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神秘卧底

时间:2017-08-14 20:3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凤国 阅读:
  警局最近遇到个棘手的案子,贩毒分子屡次把大量的毒品,在警察的眼皮底下交易,并且安全逃离,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局长大人恼怒了,他指着大队长王军的鼻子骂,你们这帮人是干什么吃的,在你们眼皮底下都抓不着。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半月之内把贩毒团伙给我捣毁,完不成任务,我第一个撤你的职。
  
  王军也是有苦说不出,他已经安插了一个卧底在毒枭老沙的身边,他们两人是单线联系,全警局的人都不知道。为了同事的安全,他不敢说出实情,在还没有取得毒枭老沙的完全信任之前,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卧底的实情。任局长骂得狗血淋头,也不能说。只是这些天来,一点动静都没有,王军也着急,以前,王军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卧底的一些消息,不管消息有用没用,都证明他没有危险。都五天了,王军没有听说贩毒内部有什么行动,也没有收到卧底的消息,他有些坐不住了。不能主动和他联系,怎么才能知道他的消息呢?王军焦急地来回走动。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王军心里一喜,那是属于卧底的专人电话,他抓起电话一阵责怪,喂,你干什么去了,这些天怎么不和我联系,你不知道我替你担心,不是说好的,一天打一次电话的嘛!
  
  队长,你不知道,这个老沙精明着呢!我没敢打。好了,还是说正事吧!我的时间有限,耽搁长了,怕引起他们的怀疑。今天晚上九点,复兴路的百货大楼,他们故意选在热闹的地方,在那里交易。队长,你抓紧时间准备吧!
  
  兄弟,你小心点,注意安全……,还没等王军说完,那头已经传来嘟嘟的盲音。王军握着电话,心里替他捏了一把汗。
  
  一间隐蔽的地下仓库,却不是用来放东西的。仓库装修的异常华丽,毒枭老沙愤怒地把桌上的茶杯啪地扔在地上摔个粉碎。两个贴心的得力助手在送货的时候,被警察发现,逃跑不成,当场击毙。这两个助手是老沙的心腹,贩毒集团的多数交易,都是由他们两个去完成的。老沙如同丢失了左膀右臂,浑身疼得发抖。
  
  伤心过后,老沙冷静下来,开始思考每个环节,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平时都是这么把货送出去的,怎么偏偏这次出了问题,难道是谁走露了消息?对,一定是出了内奸,到底是谁呢?老沙摸着锃亮的光头,苦苦思索着,他实在想不出是谁走漏了风声。没有抓住把柄,老沙看谁都像内奸,他心里清楚必须尽快找到潜伏在内部的奸细。一想到有个警察随时监视着他,老沙的心里就像扎进毒刺一样难受,拔不出来,又吸收不得。最后,老沙决定试探一下他们。
  
  黑子,刀疤,虎子,二皮,他们四个是老沙最信任的手下。虎子和二皮死后,老沙就开始怀疑黑子和刀疤的身份,只有内部的人才知道如此绝密的信息。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老沙怕冤枉了好人,所以,他决定想个办法,试试他们的忠心。他把黑子叫来,说,黑子,虎子和二皮死了,我唯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香港的路老板明天要来,我还有些事情脱不开身,我希望你能代我去,不知你愿不愿意?
  
  黑子爽快地答应了,并说,承蒙大哥信任,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保证把路老板安全接到。
  
  老沙转过身去,不看黑子,自顾自地说,那路老板可是个大客户啊!他的路子多,要是傍上他,我们就发了。
  
  黑子走后,老沙打电话把刀疤叫来,他把同样的任务交给了刀疤,也让他去接路老板,只是路线和黑子的全不一样。把他们两个都支走,老沙穿戴整齐也出去了。
  
  黑子和刀疤接了任务之后出发了。老沙原本以为如果他们中间的一个是卧底,得到消息肯定会第一时间把消息送出去。所以,他找了几个手下,紧紧地跟着他们,密切地注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当手下来报,说没发现异常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次的计划并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相反却让他更苦恼了。
  
  老沙想不出办法,心烦意乱。他决定出去透透气,顺便喝几杯。此时正是午夜,夜总会里热闹非凡,黑玫瑰看到老板来了,赶紧上前搭话,大哥,你来了。你看,咱这生意多红火啊!
  
