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那片竹海

时间:2017-08-14 21:55 来源:贵州民族报 作者:卓美 阅读:
  我毕竟是去过盘州竹海镇的人,竹海镇留在我脑海中的深刻之处便是那片竹海……
  
  竹海远比我想象中的美,也远比我想象中的厚重,在那片美与厚重并存的地方,一整天的采风时光仿佛白驹过隙。
  
  面对今天盘州城乡的巨变,我心底总有无法抑制的喜悦,并且这些个喜悦之心动不动就生出一波接一波的涟漪来。我们有古银杏,还有更古、更久远的鱼龙化石和盘县大洞,因为这片土地,我骄傲过无数次。
  
  “北有周口店和山顶洞,南有盘县大洞。”仰视盘县大洞,恢宏之气震撼人心,青山之处,鬼斧神工砍就的崖壁之上满是风雨的锈迹,细小的、形态各异的岩浆石稀疏地悬挂于峭壁之上,仿佛崖壁的饰物,也因为这些小装点,峭壁减去了少许的锋利之势。
  
  大洞前,有一幢据说是当年建来供考古队员居住的现代化房子,离大洞之近,以至于让其与大洞格格不入。越往上走,越接近洞口的时候,两旁疯长至台阶的杂草越是让人顿感荒芜与冷清。站在洞口眺望,六月的庄稼长势喜人,新农村欣欣向荣的图画与这洞口的景象形成对比。
  
  低矮、厚而老旧的木门与洞很般配:沧桑与质朴同在。进洞后才明白之前看到的洞口尽管恢宏,可比起前洞和后洞实在是太过狭小,借着前洞的光线,眼睛摸索着后洞的大致格局、丈量着洞的高度和宽度,不禁赞叹这栖身之所的绝妙,感叹古人英明的选择。在这可容纳上千人的理想住所,前有活动场,后有出洞通道,通风、防洪、避敌撤退皆俱备。站在空旷的大厅中央,想象古人类在洞中繁衍生息的场景,想象我们的老祖先以怎样灵敏或笨拙的身姿出出进进。没有照明设施,一行人看不清楚彼此的脸,也看不清大洞的真实面目,在黑的笼罩之下,30万年的时光坚如磐石纹丝不动,也薄如蝉翼,吹灰可破。举世闻名的大洞,恍若隔绝的大洞。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至今未被开发利用的主要原因,如竹海镇彭巩书记所言,出于保护的初衷,如今的大洞似待嫁的大家闺秀,眼光高,身价高,她的“出嫁”要国家文物局的审批首肯。
  
  俗话说“好女不愁嫁”,话虽如此,可在盘州旅游风生水起的今天,这“深闺靓女”的处境着实让人牵挂与惋惜。
  
  偌大的洞,没有藏住我淡淡的感伤。好在,30万年前就有人居住的大洞不怕时光渐老,即便再过30万年,她也一样容颜依旧,一如初见。只是,尽管山门有锁,可一批批入洞参观的各级来访者和探秘者随意的踩踏甚至攀爬,于大洞而言是否也是一种破坏?
  
  如果有一条装有护栏的木栈道,如果有一个带栅栏的观景台,如果装有恰当的照明设施,如果……从大洞出来之后,“文学盘州行”第一站竹海行的横幅已经展开,合影的时候,我鲜艳的衣裳没有掩盖住那一刻的内心。
  
  身处云端的狗跳崖太过险峻,伸着脖子往下看的时候,我甚至双腿发颤。我无法勾勒云竹当时万念俱灰的心境。好在,如今阿海、云竹及爱犬跳崖的惨烈场景已经不见痕迹,葱茏的大自然自会遮掩一些不堪的画面,让我们只领会传说背面的精神。
  
  俗世将千金小姐与长工分成不同的两种人,两种身份迥异的人相结合无疑违反了势利之人的择偶标准。平心而论,文明发展到了今天,依然有爱情在经受权力与贫富的考验,有人因为身份的卑微爱得艰辛和谨小慎微,而有的人因为拥有荣华富贵而爱得霸道、爱得随意。
  
  在阿海与云竹这场身份悬殊的爱情中,真爱落下了山崖,而云竹的爱犬,也以跳崖的方式诠释了它对主人的忠诚。
  
  爱情,真的是一对沉重而温暖的字眼,古往今来,它被扭曲,被扼杀,更被万般的追崇与呵护,因为爱情,我们暗自窃喜,我们活得心花怒放;也因为爱情,我们活得艰辛和备受熬煎。狗跳崖的山脚下有无数的合欢花在摇曳,粉粉嫩嫩的小花扇夺人目光,花叶两相依,光阴静好,阿海与云竹修得了地久天长。有人说,来过情人谷的人即便青春远逝,也有“想谈场恋爱”的冲动。的确如此,当独自一人走在竹林深处的时候,总感觉这幽静的、充满诗情画意的小路能撩拨内心深处的某种情愫。当然,除此之外,一个人漫步于竹林间,别的美好也一样会凭空而出:那一刻有高贵的孤独产生,那一刻的光阴十足的奢侈。
  
  我回到了自己的内心,我终于静下心来去关心身边的一根草、一朵不知名的花、稀疏的鸟鸣以及潺潺的溪水,我用目光从竹根爬到竹尖,试着像竹子一样有节有度地成长、不为寒暑低眉弯腰。文友们兴奋如孩童,如笼中鸟儿归林般的喜悦让我倍感疼惜,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人们远离了自然,为了房子、车子、票子忙到了没有精力去关注自己快乐的地步?
  
  相思屋的房前屋后除了溪声就是竹笋拔节之声。将我的脸贴在玻璃墙上,我看见相思屋中温馨的板壁,看见照在雪白被单上的橘色阳光,还看见床头的花开得正旺,而传说中那位坚守诺言、将青丝等成华发的孤单女子已经不知去向。
  
  如今,无所不达的便利交通和通信让万水千山已不是距离,心与心之间的,才叫距离。我为那位独守相思屋伴岁月终老的女子叹息,好在,她一生居住于这竹林深处,呼吸的是翠绿的空气,饮的是甘甜的竹根水,寂寞的时候有鸟儿唱歌给她听,相思成灰的女子,最后嫁给了这片绿色的海。
  
  夜从别处赶来的时候,我不得不回到喧嚣而贫瘠的城市,回到我不得不继续的生活。
  
  踏上归程,人在车上,心在竹林深处却怎的也唤不回来。同行的张辉老师将车拐了一个小弯去看望了他的母亲,我们两手空空地同他前往。张大娘要煮土鸡蛋给我们吃、要给我们拿她刚刚采来的鲜竹笋,她拉住我的手盛情挽留的时候,我看见了和我母亲一模一样的眼神,握住了和我母亲一模一样粗糙而温暖的手……

上一篇:登山寻梦,露营九龙
下一篇:梦幻大峡谷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