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镇远:待到冬日细雨时,再与你耳鬓厮磨

时间:2013-09-10 08:44 来源:互联网 作者:李恒 阅读:
    这次镇远之游,阳光心情之外,仍有几分怅然。本来,出游前,我锐意豪情的拟定好一个计划:游玩归来后,要写一篇神采飞扬的万言散文,名字也早心中天成:《微雨轻烟绕古城》。

    既要微雨轻烟绕古城 ,自需天公作美,在我游玩地飘起无边丝雨。可它还是秋阳高照,天蓝云淡。这在他人也许才是天公作美,在我却是定然的失落。那篇《微雨轻烟绕古城》的神采调性,不需要阳光雪片的肆意铺洒,而需要那么一场落雨微微的轻轻抚慰与一场轻烟淡雾的排拒隔绝,真的需要。但我毕竟不能够将轰轰烈的烈阳,杜撰成丝丝细的烟雨。我失落。

    也许,更有一点,是我对那篇文章要求太高:融《文化苦旅》的文化与历史气度、《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的炫艳迷幻、大情大性与《公寓生活记趣》的庸俗生活闲趣于一炉。但我在游玩中忽然感到自己积淀浅薄,不足够融合如上三者风韵。我失落。

    这次镇远之行,确实没能让我沉落到我期望的那个点上。但是,但是,当我收起失落,敞开胸怀去容纳这并非我真实愿望的丽景阳天后,还是收获了阳光心情,因为这里确实风物绝色。

    火车奔途虽然只有四小时,但眼睛还是被车窗外单调的山水景色与黑暗隧道轮番冲击得有些单向迷茫了,屁股也坐痛了。终于,到站了,下火车,出站台,沿路的燥热人流与卫生欠佳,让人觉得自己不像是去旅游的,倒像是逃荒的。好在车站对面远处群山连绵与房屋的飞檐腾角,还是让人确信自己是来玩儿的。可我一直觉得,国庆长假旅游,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本末倒置。那天,看见网上有句调侃:“国庆长假每个游人都会去同一个地方——人山人海。”

    毕竟,旅游者需要与目的地发生身与心的完整熨帖,才会诱发某种机缘,产生某种思悟。而燥热的人山人海,喧腾的人声鼎沸,纵然消散不了你心中固有的某种情怀,也必会隔绝某种外在的情味风韵。旅游,真的需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尽量避开旺季里的人山人海,独自一人,轻装上阵,踏足你想踏足的每个角落,追寻你想追寻的某种情味。而旅行的意义是什么?这种意义该如何定义,该如何成全,其实是件无解的事。最直接的问题,你很难在所有人都忙于工作的时期,突然辞职,启程上路。

    找好宾馆后,到这座城招牌性的步行街走走逛逛。其时,已是下午4点30左右了,太阳的雄风已经明显萎褪,车水马龙的兴味依旧亢奋。我又想到那句调侃了……

    我走在前面,老妈在后面突然说,给我拍张照嘛。我转过身去,掏出手机,瞬间定格了温煦阳光下老妈温煦的笑容。我爱你,深深地爱。

    又前往步行街。这里的夜景,都说很出名。一定要来看的。但这座桥,叫什么来着,我竟未细看。只确定,她在白日青灰色的朴素端庄已全然褪去,妖媚的灯色,幻彩了容颜。桥下的水波,紫水波,蓝水波,绿水波,金水波,交融在一起,好生迷幻,让我想起张爱玲《私语》:“坐船经过黑水洋绿水洋……彼刻的我,真想,一头游进去。

    坐在岸边,船家轻摇桨橹靠过来,问我是否要乘船。我婉拒了。我更愿意坐在岸边,看水面上船来船往,倒有些秦淮河上画舫凌波的意味,于是,不难想到,上世纪20年代时,朱自清与俞平伯乘船同游秦淮河,各写一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朱自清那篇,传诵至今,美得不真实。

    灯火辉丽,水荡金波,月散清光,柳丝招摇。这样的夜色,这样的漫步……

    80年前,秦淮河上,朱自清与俞平伯乘坐的那艘船叫做“七板子”,是一种体型较小,但装饰精巧的游船,他这样描写:“七板子”规模虽不及大船,但那淡蓝色的栏干,空敞的舱,也足系人情思。而最出色处却在它的舱前。舱前是甲板上的一部。上面有弧形的顶,两边用疏疏的栏干支着。里面通常放着两张藤的躺椅。躺下,可以谈天,可以望远,可以顾盼两岸的河房。大船上也有这个,便在小船上更觉清隽罢了。舱前的顶下,一律悬着灯彩;灯的多少,明暗,彩苏的精粗,艳晦,是不一的。

    远处那艘,似有几分七板子的味道。有不少游客在岸边买了河灯,点亮了放进河里,一朵朵光丽明艳的莲花,随着水波摇晃,像极了游戏《古剑奇谭》里风晴雪带着一群小孩子,在河里放河灯的情景。《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但是河中眩晕着的灯光,纵横着的画舫,悠扬着的笛韵,夹着那吱吱的胡琴声,终于使我们认识绿如茵陈酒的秦淮水了。此地天裸露着的多些,故觉夜来的独迟些;从清清的水影里,我们感到的只是薄薄的夜——这正是秦淮河的夜。

    我真分不清了,这是舞阳河还是秦淮河。“你勉强说出你爱我的原因 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我曾让你动心,说不出旅行的意义,勉强说出你为我寄出的每一封信,都是你离开的原因,你离开我,就是旅行的意义”。

