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评论 > 正文

散文在行走中壮丽-读王剑冰散文集《大雪无言》

时间:2015-08-30 20:24 来源:王剑冰博客 作者:付秀宏 阅读:
    散文写作是行走和心灵相互印证的一种方式。王剑冰的散文集《大雪无言》,以山水卷轴、家国深情的心地镜像,开创了属于自己独特的语言方式、叙述节奏和广博气息,生动而具象地落实在那拉提草原的丹花、飘峰山上的红霞、普者黑的灵魂等广阔意象之中,从容而淡定,悠长而深厚。

    作为一代散文大家,王剑冰依持内心的虔诚与敬畏,连缀起中华大地上的大运河、北京鸟巢、岭南梅岭、江苏徐州、洛阳香山,黄河壶口、开封汴梁、内蒙古鄂尔多斯、云南曲靖等风景名胜,同时他秉承诗人的语言透境与悲悯,吟咏了列子、潘安、白居易、李商隐、杨开慧、季羡林、罗阳等古今人物,从而将行走中的诗情感念定格于氤氲着人文精神和生命光华的字字珠玑之间。

    没有行走元素的散文作品,会让人感到有些缥缈;相反,山水风景的在场、生活元素的在场和历史人物的在场则别有一番天地,非常值得“尊重”。但这并不是说,它就是散文的内核。如果没有联想和镜象,这样的散文很难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散文,因而一位散文家——他真诚“行走”之外,更需崇尚内在的“质地”。“为关节装上翅膀”,从而发掘散文家独特的直觉、心弦和肃然,这才是散文大家的艺术真谛所在。

    我想,王剑冰在“为关节装上翅膀”方面做得相当令人称道,他将文化地域的精神位格和古今人物的的个性气韵交融在个性品赏中,转而又从个人生活意识转向普世生存空间,在感知、体验、想象、理解、沉思与对话中,提升精神高度,凝结象征色彩,从而其散文品格既有地气又富才气,更具灵气。

    虽然真实的行走见证直观,但正是这种直观——可以开启一个散文家的内心、生活与外在山水风物,并经由“天人合—”联结为一个整体。在《大河壶口》这篇散文中,“天人合一”的哲学化语境让壶口瀑布把散文家的快乐与苦痛的悲鸣溶汇一身,其时王剑冰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进而慨叹中华民族母亲河的精神气质。他运用以己度物的方式,使壶口瀑布带给人的感觉和情态与内心的情感巧妙结合起来,给予人无穷的震撼力。

    王剑冰喜欢的写作主题,更多的是自然、山水、人物,既有儒家的奋力呈现,更兼道学的心灵寄托、佛家的仁慈开悟。书中缅怀先哲的散文《圃田的列子》,以触摸普通人的生存本质开悟坦荡心境,融通自然又超离于自然。圣人无语,借山水而言语;圣人有道,借山水而布道。宁静和谐的艺术意象源自亲身观瞻、体验和塑造,好的散文作品也是这样。

    书中,王剑冰以他的广识博学,运用自己的情感和沉思方式,把对民族、地域、家国的寻根式心弦一一呈现,给予风物以宁静尊严,赋予人物以灵魂内涵,最终创造了人化移情的诗思空间。

    散文家行走的目的,在乎心灵拨发,在乎时代原点、精神元点的叹问与兴答,王剑冰先生用生命和激情去拥抱山水风物——美的节点和瞬间,使其复活,使其永恒。但是,行走散文的表述必须精致,熠熠为光,以精美的语言去统领这方天地。王剑冰以其独有的语言特质,让我们听到了山水的呼吸和心跳,看到了一个个站在历史时空深处的伟岸身躯。

    一篇又一篇散文具有多大的时空感,散文家就有多大格局。这个格局是人文与历史光芒的亮度,是人道关注的尺度,是人世经验的深邃回响力。王剑冰在生命情感与思想的行走之中,统摄以往、现在、自然、人文,最终发散为一种时空一体隐隐回响的格局。唯如此,散文家才能不断展开博大的卷轴,让作品在行走中壮丽。

    (作者系北京《绝妙小小说》月刊主编)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