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神话翁粮

时间:2017-08-14 21:4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吴安明 阅读:

 
    翁粮,苗语写作“aob lof”,意译为出水的地方。我对于翁粮村实在是太陌生了,只听其名,而不知其地。前时,我去把琴,同行的人说从把琴村翻过一道山梁也就是翁粮村了。在我的建议之下,那一次算是路过,但印象不深。
  
  因“精准扶贫”,吴寿旭先生去了那里,扶贫扶持得怎么样,我不知道,相信他是努力的了。昨日,他打来电话,说是那里举办一个节日,名他叫不出来,听说又是掏井又是祈雨,这可为难了我。好吧!也去走一走,算是给“非遗”工作做点贡献。
  
  去翁粮的路线很多,只要离开县城,向南行走,就有三条道路直达。都是新路,水泥硬化了的。车过翁西,路折东行了。一路都是茂盛的森林和绿色的田园。几个峰回路转,翁粮到了。我们没看到平常所见到的节日气颁,除了几条狂吠的狗以外,没有见到什么人。
  
  这是一个苗汉杂居的地方,几个寨子连接着,有古树、古井、古桥……村子里的古树很多,有一棵又高又大的古枫树,传说有六百多年的历史。明季初年,有肖、王、罗姓自湖广迁来,那棵古树就已经存在,其胸围就达三米之阔。当地人视其为神树,并在其树脚本下立有通天土地神庙,供人们祭拜。
  
  翁粮有很多梨树,都是些林梨树。不论是田边土角或是村头村尾,都种植有梨树。很多都长有了寄生树。寄生树吸取寄主的养分,其根,扎进其他梨树的树皮里,侵入寄主的树木组织内,吸取寄主的养料和水分来供应自己生长的大部分需要。由于长期过得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可耻寄生生活,它们变得越来越懒惰。就连自己原本用来制造养成分的叶子,也逐渐退化,变得很小或缺乏叶绿素了——都是淡黄色的。有这种寄生植物,梨树也长得不是那么健壮。不过,好在这方土地肥沃,梨子还是很结果的。这里的品种比较多,鸭梨青皮,带有麻点,甜度适中,嚼起来,轻脆可口。黄皮的果子不大,果仁较大,但甜度好。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果大适中,是梨中的佳品。有人用它来煮糖吃。据说治肚痛最好。龙金荣是这个村的支部书记,他介绍说:现在街上卖的梨子全是杂交的,虽说甜度好,但没有嚼劲,好多人现在又爱吃这山西村里的梨子来。这是好事,他想重新培植起来,满足市场的需要。
  
  除了梨树外,枣树也不少。灰枣、骏枣、梨枣、龙枣、葫芦枣……我居然不知道这枣还有这么多名称。这里人有个习俗,小孩满月送枣,走亲访友送枣,小孩读书送枣……其愿望不言而知。枣,在这里不再是一种果子,而是赋予着一种“文化”的果品了。
  
  翁粮是个果品之乡,李树是比肩梨、枣之外的果子。比如其翠红李就达千亩以上,产量达几十万斤,这些李子是靠着村子那台电脑卖到外地去的。
  
  别看这翁粮仅是一个小村庄,可这里也有“翁粮八景”,什么“黄狗恋窝”、“犀牛打架”、“地神祈雨”、“仙人下棋”,又是什么“雷打巷子”、“老井望月”、“藤条滴血”、“仙人脚板”等等,这就希奇了。我查过,老县字书上没有,而当地的百姓则大赞有加。不过,这些所谓“八景”也让当地百姓说得津津有味,玄乎得很。
  
  高山坡是一匹大山,横梗在村子的南面。让清水江的气流进不到这山峦下的村子里来,于是这东西向的山峰,确让舞阳河的气流由东而入,造成了这里独特的小气候。成就了果林的生长和发育。就在这海拨1400米的南山脊,生长着厚厚的草甸。那里是牛羊野牧的地方。高山坡之颠上有一处裸露的石堆,占地达一百多平方米。这是一处方块形石堆,中间一块长约五六米,四周则按方正排列着八块等量的石块,犹如人工有意摆设的一样,石块都是土红色的,真是精美奇石、天工地造——这就是“仙人下棋”。
  
  高山坡下有洞,名曰“犀牛洞”,当地人称“犀牛打架”。笔者攀爬而上,这其实是个实在太普通了。我们发现一股很小泉流由里溢出,即使是在这夏日里,也感冰冷刺骨。洞很小,只能一人拱形而进。这不是奇特处,它的特点是,这洞每年出一次大水,时间多是夏至日,也就是外面特别干旱的时候。一旦涌出,就如黄桶般大小,如雷轰顶,刹那间洞外的几丘田便灌满了,还奔流直下几百米外的小河里去。当地人以为奇,都说是天太干,里的犀牛打架了。这种奇怪现象有人一辈子也才见到几回,有的人到现在也没有见过。
  
  在施秉江凯河边的“喊泉”, 科学的解释是:人们在泉口吼叫或发出其他声响时,声波传入泉洞内的储水池, 进而产生“共鸣”、“回声”和“声压”等物理声学作用。泉洞中的水生动物受到惊动,激起水波,使处于即将溢出的状态的储水池水面受到压力, 诱发引起虹吸作用,形成涌泉。如果用这种解释去解释翁粮的犀牛洞可能行不通。那么我们暂且只能用“犀牛打架”来解释。
  
  翁粮有三口井,分别叫做老井、怀花井,柏树井。老井自然是最古老的井,怀花井是因其出水如花朵得名,柏树井则因有古柏树而得名。就在叫作柏树井的上方,长着两棵藤蔓,一棵为葡萄藤,一棵为当地人叫“羊奶藤”。葡萄藤小一些,而羊奶藤则很大。其径有五六寸之粗。下部扭曲着。当地百姓说,这两棵藤是美女成精的。传说,古时候,翁粮住着一户人家,他们靠耕地为生。这户人家生了一对如共似玉的姑娘,财主得知,非要来夺娶。抢亲那日,天昏迷地暗,雷公活闪的,下了一场大雨,第二天那家的房屋不见了,其姐妹也不知去向。后来人们才柏树井下看到了两棵藤萝。两棵藤萝发梦给人们说,她们姐妹就是那两棵藤条。财主不心干,听说就是姐妹俩,财主起了坏心,用刀砍断了藤条。谁知,那两棵藤条居然流着一大滩的血迹。过不了几天,我们发现那两棵藤条又复活了,断面处又重新合陇。财主也因为恐惧,忧惧而死。这就是“藤条滴血”,姊妹成精的故事。
  
  关于翁粮的故事很多,我们只能择选几例,也算是对“翁粮八景”的基本解读,余下的故事之后再说了。

上一篇:翁梁清井节
下一篇:关东猎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