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潮汐是大海的语言

时间:2017-08-05 11:5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匡天龙 阅读:
  潮汐时间表,是大海书籍册页夹缝中的一个独特段落。如果潮水必须生出千万次浪尖,它愿意在某个时间把海水举上潮头;如果潮水必须荡出千万次浪谷,它愿意在某个时间把自己碎裂做短暂喘息。
  
  在古代,人们称白天的海涌为“潮”,晚上的谓之“汐”,合称“潮汐”。摸清某一海域一天低潮或高潮的准确时间,据此可准确掌握第二天和数天后的低潮和高潮时间。
  
  由于地球的旋转,海洋水位的上升由深海向海岸不断传递。当太阳、月球和地球在一条直线上时,就产生大潮;当它们成直角时,就产生小潮。钓友一般选择大潮岛钓、小潮船钓。
  
  北齐颜之推《颜氏家训·归心》有曰:“潮汐去还,谁所节度?”宋苏辙《和子瞻雪浪斋》言:“门前石岸立精铁,潮汐洗尽莓苔昏。”明刘基《江行杂诗》之七载:“坤灵不放厚地裂,应有潮汐通扶桑。”历代文人,感念大海潮事,探寻潮汐秘密,早已有之。他们赞叹的是犹如听马蹄声声、车轮滚滚的气势,还有海浪中混杂着的澎湃激情。当潮汐慢慢退去,大海稍稍恢复平静,这种沉默蕴含的力量,将在下次潮汐到来时成为一种支撑。
  
  见过钱塘海潮的人,无不被那浩然奇观所震慑:惊涛拍岸、万马奔腾、势如破竹……那个时候,一切人造的词语,面对大自然的雄浑力量都无法恰如其分地予以形容。
  
  此时此刻,面对家乡曹妃甸的潮水,我心如大海,时而平静深邃,时而汹涌澎湃。潮水涌来的时候,曹妃甸灯塔的记忆,零落在飞溅的浪花里。眼前的潮来汐去,是否已融入我的心灵呐喊?如果不是,我会将信念放逐于大海,任潮汐一次次来袭,又一次次回归平静。看尽潮起潮落,我的心智渐渐成熟了。
  
  有人说,只要是大海,不论是礁滩,还是防波堤的外侧,总是会有潮流和潮汐相会。尤其是礁滩的突出部分,潮流湍急,在其附近就容易找到分界线。其实,无论潮流融合还是潮来汐去,都是一部自然抑或人生的歌舞剧,一层层推向高潮,又一层层落入低谷。高音或低音,身影或脚印,潮汐像时钟一样,使一排排记忆向沙滩涌来,又把一排排辉煌退回到海的怀抱。
  
  法国作家古尔蒙说过,对祖祖辈辈一直生活在海边的家庭,还有移民到海边生活的人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潮汐更有吸引力。我想,他的意思是说,大海像上帝一样,有时沉思默想,有时激情飞扬,我们应从中领受大海内心深处带给我们的启迪。
  
  许多人可以不去看潮汐,然而一旦听到它的声音,就会情不自禁地爱上它。潮汐就像音乐或电影一样,完全可以成为我们心灵深处的一部分。潮汐是一匹用高低针脚缝制的看不见的奔马,华彩部分必然受到平凡部分的拉扯,才不过分趾高气扬;平凡部分又赖华彩部分的创造提升,才不会偃旗息鼓。
  
  在午夜,在早晨,在正午,在黄昏,在任何一个节点上,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潮汐的曲线变化,随即为之欣喜为之感动为之落泪……我知道我的心,像一位渔人一样跟随着潮升潮降。不必去恨这潮水的波澜不兴,不必去叹负能量的抑制对冲,只要大海在这儿,就不愁下次高潮的到来。
  
  俗话说:得意莫昂首,失意莫低头。有了自身的深邃与宽广,才可能见证潮涌的壮观与安详!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