  老沙不屑地看了一眼热闹的人群,说,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小钱我怎么能看进眼里。
  
  是,是,大哥说的是。就像我也不是夜总会的陪酒小姐一样。黑玫瑰诡异地笑着说。
  
  听到黑玫瑰说话,老沙又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伸手揽过黑玫瑰,说,替我办件事,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大哥,有什么吩咐?神偷黑玫瑰依偎在老沙的怀里,问。
  
  当然是干你的老本行啦!老沙笑着说。
  
  黑玫瑰故作不懂,问,大哥,您觉得我什么活最拿手啊?
  
  老沙摸了一下黑玫瑰的脸蛋,哈哈大笑,说,你拿手的活还真不少,就像喝酒,刚才我已经见识过了。我现在说的是你的另一个老本行。
  
  大哥,想让我去偷什么东西?黑玫瑰站起身来,说。
  
  果然是黑玫瑰,一提到正事,马上来了兴趣。老沙附在黑玫瑰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阵。黑玫瑰笑了,说,大哥放心,这点小事对我来说都是小菜,我保证手到擒来。
  
  晚上的夜总会灯火辉煌,热闹非凡,老沙早就在包厢等着他的兄弟了,他今天要请兄弟们喝酒。说是喝酒,实际他是想找出那个潜伏在他们中间的内奸。
  
  兄弟们陆陆续续都到了,老沙把手一拍,上酒!
  
  这些小喽罗平时连大哥的一个笑脸都很难看到,今天倒请他们喝起酒来,这着实让这群人吓得不轻,各个心惊胆战,唯恐一不小心得罪了大哥。
  
  老沙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这些和他出生入死的兄弟,说,兄弟们别害怕,我今天叫你们来就是犒劳犒劳大家,你们扯开肚皮使劲喝,酒管够!
  
  兄弟们一听,才放下心来,纷纷端起酒杯开始喝起来。谁曾想,刚开始喝,门外响起一阵警笛声,听声音好像就在夜总会楼下。兄弟们都慌了神,准备逃跑。警察来了,他妈的是谁把警察给我引来的,老子今天非宰了他不可。老沙对着兄弟们大吼。
  
  自从虎子和二皮被警察打死之后,老沙的心里从来没有安生过,不是作噩梦,就是失眠。黑子和刀疤在老沙的精心设计下还是没能露出马脚。至于到底是谁,老沙还是不清楚,这也是他把他们都请到夜总会来的目的。老沙想借机清理一下门户,这也是他最后的办法,如果这次还不能抓出内奸,老沙就玩完了。
  
  听到有警察来了,兄弟们都放下酒杯,准备逃跑,只有黑子和刀疤还站着。老沙看了他们一眼,转过身去。这时,一把手枪抵在老沙的头上,老沙没防备,吓了一跳,慢慢回头才发现原来是刀疤。还没等老沙出声,黑子走上前欲夺下刀疤的枪,并说,刀疤,你喝多了吧?怎么拿着枪乱指。快把枪放下。
  
  刀疤说,我没喝多,楼下的警察是我引来的。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内奸。我就是警察。
  
  黑子掏出枪,慢慢逼近刀疤,气愤地说,刀疤,你小子活腻了,竟敢通风报信。那虎子和二皮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不错,是我,是我通知的警察把他们打死的。现在你们都后退,要不然我让老沙的脑袋开花。快点!
  
  老沙这时笑了,笑得很得意,笑得让周围的人都竖起汗毛。他说,刀疤,你终于现身了,我要找的内奸就是你,我真没想到啊!你竟然背叛我,你个畜生!
  
  刀疤说,少废话,叫兄弟们让开,不然我打死你。
  
  老沙并不慌张,他抬起手,挡下刀疤的枪,说,别着急,咱们聊聊吧!你既然是内奸,上回我让你去接路老板,你应该有机会通知警察,把路老板抓起来,你不是又多抓了一条大鱼?
  
  刀疤说,我当时确实相信你的话了,就在我准备把消息发出去的时候,我发现你的贴身保镖阿坤居然跟踪我,于是为了谨慎起见,我没有把消息告诉队里。我想等接到路老板再作打算。谁知道,你居然骗了我,当我知道你是在试探我的时候,我同时也知道,黑子也被骗了。
  
  黑子这次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说,大哥,刀疤说的是不是真的?你那天是在试探我们?
  
  老沙见瞒不住了,说,是,刀疤说的没错。我那天的确是在试探你们。自从虎子和二皮死后,我就怀疑你们,只是我不知道是你们中的谁,所以我就设了个局,想借此找出内奸。唉!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居然被刀疤发现了。不说这些了,现在内奸浮出水面,我也就放心了。
  
  刀疤有些不耐烦了,他把枪重新瞄准老沙,扣动扳机,枪里却没子弹,刀疤这时慌了神,他扔掉枪,说,我的枪被换了!
  
