科普提名奖及湖北省科学技术协会优秀科普作品奖,《飞旋的陀螺》获“北京国学”网“童年,童年征文”二等奖,《白鹭的舞蹈》获全国散文征文一等奖,《小书屋读出大博士》获湖北省“书香筑梦”散文二等奖。
    近年主攻旅游美食散文,有《壮美的金沙江大拐弯》、《雅鲁藏布江的田园风光》等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并被“人民网”、“陕西网”、“甘肃网”、“西藏民族网”、“旅日华侨网”等网站转载。
    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2019年初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新华书店、中国图书网、淘宝网、当当网、京东网等均有售。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