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拜倒在李冰父子塑像前

时间:2019-10-25 10:5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都江堰远景
 
远眺都江堰


 
我拜倒在李冰塑像前
胡祖义
  
  读小学的时候,我就在历史课本上读到都江堰,这是一个庞大的水利枢纽工程,它位于成都市都江堰城西,坐落在成都平原西部的岷江上。据史料记载,秦昭王末年(约公元前256~前251) ,蜀郡太守李冰父子在前人鳖灵开凿的基础上,组织民夫修建起这座大型水利工程,两千多年来,都江堰一直发挥着防洪灌溉作用。
  
  这样一个水利工程,如果放在今天,也没有什么稀奇,你想想,现在开挖水渠都用挖掘机,遇到开山炸石,我们有炸药,遇到土石方要运输,我们有大型翻斗车,而在两千多年前,古代劳动人民只有青铜器和少量铁器,用得最多的劳动工具居然是耒。
  
  耒,大致像现在的铁锹。可是,在战国末年,哪有那么多金属用来造耒呢,农民只得用坚硬的木头当替代物。在都江堰伏龙观,我见过一个耒的复制品,一米多长的木头,做成两根齿,两根齿斜伸出去,齿刃削尖,古人就用这样的工具,开挖出泽被万世的都江堰,想一想,多么不容易!我被古代劳动人民的精神所感动,于是,我怀着膜拜英雄的心态,踏上这片令人神往的土地。
  
  在离堆公园,我走进伏龙观,看见前殿正中,立着一尊李冰石像。这尊石像是1974年迁建安澜索桥时,人们从河床下挖出来的,石像高2.9米,造形简朴,形态持重,袖手合于胸前,微露笑容,成像于东汉年间,迄今已有1800多年历史了。中间一行文字为“故蜀郡李府君讳冰”,右袖上有一行字“尹龙长陈壹造三神石人于万世焉”,记载着当时的水利官员陈壹造了三尊石像立于水中,与江神约,水竭不至足,水盛不没肩,以作水文标记之用。李冰塑像左边站立着一尊残缺的石质持锸人,腰间扎一根短绶带,应该是李冰的儿子李二郎;第三尊石像肯定还藏在岷江河床之中。
  
  李冰,这位战国时代的水利专家,公元前256年——前251年被秦昭王任命为蜀郡太守,那时候的蜀郡就在成都一带。这期间,成都一带自然灾害严重,要么是水灾,要么是旱灾。李冰带着儿子二郎来到成都平原,遵循道家的“道法自然”、“天人合一”思想,征发民工在岷江流域兴建了许多水利工程,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都江堰。直到今天,这个水利枢纽工程仍然灌溉着成都平原30多个县市上千万亩良田,岷江按照规定,乖乖地流向农作物需要的地方,沃灌了万顷良田。
  
  修完都江堰,李冰父子转战什邡洛水镇修建另一处水利工程,不幸积劳成疾,病逝在什邡,葬于洛水镇旁章山之上,被后人尊为“川主”。
  
  走出伏龙观,巨大的水声在耳边轰响,那是岷江之水经过都江堰水利枢纽工程时发出的大合唱。刚下过雨,江水猛涨,不过,再汹涌的江水来到玉垒关前,也得乖乖地一分为八,呈扇面辐射到成都平原,去浇灌千里沃野,这是“川主”李冰在两千多年前定下的规矩,谁敢不从?
  
  我来到宝瓶口,见到当年李冰率人凿开的玉垒山,那是在缓坡处凿开的一道楔形口子,它控制着内江的进水量,形状像个瓶口,宝瓶口对面,是扼守水道的玉垒关。
  
  六月的都江堰,岷江之水浩浩汤汤地奔流而下,金刚堤的鱼咀把江水一分为二,分到东边的为内江,分到西边的为外江。离堆公园西侧有一道人字堤,在金刚堤附近有一道滚水坝,我打着赤脚,在滚水坝上淌过,滚水坝用鹅卵石垒成,很坚实。不一会,我从金刚堤走到安澜桥。安澜桥用竹篾扎成桥栏,桥面铺着木板,远远看去,像一条浅黄色的彩虹飞架在天空,又像渔民晾晒的一张大网,很别致。
  