  黑子说,刀疤,你的枪里没子弹,哈哈!今天就让我解决了你这个祸害 ,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黑子正要开枪,老沙说话了,黑子,别玩了,你的枪里也没有子弹。你们的枪都被我换掉了。我一直就怀疑你们中间有内奸,只是不敢确定是谁,这下清楚了。老沙啪啪又拍了几下手,进来几个兄弟,他们手里拿着录音机,显然刚才的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和他们一同进来的还有神偷黑玫瑰。她走到老沙的身边,说,大哥,你这招太高了。只用了一只录音机就把内奸揪出来了。
  
  黑子明白了,是大哥让黑玫瑰把他们的枪换掉了,而他们居然一点都不知道,黑子说,黑玫瑰,你的活做的越来越好了,连我都没有觉察,真是佩服啊!
  
  黑玫瑰说,黑子,你过奖了,还是大哥高明,要不是大哥想出这么个主意,怎么能揪出刀疤这个奸细来呢?你说是吗大哥!
  
  老沙掏出枪,对着刀疤,说,今天我要清理门户了!
  
  大哥等等,让我来吧!我要替虎子和二皮报仇,让我来解决他吧!黑子拿过老沙手里的枪,朝刀疤的胸口就是一枪。刀疤还没反应过来,就倒在了地上。
  
  警惕地老沙见解决了刀疤,心病除了,说,黑子,以后的工作就由你来接替。这里不宜久留,我先撤了,你找个地方把他埋了。
  
  黑子说,是,大哥。
  
  老沙对黑子没有了戒备,放心地把生意都交给黑子去处理,自己则带着黑玫瑰逍遥快活去了。老沙以为除掉了内奸,该高枕无忧了。谁料,在几天里,他的几个窝点连续被警察端了。那些窝点过去也去过警察,都相安无事,这次却遭了灭顶之灾。老沙还在梦里,就被戴上了手铐。老沙睁开眼,看到抓自己的竟是黑子,他疑惑了,说,黑子,你没事吧?
  
  大哥,你觉得现在是你有事还是我有事呢?黑子哈哈大笑,拿枪指着老沙。
  
  老沙更糊涂了,他说,我不明白,我得到的可靠消息只有一个是内奸,刀疤是内奸已经被你给杀了。可是现在,你怎么,你怎么……
  
  还是我来告诉你吧!黑暗里走出个人,把老沙又吓得不轻。一瞬间发生的事太多了,精明的老沙愣是没反应过来,大半夜的还以为遇上鬼了呢?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刀疤。
  
  老沙揉了揉睡眼,说,我没看花眼呀,怎么明明死了的人却站在这里?
  
  黑子和刀疤两人哈哈大笑。笑罢,黑子说,老沙,你既然被抓了,我就告诉你,我这个兄弟心脏长的蹊跷,人家长在左,他长在右。我那天是朝他的左胸开的枪,所以,刀疤当时只是流了点血,并没有丢了性命。这下你明白了吧?
  
  老沙悔恨地瞪着黑子和刀疤,不一会儿功夫,他就像丧家犬似的耷拉着脑袋,完全没了以前的威风。
  
  老沙没想到自己会栽了,而且栽的这么惨。其实更没想到的还在后面呢?
  
  老沙被关进监狱里,一个人的出现又让他吃了一大惊,原来,这里面还关着一个黑子。黑子见了大哥,激动地说,大哥,你怎么也进来了?
  
  老沙仔细瞧了瞧黑子,说,不错,你是黑子,可刚刚外面那个是谁?那个抓我的人不是你?
  
  大哥,怎么可能是我呢?我都被抓进来两月了。还是我哥把我抓来的呢!
  
  什么?你哥?你哥是谁?
  
  大哥有所不知,我和我哥是双胞胎,除了我爸妈,没人能分清。难道大哥见到我哥啦?
  
  老沙摇着头,说,何止是见到,我就是栽在他的手里。唉!天要灭我啊!
  
  作者:王凤国:中短篇小说在《北京文学》《莽原》《星火中短篇小说》《草原》《山东文学》《广西文学》、《作品》《地火》《中国铁路文艺》、《西南军事文学》《青春》、《当代小说》、《雪莲》、《天津文学》《西湖》《作品》《小说月刊》等刊物发表。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滕州作家协会副主席。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