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奇伟瑰怪的坛子口风景

时间:2015-08-30 13: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到柴埠溪坛子口去游览时,我才真正体会到王安石所说的“奇景在险远”的真谛。那一次,王安石跟他的兄弟们去游褒禅山,半途而返之后,后悔不已。后来他在《游褒禅山记》中写道:“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而褒禅山,正是“入之愈深,其进愈难,而其见愈奇”。难怪王安石随大流退出来之后,会捶胸顿足的!

    我深知王安石其悔之所在。这次到五峰柴埠溪去旅游,我决定不跟旅行团一起走,我要自由地游览,以便看到奇伟瑰怪非常之观。

    9月30日一早,我们花一百多块钱租专车去了坛子口。

    早上,天下着小雨,坛子口景区门可罗雀。我和妻是那天的第一批游客。我不知道,在我们之后,还有没有第二批、第三批客人,如果不是开发者修建的台阶,我们几乎以为是进到原始的峡谷里去了。

    穿过一座小树林,眼前突然豁然开朗。我们面前竖着一座陡壁——千层岩。千层岩高出我站着的台阶很多,岩顶树木蓊郁,一片葳蕤,乍一看,像一位巨人临谷而立,岩顶的绿色植物便是巨人戴上的绿色帽子,这帽子耷拉着帽耳,是怕峡谷底下吹来的凉风把人吹感冒了吧?朝着峡谷的那一面大致整齐,一层垒叠起来的岩石,仿佛一位还未出师的泥瓦匠的杰作,又像是屹立着的巨人一张大写意的脸,你不必计较他眼睛鼻子嘴巴的比例,他能够大胆地挺立在峡谷边上,给你一片雄奇的风景,你已经够感人了。

    那一刻,我站在悬崖的栈道上,脚下是几百米深的峡谷,我的腿肚子直打颤,拿着照相机的手微微地抖动,脊背紧紧地贴在崖壁上。我不知道,当初,施工者是怎样在悬崖上架设栈道的,倘若一不小心掉进峡谷,那该是怎样可怕的后果啊!

    这时候,峡谷底部已经升腾起雾霾。我之所以称它为雾霾,是觉得峡谷里的云雾不清晰,显得灰蒙蒙的,是不是其中还有峡谷人家的炊烟呢?

    我们继续沿着栈道走向悬崖下方,此刻,我们正对着千层岩的中下部,已经能看见峡谷底部葱茏的树木,谷地的树木十分旺盛,如果在战争时期,谷地里藏着千军万马,你不到跟前,你根本就发现不了。现在我们从悬崖上看,只能看到翠绿的峡谷的山坡。

    我略懂一点地理知识。我知道,这样的大峡谷,是当初地壳激烈运动的产物。那一刻,地下的板块被猛烈地撕开,有一些板块迅速下沉,另一些板块飞快地凸起,由于某种力量的作用,我们面前的千层岩一升再升,终于升到相当的高度,而它附近的板块一再下沉,沉到柴埠溪底部,上部和下部相差了几百米,才呈现出眼前的奇特景观。

    我注意到千层岩脚下的深坑,那个坑大致呈圆形,坑边上有堆积的火山岩,那一定是地下涌出的岩浆凝固而成的,当地壳巨变的那一刻,千层岩底部涌出来的岩浆,一定把千层岩底部灼得通红。假如地底下还有一股力量把千层岩往上顶,我不知道,它会一直往上升多高。

    感谢上帝让千层岩只拱出峡谷几百米,不然,我不知道,我有没有信心把悬崖上的栈道走完。

    就在我注视峡谷底部的深坑时,我突然感觉到,我的头一阵晕旋,两腿发软,裆里发紧,那感觉十分难受。

    我记得,年轻时,我并不是这样。1984年我登华山,在华山北峰峭壁的栈道上,我一个人攀缘而下,栈道上的木板稀稀拉拉的没有固定好,栈道底下是万丈深渊,可是,我居然如履平地。那会儿,我朝谷底看了几眼,但见谷底云雾缭绕,小鸟的啼鸣清脆婉转,阳光照耀在峡谷里,悬崖上和峡谷里的树青翠欲滴。那一刻,我根本没有什么恐惧,有的只是快乐和自豪。

    没想到,30年之后,当我站在柴埠溪坛子口风景区的悬崖之上,我会有那样恐惧的感觉——唉,到底是年纪大了啊。我那么喜欢游山玩水,结果到了险峻的地方,却感受不了快乐,岂不是遗憾的事情!

    峡谷里的云雾在蒸腾,我注意到,刚刚走上悬崖的栈道时,我能看到很远的峡谷,可是现在,云雾正在悄悄地填塞峡谷,从我站着的角度看,峡谷似乎正在长高,长高后的峡谷让你觉得,它不再那么险峻和可怕。

    峡谷在身后是不令人害怕了,可是,竖立在面前的石阶,却一点都不让我轻松,我真想学小孩子喊一声:“哎哟,我的妈耶——”为什么要喊妈呢,那石阶太陡啦,它砌在笔陡的石峰上,两边几乎悬空着,要不是云雾弥漫,让我看不清身后的万丈深渊,我不知道能不能爬到石头梯子的顶上去。可是,退回去吧,我不甘心,往前爬呢,头晕眩,腿发抖,我只得手脚并用,右手扶着栏杆,左手搭着石阶。既然退回去不行,我只得硬着头皮,一边爬,一边安慰自己,我就要爬到石阶的尽头了,爬吧,爬吧!

    石阶的最后几步,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着上去的,石阶的尽头是一小块石头的平地,周围有树围着,像有意给攀登者设置的休憩地。我站到平地上之后,还紧赶着向前走了几步,才敢回头向石阶下望去,如果不是云雾的遮蔽,即使站在石头的平地上,我的腿也会继续颤抖的。

    在石头的平地上休憩了一会,我再慢慢走到石阶的入口处,探头朝下一看,哎哟,那险峻,真让我为刚才的冒险捏一把冷汗!

    来坛子口之前,谁会想到坛子口景区会那么险峻呢?也许,我知道它这么险峻,我就不会来了,可是,我要是不来,我到哪里去欣赏如此奇丽的景色呢?

    胡祖义简介
    1979年毕业于长江大学,中学高级教师,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1978年发表小说处女作《究究》,翌年获“湖北省建国以来三十周年优秀作品奖”。2002年6月发表中篇小说《鸳梦难续》,2003年发表长篇小说《战马· 女人·岁月》(选载),2004年11月出版长篇小说《马殇》,2005年1月出版长篇小说《梦断云水》,2008年6月出版长篇科幻小说《探月奇遇记》,2012年6月出版长篇历史军事小说《玉帛》,2013年4月出版散文集《消失的彩虹》。2015年6月出版《探月奇遇记》漫画版(与漫画家李学军合作)另出版两部教学专著《高中语文教材教参指南》和《中学生作文津梁》。现致力于山水游记的写作,写有三亚、珠海、香港、澳门、黄山、九寨沟等游记100余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