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秋到鲁中

时间:2016-11-27 14:08 来源:章丘晨报 作者:许凤霞 阅读:
    1
    动车,一路向东。

    鲁中多丘陵。当这一片平原飞过来,我平静的心湖蓦然澎湃。只为这无垠的、绿意的、丰饶的、深沉的土地,我们的衣食父母。

    突然我的眼里噙满泪水。眼前浮现出父亲微驼的脊背。他一生都在用自己的脚丈量土地,用自己的身躯耕耘土地。我不能忘记父亲面对土地那近乎朝拜的目光,以及双手由于常年侍弄土地而青筋突兀、关节肿大。

    记忆里,哥哥姐姐每晚都轮流为父亲揉捏颈肩、胳膊。那些醒着的夜晚,他被疼痛折磨着。可他依然眷恋着土地,即使病魔缠身,来日不多,他还是强撑虚弱的身躯,每天都要去田野里转一圈。

    他用目光那样温柔地抚摸着那些庄稼。夕阳里,我远远望着父亲投在土地上的剪影,不再挺拔,甚至瘦小。曾经那样高大壮硕的父亲,宠我在他宽阔的怀抱里撒娇的情景,即刻苏醒。

    土地孕育的粮食,一直是被父亲奉于祭坛的。他对土地始终敬畏,从不曾慢待一分一毫。

    今,秋又漫步鲁中。土地,依旧峥嵘。庄稼,孕期将满。我的父亲,与不能割舍的土地,终是再见。孤独中,已是走了12年。

    2
    这秋天的、鲁中的土地,自古多情。

    动车飞驰。当大片的青纱帐接天飒飒,我知道,此刻我正在高密东北乡穿行。莫言、红高粱、诺贝尔奖,这些烙着“高密”鲜活印记的名词,如窗外之景一个个闪来,瞬间发酵。

    “高粱红了,莫言就回来了!”这句火了高密民间的流行语,莫言回应相当幽默:“其实玉米黄了我也回来,小米黄了我也回来,播种的时候我也回来,只是大家没有看到罢了。”

    这是莫言,一个最会讲故事的乡土作家,因为创作从未离开生他养他的这片土地,而沁满芬芳,一路抖擞,直至问鼎世界最具含金量的诺奖。这在莫衷一是的中国文学界,犹如雷霆,撕裂长空。

    土地给予他营养。土地上的人们赋予他灵感。土地上那些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俗雅的故事,让他背负了不能不说的冲动,不能不写的责任。于是他饱蘸这块土地的血与泪,火与光,用深情,诉说着对这块土地的眷恋。

    青纱帐,鲁中的青纱帐,鲁中高密的青纱帐,正走在成熟的路上。那个一直将粮食奉若神明的莫言,想必正在打点行装,准备回往高密东北乡吧!

    高密东北乡,生我养我的地方,美丽的胶河滚滚流淌,千山万水我也不能将你遗忘……

    3
    哦,难道是初秋飞雪?这覆盖的一望无际的白,是何?

    定睛望去,嗬,原是齐崭崭的蔬菜大棚。难道我来到了传说中的寿光蔬菜高科技示范园?这可是国内唯一一个举办“世界菜博会”的地方呢!

    蔬菜,是土地幻化出的精灵。菜篮子工程,是某种意义上发展与文明的标杆之一。此时,我想到了央视制作的“舌尖上的中国”。

    食物,对于中国人来说,不仅仅是温饱,还是追思、希冀与传承。从一张张餐桌,一份份美食,一个个中国人,我们见证生命的诞生、成长、相聚、别离,我们咂摸味蕾上的亲情、人情与乡情,让世界有滋有味地认知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

    土地,是沉下的色彩。粮食,是朴素的语言。这个初秋,我与庄稼一起站立鲁中。于是,我听到了最纯、最美、最宁静的内心。

上一篇:带一本书去水乡
下一篇:周庄的雪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