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激情漂流写诗意

时间:2015-08-11 23:44 来源:贵州日报 作者:任芙康 阅读:
    他告诉家人,将出门漂流一趟。

    空中航线与高速公路联手,6个多小时,便让他从渤海岸边,移身于黔东南崇山峻岭中。之前尚未涉足过漂流的他,此番举动,实乃突发奇想。既是“处女漂”,就须物色个有来历的地方,遂千里迢迢,远征施秉县杉木河。20多年前,一帮时尚青年,筚路蓝缕,跋涉寻觅,惊见此河。整装试水,一漂成功。年复一年,杉木河以他处不及之诸般优长,声名远播,牢牢奠定其“华夏首漂”的宝座。

    接踵而至的电瓶车,将一律短打扮的男女老少,送抵漂流起端。定睛看去,路边的野花,叫不出名字;崖壁的杂树,叫不出名字;头顶的飞蝶,叫不出名字;脚下的爬虫,叫不出名字。于是恍惚起来,造型精巧的商铺、甬道,统统视若无睹,只觉沉潜于隔绝尘世的静寂。抑或知了的鸣叫,河水的喧哗,同伴的召唤,亦仍是世外桃源的天簌。

    一条橡皮艇可上两个人,胆大者只身独漂,会被同意。岸边司职指点的水手,个个面容和善,逐一检视,救生衣穿戴稍有草率,毫无通融,扣艇不放。

    码头这一段,河面宽约20来米,流速从容,几乎无人踌躇,雀跃登艇,尽显英姿勃发。多为异性结伙,好照应。当然,两雄同艇、双雌共飞亦不在少数。他的艇友,曾于别地漂过,新老搭当,令人心安。坐定之后,仰身上望,两岸峭壁高耸而紧凑,白云蓝天只是一条不规则的窄条儿。平时都知道,人之吸氧,均在无知无觉间。可此刻分外奇异,氧气居然带着又鲜又嫩的味道,扑鼻而来。扭腰一捧清水入口,同样的鲜与嫩,会在周身穿行。

    离开码头不久,缓缓漂移的皮艇,开始磕碰颠簸起来。不远处,出现一个由水势落差形成的浅滩,转瞬间,皮艇顺流而下。前边一只艇上,撩起惊喜的尖叫。异响似乎成为某种挑逗,河流即刻还以颜色,炫技般露出撒野的本相。一个水滩,又一个水滩,前后的尖叫开始变味。滩与滩的间隔,愈来愈短;滩与滩的高度,愈来愈玄。水流轰然声中,怪石交错,蛮横挡道,皮艇拦腰撞击,再即将弹回,多番重锤,反复摔打,酷似可怜虫惨遭群殴。与此同时,前后左右,频频人仰马翻。

    艇友果是老练,吩咐他蹬腿坐直,紧扶艇帮,而勿有其他举动。多数皮艇翻掉,皆因操作过度,以为手持木棍,撑离挡路之石,可免冲撞。殊不知,欲与水势作对,就必遭落水下场。这伙计话音未落,皮艇卷入一段前所未遇的险滩。惊涛骇浪中,似觉悬空翻转,对方“哇噻”一声,只叫出一半,两人已脱艇而飞。这架势干脆之至,不问青红皂白,所有来客,概无商榷,咣当一下,扣进一口沸腾的水锅。世上没有后悔药,漂流可作此话上佳注脚。

    待他浮出水面,用脚一够,潭深无底。此时此境,于“旱鸭子”而言,救生衣便是绝对的护身符。显然,滩险浪急之下,翻艇与否,与你的游泳技术无关,与你的漂流经历无关。稍后现身的艇友,享受般地腾挪着,兴奋无比:你说,你说,是不是翻了更痛快?千真万确,似乎从这会儿起步,成了落汤鸡,有了透身爽,体内开始漫溢出漂流的奇妙。皮艇开拔之后,身份、地位一笔消解,人人平等,挨撞、呛水,均需“亲自”,旁人无法代劳。

