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春天的艳遇

时间:2016-02-18 23:50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那天妻从外面买菜回来,一进门就说:“哎哟,好热,热死人了!”我知道,她的感叹虽不免夸张了些,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倒是真的。即使偶然变了天,那风,也不像隆冬的刀子般刮人了。古人说得不错,吹面不寒杨柳风啊。

    杨柳到底开始发芽没有呢?如果我们总是呆在家里,是很难探知春天的讯息的,那么,让我们走出去吧,走到春天的大街上,去感受温暖的春天!

    才走到楼下,我就能感受到和煦的春意了。瞧,小区的那些绿篱,冬天里原本一派死寂的,这几天,也悄悄地鼓起一些叶芽儿来。如果换成大城市里来的学生,看了小区绿篱上的嫩芽,一定会以为,嘿,这里的茶树发出好多新芽喽!

    小叶女贞抽出的叶芽像茶树枝头的芽,大叶女贞的嫩芽就大不一样了,枝头上冒出来的嫩叶,一接雨露和阳光,便噌噌地疯长,像用充足奶水喂出来的婴儿,见风就长,肥头大耳,粉脸肥嘟嘟。从上年修剪的平面上看去,那些嫩叶,以嫩绿为主,叶面上敷点儿浅红,迎着阳光的那一面闪耀着晶莹的光芒。在南国,这些大叶女贞,深冬里就窜出一簇簇新芽,它们简直不能称之为叶片,明明是一簇一簇的花嘛,红艳艳的一片,比春天的红花还热烈。

    大叶女贞噌噌地往上长嫩叶的时候,红继木早就沉不住气了,它们的叶子一直是红色的,越是在春天,红色越浓,浓成深红、紫红、老红。你要是过点细,不但能发现它们的叶子是深红的,就连它们的干和茎都是红色的,全是深红和老红。假如你再细心点,你就能从它们细密的枝梢头发现一粒粒玫红色的花骨朵,这些花骨朵真的只能称“粒”,因为它们太小了,如果不是花苞尖儿上现出的一丝丝玫瑰红,我宁愿相信它们只是些芽孢。

    在城东大道东山酒店旁边,有一棵樱桃树,这棵樱桃树可没有半点儿谦逊的意思,那一树花开得粉嘟嘟的,花瓣儿张开,把刚刚钻出来的细叶儿全都忽略了。开放的花骨朵全没有一点儿次序,想开在枝头就开在枝头,想攒聚在一起就攒聚在一起,想孤芳自赏时,就一朵花独占一根枝条,想凑热闹呢,便七八朵,十几朵挤在一起。你如果把它们看成一群娃娃,就一定能听到他们嘻嘻哈哈的笑闹声。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朱自清《春》里的语句:“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我眼前的花是樱桃树开出来的,跟桃树和杏树可能是近亲,它们的花瓣大致差不多,粉色,小花瓣,开起来成团成簇。想想看,当早春里花们都还在试探着往不往外跑的时候,有这样一树樱桃花大大方方地炫耀在枝头,还是能给春天带来抑制不住的活力的。

    我又想起“花团锦簇”这个成语,用在这树樱桃花上也许很合适。这些成团成簇的花大体呈粉红色,那些已经长出来的嫩叶大都呈暗红,屈曲盘旋的虬枝则是深赭色。这棵樱桃树的旁边是浓绿的香樟树,粉红的花团在浓绿的背景下显得格外醒目。

    再往前,夹在两棵香樟树之间的是一棵木兰花,这种木兰,花和叶一起舒展,花是洁白的,跟普通的玉兰花相似,叶是鲜绿的,映着阳光的叶片,那鲜绿,绿得晃人的眼,被其他花瓣和叶片遮住阳光的,则呈现出暗绿,使得这些花和叶有了一些儿稳重。

    春天向来都是不太安分的,无论是桃花、李花还是梨花,它们一出来,便带着挑逗的意味,把一些少男少女撩拨得春心躁动,把那些沉睡的春心挑逗得荡漾起来,如果再加上一支出墙的红杏和一支带雨的梨花,就该把个文文静静春天搅得天翻地覆啦。

    我是不是也算个不安分的市民呢,如果不是不安分,我为什么要带了相机,到大街上去寻觅春天呢。我的寻觅是卓有成效的,那些闪亮的嫩芽,那些散发着幽香的花朵,不是都奔赴到我的镜头里来了么。就在前几天,我还在抱怨今年的春天来得迟呢,没想到,宜昌城里的春天,就这么悄悄地来了,事先也不跟人们打个招呼,这算不算一种邂逅的艳福呢?

上一篇:闪眼的迎春花
下一篇:玉兰花的春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