  由安澜桥往东,内江东岸就是古朴的“二王庙”。 这座庙始建于南北朝,从秦朝到南北朝,时间间隔六百余年,这六百余年间,成都平原的百姓一定因为都江堰水利工程大大收益,人们饮水思源,想起给他们带来幸福的是李冰父子,于是为父子俩建起这座庙。可见,一个地方官,只要造福于民,老百姓就会记得你的恩德,反之,则会遗臭万年。
  
  我和几个慕名而来的年轻人一起,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进到二王庙大门,庙内石壁上嵌有李冰以及后人关于治水的格言,道是“深淘滩,低作堰”,被奉为治水三字经。
  
  我们七弯八拐,来到二王庙正殿上。我游览过不少佛殿庙宇,那些佛殿庙宇无不是供奉着神仙菩萨,关帝庙供奉的虽然是关羽,但在民间,关羽早就被传为神,只有二王庙供奉着活生生的凡人——李冰父子。既然是供奉的李冰父子,按说,这庙应该叫“二李庙”呀,可是,在庙门口的匾额上,却镌刻着三个一米见方的大字:“二王庙”,李冰只做过蜀郡太守,老百姓却封他为“川王”,可见,老百姓心里真有一杆秤啊!
  
  二王庙大殿里也塑有李冰像,与伏龙观的塑像相比,伏龙观中的李冰,只是一尊石像,古人借石像来震慑水鬼,而二王庙中的李冰,已经被人们抽象化,成为替老百姓谋福祉的神灵,不然,他怎么能在庙里享受香火?
  
  不少游客对着李冰父子的塑像顶礼膜拜,塑像前摆着一只香炉,香炉里青烟缭绕,香炉前的蒲团上,一拨又一拨游客像敬菩萨一样向李冰父子弯下膝盖。刚才在伏龙观,我已经跪拜过李冰,现在,我又也情不自禁地跪下去。过去我拜佛,只是对神的象征性叩拜,而现在,我虔城地心悦诚服拜倒的,是李冰这个具体的人,这个人,两千多年来被人们奉为神灵。
  
  我对于李冰的膜拜不止于形体,还深入到内心。当晚回到成都的寓所,我不顾旅途劳累,怀着激动的心情写下一首小诗——《我拜倒在李冰塑像前》,这首小诗,能代表我当时的虔诚。
  
  我拜倒在李冰父子的塑像前,
  
  不因为他们头上耀眼的光环,
  
  他们不是国王皇帝,人民的膜拜
  
  却远远超过菩萨神仙,
  
  是他们,驯服了桀骜不羁的岷江,
  
  使成都平原出现了千里良田。
  
  显赫一世的秦皇汉武呢?
  
  不过是一尊土梗和木偶,
  
  而李冰父子,则因为治水之德
  
  被百姓们奉上高高的神龛。
  
  ……

作者简介:
    
    胡祖义,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原枝江市作协副主席,“贵州旅游文学港”副主编。发表中篇小说《鸳梦难续》、长篇小说《战马 女人 岁月》;出版长篇小说《马殇》、《梦断云水》、《探月奇遇记》、《玉帛》;散文集《消逝的彩虹》、《醉眼看世界》;另有与漫画家李学军合作出版《探月奇遇记》漫画版。
处女作《究究》曾获湖北省“建国三十周年优秀儿童文学奖”,《探月奇遇记》曾获“红袖添香”科幻大赛最佳科普提名奖及湖北省科学技术协会优秀科普作品奖,《飞旋的陀螺》获“北京国学”网“童年,童年征文”二等奖,《白鹭的舞蹈》获全国散文征文一等奖,《小书屋读出大博士》获湖北省“书香筑梦”散文二等奖。
    近年主攻旅游美食散文,有《壮美的金沙江大拐弯》、《雅鲁藏布江的田园风光》等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并被“人民网”、“陕西网”、“甘肃网”、“西藏民族网”、“旅日华侨网”等网站转载。
    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2019年初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新华书店、中国图书网、淘宝网、当当网、京东网等均有售。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