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江南樱红

时间:2017-06-20 22:57 来源:喻莉娟博客 作者:喻莉娟 阅读:
  人间四月天,正是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时节。迎着小雨,走进赫章江南樱桃林,那可真是“满院春风, 惆怅墙东,树树樱桃带雨红”。樱桃红了,我醉了。樱桃红红的脸,它吸收天地之灵气,熟透了,有人在说,“吃江南樱桃,品初恋的味道”。
  
  风轻轻吹起,樱桃仰着红润的脸颊,挤身季节专属的舞台。立夏之日,正是粒粒丹珠抱翠枝时。小雨浇湿了樱桃的锦衣,叶间栖息的小精灵,在雨后阳光照射下,耀眼的梳妆,旋转着艳丽娇嫩的身段,着实可人。
  
  一望无际的樱桃树,釆摘观光园里,采摘人在林里吃饱,摘出来的买走。在喧嚣蜗居的城里人,向往田园清新广阔的天地,这是乡村旅游文化的亮点。三五成群的游人,欣然进入绿荫成排的果园,最享受的还是那种,幸福自由地采摘,与樱桃的亲密接触感觉。
  
  现今互联网时代,抢拍,晒美图,成为时尚,江南樱红的信息,从青叶间挤出,奔走在市井和网络,鲜红的果实问世了,一声声惊嘘声奔走相告,江南樱桃红了,樱桃红了……江南新农业发展,也走在时代的行列,网络销售,商贩入农院收购多渠道进行,和樱桃同样有着火热激情的果农,幸福着这一季的收获。
  
  装满筐的红樱桃,着实讨人喜欢,她娇小可人,营养价值在果品行业独占鳌头,被誉为水果中的“钻石”。同行朋友介绍,“樱桃好东西,对痛风、关节炎等病有特殊的食疗效果。樱桃含铁量较高,比苹果高 20-30倍,铁是合成人体血红蛋白 、肌红蛋白的原料,在人体免疫、 蛋白质合成 、能量代谢等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也与大脑及神经功能、衰老过程密切有关。”我笑着对这朋友说,你是樱桃专家,说得一套套的。
  
  江南樱桃,和别处的不同,通体的红,肉头厚,甜味纯正,没有兼味。只因这里的人杰地灵。地处乌江两岸,有母亲河的乳汁;七星关耸立,有诸葛孔明祭坛的仙气;有大小七星山,有乌蒙的灵气;有中国工农红军的精神,才有今天这里的富饶美丽。
  
  江南,一个乌蒙大山里特有的美丽名字,是赫章县平山乡江南村,它是梦江南,赛江南的地方。这里的七星关,是古时川、滇、黔的咽喉要道,沧桑的古驿道上,至今有马帮脚印。这里是乌江河的上游六冲河,流向长江,东入大海。在江南同心广场,只见崇山峻岭,云雾悠悠,遥远的东海天边莽莽苍苍。
  
  站在七星关眺望,远处山脉顶上一个个小山堡,错落有致,远望就似天上的北斗七星。相传三国时期,诸葛亮南征,到这里,见此滔滔江水和险要雄关难以前行,面对七星山群,搭台点灯祭旗,当七星灯亮,七星山群也变得透亮。诸葛亮七星坛祭祀,那是传说而已。我所看到的七星山,造物主是那样的神奇,你会感觉啊,就是天上北斗星的化身?当地人说,七星山外“还有一个外七星”,我向群山的更遥远处眺望寻找……一个人沿古驿道走行,抚摸着石地上,那如玉碗一样的马蹄凹印,仿佛听见千百年来,这里来来往往,马帮的铃声;听见一次次攻关守关战斗中,战马嘶鸣。自古以来,七星关就是川、滇、黔的交通要冲,历来为兵家的必争之地。古驿道崖边,着名的七星关刻石摩崖,还依稀可见,路边上,有一个岩洞,遥想当年人们行走于此,在此憩息。
  
  现如今这里的樱桃一树树,一片片,甚是美丽。远处三个衣着鲜艳的大姐,正从古驿道走来,一红两蓝。三人差不多的打扮, 头上包着红白色的毛巾,身上系着花围腰,粉红袖套,都背着一背樱桃。也许是见了我在给她们照相,她们放下背篼,歇下来。
  
  我走到她们跟前,笑笑。她们也笑笑,对我说,看看,你给我们照的相,好不好。要好看的才留下来哈,才能发你们的朋友圈哈。我说,那肯定,你看,你们都好看。你的衣服和樱桃一样红,好看!你们两个衣服和天一样的蓝,好看!你们的脸和樱桃一样鲜,好看!说得她们不好意思,转过头去笑。
  
  交谈中,她们客气地请我吃樱桃。我说,不用了,刚才在江南樱桃林里吃了好多呢。你们这是摘去卖?我看这她们背篼里红红的樱桃,很是喜欢地说。
  
  红衣服大姐说,“哪里有卖的,我们这是在亲戚家林子里摘的,背回家自己吃。我们那里没有,地方高了,种不了樱桃。”说着,她又请我吃,虽然刚吃过,我还是忍不住,这鲜红的小精灵的诱惑,抓了一把慢慢吃。她接着说,“我们没得樱桃,我们有核桃,核桃下树时,我们给她们送核桃,嘿嘿,还人情哈。”
  
  我说,你们这些地方好,不是樱桃,就是核桃,都是最着名的了。你们赫章就是“中国樱桃之乡”“中国核桃之乡”。
  
  她们笑了。
  
  红衣服大姐笑着说,“我们这些地方能生长这些东西,又有政府些指导帮助,我们就有好生活了。苦,是苦点,不过现在也不比你们城头人差。”
  
  她朴实的话语中带着骄傲,让我看到她们的满足。
  
  说着她们走了,背着樱桃,消失在远处古道边樱桃林里。
  
  我在六冲河边,樱桃树下的磐石上,静静地坐着,看着河水。今年春季的雨水不多,河里的水不算大,不过它还是有滔滔之势。
  
  此时,仿佛看见当年红六军团政治部主任夏曦在涉水过河,在急促的江水中起伏挣扎,渐渐不见身影…… 那是在1936年,红军长征来到此地,江桥被毁,3月1日, 夏曦涉水过河,去动员已改编为贵州抗日救国军,第一支队的席大明部队随红军北上,不幸溺水身亡,成为红军长征途中最高职务的罹难者。遥望岸边耸立的夏曦墓碑,萧克上将亲笔书写“夏曦同志之墓”几个字清晰可见。当年的硝烟已成过去,而这里留下多少红军的故事,这块土地上洒下多少烈士的鲜血,似那殷红的樱桃,年年樱红,是永远的纪念。
  
  如今,两岸山坡上多是红樱桃,古驿道光滑如玉的青石之边,有古韵响起。每年的四五月间,樱桃挂果,好像一簇簇红玛瑙,是那么地鲜美可人,有多少人来这里赶樱桃节……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