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天上花开等你来

时间:2017-06-20 22:54 来源:喻莉娟博客 作者:喻莉娟 阅读:
  天上花开等你来。我来了。
  
  轻叩晨心,行于韭菜坪步道,轻放脚,怕扰了晨雾里万千颤动的韭菜苗,晨雾中正酣眠。
  
  大雾漫天,跟着雾行,雾里回响着乌蒙山的寂静。撩开薄雾,看到你了,看到你了,不到半尺高,小脸甜甜的带着雨露,你是那样纤弱,那样顽强,双叶努力向上。你,千百年来,踩着不变的步伐,年复一年。流行的枯叶在这里坠落,时尚的繁花在这里凋零,守着你的美丽,守着你的纯真。我为你而来,为《阿西里西》轻轻地奏响,这轻松自由的旋律,带着人生的欢愉,穿越韭菜坪2900.6的高度而来。
  
  雾起乌蒙,烟至乌江,似雾似烟。浑浑然无影无形,茫茫然无沿无边,寂寂然无语无声。疾则匆匆,往复于倏忽之瞬。迟则缓缓,徘徊于跬步之间。圆而无弧,方而无框。行而有迹,听而无音。驱之不去,招之不来。斥之不语,呼之不应。这就是韭菜坪的雾。
  
  薄雾间,步道上,随意行走,有太多优雅与美丽,恬淡的生活气息,干净整洁的步道,似回荡着夜郎王打马而来的踏歌声声。
  
  立夏日的韭菜坪,不为尘世凡俗惊扰,万千幼小的韭菜努力生长,只为那立秋日的万花怒放。这一年一轮回的韭菜花,长在高山台地,与草为伴,石为邻,高傲的身姿,从韭菜叶间,伸出的杆,笔直细长,顶着小孩拳头大的紫色花朵,高昂地居于花杆顶端。朵朵圆形紫色的韭菜花,密密联成一块一片,一坪一山,变为紫色的海洋。
  
  我沿着这无尽的步道往山上走,步道边台地上的韭菜,时时探出个头,和我打招呼。不知名的小花更是抓紧展现它的美丽,它知道,再有个三月,那是韭菜花开的时节,天地间,那时候只有韭菜花,那是韭菜花开的天地,那是天上的花海。
  
  走着走着,白茫茫的虚空中传来嗡嗡,嗡的声音,似天上的纺车声,神秘悠远。我正狐疑,同行彝族兄弟告诉我,那是风车的声音。在韭菜坪,有一百多个风车,这里的风力发电厂场,正造福于这方土地,这方人。
  
  沿着步道,跟着雾,行到一观景亭,在亭里,独自凭栏,眼前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真是个养心的好地方。同行人先行了,难得单独享受这白雾中的韭菜坪。单独有时候是很重要的,徐志摩在他的散文《再别康桥》中就说过,“你要知道一个地方的真,你得与它有‘单独’的机会。”面对苍茫白雾静坐,有诗一首:雾中韭菜坪白雾好一个白茫茫真干净那是玉皇大帝的帐纱垂坠于此为那万千韭菜嗡 嗡 嗡来至遥远的虚空那是王母娘娘的纺车是韭菜坪山脊上排排风车走着,走着头发就白了看着,看着眉毛也灰了那不是时间的长河留下的痕迹那是韭菜坪白雾给的滋润一时间同行人的头发真成了时尚的“奶奶灰”
  
  舍不得擦掉眉宇间千万颗幼小的珍珠有了你有了这世界罕见的韭菜坪高高在上的韭菜坪多少人向往你那明月清风的夜晚你那白云飘飘的山峦流不尽花海千滴泪走不完曲奇万条径坐着坐着,仿佛一时间,老天眼开了,我看见了,那阳光透过云彩,留下一道道光柱。
  
  云雾慢慢散去,一层层,一缕缕,时而回旋,时而舒展,那危崖突兀的山峰,充满着神秘。那幽壑纵横的谷底也变得柔情万种。这水墨丹青的画面,是谁的神来之笔,那样的写意,那样的漫不经心,那样的随性。
  
  我看见了,那曲折的上山路,如远道而来的黄河九曲回肠,直上这乌蒙山脉的高峰。看见了韭菜坪海生物化石,展示着它的悠远。看见了,那贵州的高度,两千九百零六米的高度。看见了,风车傲立,一排排风车踩着舞步,把我的梦从天涯,送到你的身旁。延绵起伏的群山,泛着紫光的野韭菜花,轻歌曼舞的云海、薄雾,韭菜坪的美令人心醉。
  
  农历的八月左右,这时正是韭菜化盛开的季节,漫山遍野都开放着美丽壮观的韭菜花。那形状如蒲公英的韭菜花球点缀在绿色叶片之间,争奇斗艳,犹如波浪般一浪跟着一浪随风而动,好似一片波澜壮阔的花海,把整个大韭菜坪装扮得绚丽浪漫,蔚为壮观。
  
  花海中,韭菜坪恋歌飘逸,在那韭菜花开离天不远的地方,烧一堆柴火,吃着烤洋芋。白云在身边,小鸟在眼前,阳光洒在盛开的韭菜花上,染红了你和我的脸,还有那手边的云彩,我悄悄告诉你,幸福在最美的云上花海。
  
  当落日掩隐在西边的群山之下时,晚霞万丈映红了整个韭菜坪。
  
  从遍地金黄的奢华,到日落西山后霞光万丈的壮美,到暮霭蒸腾波澜万状的豪迈,韭菜坪变幻莫测演绎了一段美丽的神话!群山如长龙,龙脊上的风车排排,夜幕间,风车亮着灯,给星星指路,给月亮照明,天上的街灯通明。
  
  韭菜坪,上帝为自己建造的居所,如此这般!
  
  这时候有人在喊,大家快走了,去石林。我离开观景亭,去石林。
  
  韭菜坪石林,那是天上石林,哪里有夜郎神兵。这石林和其他的石林不同,它是绿色的,藏于灌木、藤蔓丛中。藤石相缠盆景式石林,难辨是树木挤进石头,还是石头里生长出树木。树木、藤蔓、石头相依。石上有林,石上有树,树中有石。
  
  石林边正跳着《铃铛舞》。彝族铃铛舞清脆的声,送去遥远的祭奠。彝族兄弟给我讲述铃铛舞祭祀意义。
  
  说完,他对我笑笑说,我们的一个组合“黑山彝人”,将登上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节目。见他自豪而腼腆的样子,鼓励他说,你们一定能取胜的。他说,其实只要能上那个舞台,我们就已经很高兴,很满足了。只要能够把我们的家乡赫章,把我们的家乡的大舞台韭菜坪,唱出去我们就到达目的了。是不是一定取得胜利并不重要。我们的根在这里,永远在韭菜坪这个舞台上歌唱。你花开时节再来,我在韭菜坪等你。
  
  说着对大家说,来来来,大家唱起来,跳起来,《阿西里西》哈。歌声响了……阿西里西,阿西里西,丘冬作那的,丘冬作……阿西里西,阿西里西,大家快来做游戏,大家快来做游戏。阿西里西,阿西里西,人人快活笑嘻嘻,人人快活笑嘻嘻。
  
  所有人一起唱,一起跳。唱过高山,跳过草原,在宽阔的草原上围着圈跳,不断有人加入,这快乐的圈。圈越来越大,一层两层三层,欢快的歌声一遍两遍三遍。穿过天上石林,跳过阿西里西大草原。高高的韭菜坪,高高的韭菜坪陶醉了,陶醉在欢乐的歌声中……

上一篇:江南樱红
下一篇:鼓岭的回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