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石碾没有忘记

时间:2016-08-06 15:54 来源:喻莉娟博客 作者:喻莉娟 阅读:
    旧州,沐浴了灿烂阳光后,暴雨又给我们洗礼。雨后,夕阳从乌云中露出半张脸,撒下千万条金线,照耀着这条苍茫的大道。这是两条近两公里长的大道,它是如此地开阔遥远,远到与天边相连,与云端相伴。走上这条茫茫的旧州机场的跑道,有多少思绪在碰撞啊!

    眼前,这通往天边的开阔地,今天作为机场的功能早已退化,解放后,先利用做军垦农场,后来又转为养殖场。而今我们漫步其间,大建设的热潮扑面而来。一排排挖掘机长长的巨铲,举起时在原野上显得特别有“肌肉感”,嘎嘎嘎嘎的马达轰鸣声,激动着人心。这里,正改造为低空飞行练习基地。改造工程,正进行得热火朝天。新的跑道即将展现在旧州大坝上,新型的现代化机场将以另一种姿态造福于民。

    而草坪上有一群鹅,却十分地悠闲,在宽阔的青草地上迈着方步,悠哉游哉,尽情享受这如画的葱绿草坪,与热火朝天的建设工地形成十分有趣的对比,也更映衬出工地的繁忙。见我们走来,一只狮头鹅闪开它的大翅膀,向我们嘎嘎大叫,不知是欢迎我们,还是向我们示威。想来,应该是前者吧!一头水牛躺在泥塘里,抬头向天,摇动着一对弯角,甩着一身泥浆,一头牛犊四蹄撒欢,从远方奔向它的母亲。啊!黄平旧州机场,多么地诗情画意啊!

    机场的青草坪里,还躺着巨大的石头碾子。这是当年建设抗战机场时,留下的压路机械。看看这一人高的巨大的石滚子,再看看旁边正在作业的现代化机械,你就可想象,当年的建设,是多么的艰苦,黄平人民,付出了多少辛勤的汗水,才能完成这么壮阔的工程。据说,原本有12个大石碾,现在还有两个保留在旧机场跑道边,另外两个,则摆放在黄平县革命历史陈列馆里,石碾上刻着“打到日本”四个大字,今天还清晰可见。

    历史,石碾没有忘记啊!

    黄平,其名来源于旧州万亩大坝,地势开阔平展,“厥土为黄”,因而得名。旧州历史可追溯到战国,是当时且兰王国之“首府”。且兰国和夜郎国都是那时的古国。三国时代的“牂牁”郡治,也在旧州,蜀汉派马忠为牂牁郡太守,马忠当年就住在旧州。可见这里自古就是军事重地,具有厚重的历史文化。

    石碾,没有忘记。在这万亩大坝之中,黄平旧州飞机场于1941年动工兴建,黄平及周边十多个县的老百姓十余万人参加了机场建设。12个大石碾,每个石碾都需要近百人拉动。1943年,机场完成第一期工程并开始启用;1944年,扩建为甲级航空站机场。可以说,黄平旧州抗战机场,是黄平和周边兄弟县老百姓用肩膀,流着血汗拉出来的!

    机场建成后,陈纳德将军领导的“飞虎队”(即美国第十四航空队)一部驻守旧州。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飞虎队”的战机在旧州机场频频起降,先后参加了长沙会战、湘西会战、武汉保卫战、衡阳保卫战等著名战役,给日本侵略军以沉重打击。

    机场建在黄平这宽阔的黄土地上,纵横交错的河流,让它具有了天然的伪装。日军的侦察机虽曾多次侦察,而旧州机场终因群山环绕,河道与跑道平行,北面有农田、村舍和茂密的树木,具有天然的掩护作用而安然无恙。从1943年秋到1945年春,旧州机场的中美空军同日本空军作战数十次,击落日机120余架,并多次成功地轰炸日军地面部队,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

    离机场几公里的飞云崖边上,一道刀砍斧劈的山崖,凿有12个如屋似厅的巨洞,12个洞,洞洞相连,这就是当年的弹药库,也是一个日军侦查飞机无法发现的保险库。

    在日本飞机肆无忌惮地轰炸了我国的其他机场后,进入贵州独山时,突然出现每天100多架次的中国飞机,迎头阻击。日本人哪里知道,在贵州的山地里,黄平旧州会隐藏着这么多的飞机。黄平旧州飞机场在抗战时期发挥了重要的战略攻防作用,是中美联盟反抗法西斯光辉历史的见证。

    我看见,石碾静静地躺在这块土地上,它的脚下,铺垫着厚厚的绿草,它的肩上,披盖着厚厚的绿苔。碾身斑驳,时代沧桑,在这块宽阔的黄土地上,它厚重如雕塑,沉稳如卫兵,世世代代守卫着旧州大地。

    我看见,石碾边,草坪上,一簇小红花正开得蓬蓬勃勃,大雨之后,越发鲜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