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时光里的江南

时间:2015-06-23 20:41 来源:旅游散文网 作者:郑丽婷 阅读:
    黄梅时节,冷雨频频,扰乱着我不安的心。

    黑夜,死寂的沉默,电脑微弱的光芒为我照明,却在不觉间映衬我的萧索。明明暗暗之中,一片寂静。

    似乎很久没再黑暗里踌躇,所以总也有莫名的躁动。又开始陷入怀旧的梦,即使知道醒转成空。我依旧在这半熟悉半陌生的城市里一个人流连在这莫名的触动中,回望来时的道路,去往未知的旅途。

    这不过是驿站,停留也总有期限。还是会搁浅,那仅有的时光。与弟弟一同上课放学,一路石头剪子布,真心话或是大冒险。或是夜晚一起归家,阴暗的角落,总会有温暖的手掌,给我安定的力量。

    甚或是每次分别,都依依不舍,我看在眼中,却无可奈何。

    如今,依旧是千里相隔,原来从习惯中抽离,原是如此不舍。

    而我,却无时无刻不在作别。

    只是对江苏的告别,许是再盛大不过了。

    从杭州开始,到苏州结束。我不知世人眼中的西湖是怎样的景况,西湖十景,只是名字已足够让人倾心。然而当诗意与现实重叠时,我却只记得曲院风荷和三潭印月。残荷,无月,皆是唯美的残缺。然后涉足意料之外的岳王庙,沿着历史的纹理,一失足就陷入纷至沓来的回忆。看着初中课本上的画面与真实的视觉重合,在时光打马而过的瞬间,感慨万端。以前的我,无论如何想不到会是这般的以后。而站在所谓以后的我,却在怀念单薄的青春里真实的以前。转眼,已是七年。

    杭州别后,马不停蹄,赶往西塘。初见,并不温暖。冷风像是要我撕裂一般。走在街上,细雨扑面,更是加深寒凉。真正心生喜欢,是第一眼在桥上看到的景象,雨后洗净的古镇,依稀可见黛瓦白墙,众多在脱落或者褪色的墙,无一不在陈说历史的沧桑。小桥流水,对岸的人家,红色的灯笼依次排开,迷醉了西塘温和的夜。无数次梦里江南,终于在此刻如期遇见。走在巷道里,无谓偶遇马蹄或者邂逅丁香 ,此刻,不是归人亦不是过客。

    别后西塘,赶赴周庄。经陶庄后离开浙江。一河之界,已是苏与浙。四年,我终于站在我心心念念的地方。时光并未阻断,对江苏的热忱还是一如既往,未曾有丝毫的改变。
周庄。中国第一水乡。名不虚传。

    只有所定格的一幅又一幅的画面,诉不尽的缱绻,道不完的痴缠。

    言语无可表。贞丰桥,富安桥,双桥,景色如画。或是桥上远望,或是徜徉船里,只是如此,亦是欢喜。岁月静好,人还未老。

    我想我喜欢苏州,大抵还是因由旧称,姑苏城。初次出游,却像旧友。余秋雨曾说苏州是一个垂老的城市,迄今已有两千五百年历史,满身伤痕。或许他独具慧眼,我无法细致地看出它的风光抑或心酸。不知为何,潜意识里苏州是一个没有欲望的城市,它只是安静地繁华,在一个古老的位置里,生生不息。 千百年来,洗不去的是烟雨气息里,那古老的熟知。

    苏州,苏州,仅是默念,心下已安萦于心而无法释然,当是那首《枫桥夜泊》了吧。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失意文人的千古绝唱,当真不负盛名 ,喜爱之情油然而生。

    于是,寒山寺。

    香火鼎盛。我不知道慕名而来的人为何而来,但我心知,我为寒山,亦为张继。

    往事蹉跎,千年已过。抚今追昔,所面已不是当年的寒山寺。张继听到钟声也早已殒于他失意的渔船,而今,风轻云淡,物我皆忘。

    似乎有木鱼之声,缓缓沁出佛音: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去日苦短,来日方长。

    然后,启程,回返,苏州站。

    火车开动的那一刻,我心里黯然,只能不停地重复,再见,再见。

    时隔数年,还会再见。

    这段旅程,匆忙而仓惶,像极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

    只是,老去之前,万水千山,人生不过百年,总想一一走遍。

上一篇:苏州美女
下一篇:被水浸泡的周庄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