    漂离深潭不久,又一个险滩候在前头。他早有察觉,每一险情凸显之处,都有水手值守,为漂客保驾护航。卫士们目光专注,炯炯有神,一有状况,即可纵身搭救。故而,越到后来,皮艇汇入倒海翻江那一刹,他全能“事先”料到,所有漂流者,都会远离凶多吉少,品尝绝处逢生的幸运。就在皮艇再次被恶狠狠地掀翻之后,他忽生怪念,如若有谁期盼来生心切,不妨选择漂流式投河,体体面面的断送,既无自尽痕迹,反倒挥洒出悲壮色彩。

    二人重新翻身上艇,竟有些乏了。皮艇懒洋洋地漂着,可看出河也累了。拐过一个几呈直角的弯道,水面甚宽,一列老少招手吆喝,数人径直下水,等在前面,做出拦截之态。临近,方明白他们殷殷呼唤,俨如迎候亲戚,请你上岸用餐。腹中其实早就饥肠翻动,添加粮草可谓恰逢其时。但前后皮艇,多做漏网之鱼,以“赶路要紧”婉谢而去。可惜这些游击餐摊,欠缺选址构思。艇上男女,纵使富甲天下,此刻亦会身无分文,现钞、银行卡之类,均锁存下游终点。又设想,即或有法支付饭钱,湿淋淋的衣裤,裹缠毕露的身架,山民众目睽睽之下,谁又有本事,将山珍、河鲜吃出坦然和愉快?

    虽无口福,不必遗憾。一段平顺的水路,可作精神补偿,小波微澜,聊以休闲。河水流出悠悠节奏,但觉柔情甫去,诗意又来。之前20多里的汹涌澎湃,当然尽可抒情,但那种匆促,那种猝不及防,往往让人别有专注,即便化作诗行,无非类似较劲之口号。平心而论,刚柔对照,后者跟诗意挨得更近。

    皮艇舒缓前行,基本无须人工操控,令他与艇友的交谈,有暇逐渐拓宽。不聊不知道,一聊真奇妙。二人初次谋面,一居岭南,一居燕赵,而天下太大,圈子太小,彼此相熟之君,竟有五位之多。

    “瞌睡虫们,天快亮了……”忽听岸上水手高喊,一语双关。惊觉过来,四下环顾,静静移动的皮艇上,坐姿甚少,多为睡相。时有斜阳暖身,闭目假寐,实在选对了地方。很快便有水声哗哗,到得跟前,果然“天亮”,远处的河堤与建筑,露出终点端倪。约达千米之遥一段河床,以延绵始终的坡度,鬼斧神工,谱写出活蹦乱跳的漂流绝唱。左冲右突的水流,臻于左右逢源,让每艘皮艇,不分尊卑高下地,收获八千里路凶和险、勇士荡平万重山的快感。

    急速腾跃中,他为此行窃喜,漂流俭约又奢侈,端的是一项高级运动。无惊无险没有意思,有惊有险才有意思;险到夺命没有意思,惊到落水才有意思;距离过短浅尝辄止没有意思,水程适当余勇可贾才有意思。而杉木河,居然如此深谙漂流真谛,表现优秀,分寸可人,一切恰好。

    终点码头,张张笑脸,各有含意,展露给全体凯旋者。刚刚同舟共济的水上健儿,迅速“相忘于江湖”,四下散去。广告牌图文并茂,期望人们铭记杉木河洗礼,欢迎岁岁重温,以加热迎对人生激流的豪情。空气里,布满肉类烤熟、薯类蒸透的香味。他一概忽略,包括免费的热水冲澡。第一时间领出手机,报告远方,大功告成。

    电话那头,竟无多话,只有连声“好、好、好”。他不知道的是,自"浪子"启程之日,就开始忐忑漂流的家人,这下也靠岸了。

上一篇:万山景区朱砂红
下一篇:合川钓鱼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