    静静走在岸边,隐隐绰绰的,陈绮贞 《旅行的意义》飘进耳里,温靡淡伤,使人生疼的女音,使我不得不加快脚步循声而去。在前方一家酒吧,我发现了她,白色布鞋,七分牛仔,宽松T恤,长发刘海,翘着二郎腿,上身微微斜,慵懒随性,情态自然,典型的文艺小清新。她唱得真的不错。我却产生不合时宜的联想,朱自清在《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里有段这样的描写:“我们明知那些歌声,只是些因袭的言词,从生涩的歌喉里机械的发出来的;但它们经了夏夜的微风的吹漾和水波的摇拂,袅娜着到我们耳边的时候,已经不单是她们的歌声,而混着微风和河水的密语了。于是我们不得不被牵惹着,震撼着,相与浮沉于这歌声里了。”

    所不同的是,《旅行的意义》不是因袭之词,羔雁之具,这位女生的声音,很干净清爽,和窗外的舞阳河风,一样的。

    返回宾馆的途中,我心中脑中,都潆绕着《旅行的意义》,思考着旅行的意义。带着一些声音与思考,糊里糊涂的睡去了,醒来后,拉开窗帘一看,玻璃窗上一层轻薄的水雾,将外面绿树葳蕤的后山,朦胧成了眩晕的绿影。我伸出手想在水雾上写下一个名字,但当它与温热的指腹距离只有半毫米时,一丝淡淡的寒意,从指腹窜入身体,我放下了手……

    调和心绪,打点行装,启程前往舞阳河。约略30分钟的车程,才来到舞阳河边。时值早晨8点左右。第一印象,竟有些破旧荒凉,几艘破铁船搁在浅滩上,几位电焊工人在修理;浅浅的水岸横着三五木船,船沿上的鱼鹰耷拉着脑袋,昏昏欲睡。一刻钟后,我们登上游船,一声鸣笛,正式启程。导游对准扩音器,向游人一如既往的交代这样那样的诸如安全条例。

    微冷清晨里,站在船头,河风鼓荡,仰望天心一朵金色花苞,在绵密层叠的白色云波里渐渐舒展,生命的韵律开始不安分;眺望远方尽头轻烟淡雾里远山迷蒙,生命的神秘感正在潜伏。船上一大群游人,都向这位大婶打招呼。问她在干嘛。她努力大声回应,但是,汽船的轰隆声与游人的喧哗声,将她的声音消融得无声无息。她肯定是要捕鱼,但怎么会靠在岸边呢?水映山,山连水,这样的缠绵悱恻,才是最天长地久的。

    铺在水面上的耀眼金阳,被荡漾水波揉成万片碎金。我想起了朱元璋曾出一副上联:风吹马尾千条线。让建文帝朱允炆和永乐帝朱棣各接下联,朱允炆对曰:雨打羊毛一片毡;朱棣对曰:日照龙鳞晚点金。一时之间,高下立判,前者虽说工整,气象确如市井小民。而朱允炆一语,境界宏阔,光色华贵,帝王之气初现。后来事实,也是如此。几百年后,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里,形容金色街灯倒影在水波上,被风摇晃成一枚枚发射出去就没有了的箭镞。如果对张爱玲文风与人生稍有了解,是可以从这句话中感到她的锋芒尖利与飘萍人生的。当然,如果俗一点,还可以联想到:半江瑟瑟半江红。 

    舞阳河的风光,很容易让我想起桂林漓江风水,只是两者差别迥异。如果用词与他们对应、区别,我立刻想到的两个派别,豪放与婉约。两个人,南宋辛弃疾与南唐冯延巳。前者辛弃疾之词,多以“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的豪放雄劲著称,但,他也会在肠断痛心时,叹出“断肠片片飞红,都无人管,更谁劝,流莺声住”凄迷婉转之语。正如两岸群山雄壮,却时有精巧细腻的点睛之笔的舞阳河。而桂林漓江两岸娟秀妩媚的小巧山峰,便是如冯延巳“细雨湿流光,芳草连连与恨长”“雨晴烟晚,绿水新池满”那般惹人怜爱了。

    归途之中,远处几间房舍,渐渐映入眼中,这场旅途,已接近尾声。船加快速度向前奔去,去接待另一批游客,一批批游客,一批又一批的游客,一浪又一浪的喧嚣,一声又一声的鸣笛,撕扯着这里原本千年的默然无声。

    回程,我还在想,旅行的意义是什么,是如陈绮贞所唱的那种为分手而寻找的借口;是如余秋雨在那样,苦旅在中华文化的广漠疆域上,咏叹满身是伤的中华民族?是像我欣赏的女星江一燕那样,走一点写一点,留下一声声不求深刻但求真实的内心召唤?;是像彼得梅尔那样,点滴实录自己在普罗旺斯的旅居时光?亦或者是像林夕说的那样,旅行的意义,其实没有,因为,不是太早,就是太迟。

    我的呢?如果可以,这个冬天再去寻找吧?因为宾馆老板告诉我,在冬天,这里的有人最少最少。我正是希望如此。在最少的人烟里,在毫不浮夸里,最好是在毛毛冷雨天,踏足我想踏足的每个角落,追寻我想追寻的某种情味,最终完成那篇,《微雨轻烟绕古城》。这座城,希望与你在冬天再有一次邂逅,耳鬓厮磨后……旅行的意义,于我,可能,会明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