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开门见山的沙坝茅坪

时间:2017-06-20 07:44 来源:松桃网 作者:石一鸣 阅读:



 
    跨越世纪的苗家爱情

    对于沙坝河乡茅坪村来说,用“开门见山”这个成语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自从那次和冰雪走进这些隐藏在大山深处的寨子之后,我一直在想,这样的一块地方,该用一个什么样的词语来概括才会合适呢?在脑海里总是闪现着许许多多或优美或忧伤的词语,这些词语又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里消失。直到有一天早上,在一个网站上看见一篇文章——《深山里的桃花源——毛坪苗寨》,我本想也用这个题目来写茅坪,然而我又想,“桃花源”这个名字用得太烂了,因为凡是隐藏在大山深处,并且环境优美的地方,基本上都用"桃花源"给予命名。而茅坪村,我不想用这个已经泛滥了的词语再安在她的身上,我怕对不住她。从其本身的自然环境来看,她早已具有了桃花源的本质因素,我又何必外在地给她戴上这样的一顶信手拈来的帽子呢?其实,茅坪村在我看来,这里四处都是高山阻隔,开门就能见山。不管是开前门,还是开后门,映入眼帘的总是一座座绵延不绝的大山。这里永远是跟着这些大山有着割舍不断的关系的,茅坪人就是靠着这些大山繁衍生息下来,于是我姑且用“开门见山”这个成语来概括她吧。

    茅坪的山水

    在我走过的地方中,八十坡作为松桃最大的林场,是保持得比较完好的一块未受污染的生态和文化净土,或许是人们追求返璞归真、重返大自然的理想之地。茅坪村就处在八十坡的西南端,一条清澈明净的人字形小河从村里缓缓地向着沙坝河流去。这人字形小河,其实是两条溪流,一条从北面而来,一条从东面而来,在茅坪村的一个叫做新寨的地方汇聚。从北面流来的溪流,在两岸岔开的山沟里,分布着茅坪村的各个自然寨。这里面的每个寨子,我没有全部到过,也无法叫出它们的名字。在很久以前,我曾到过其中两个最大的苗寨——茅坪和炮楼山。茅坪苗寨和炮楼山苗寨都是建在一个半山腰上,房子呈梯状一级一级地向山顶伸展。在这里,要找到一块大的田地,那是很困难的。这里的田地都是一层层的梯土,依着山势,从河谷走向山顶,从低处走往高处。一溜溜,一线线,一沟沟,一坡坡,好大一片,极有韵致。弧的线,弯的勾,挺的脊,直的梁,一笔一画,都像画家精心的描画,刚直,妩媚。那几十栋小木屋,也参差错落地打坐在一台台梯土上,成为画家最温馨的点染。当然,还有那些隐蔽在山林深处的寨子,只能听见鸡鸣声、狗吠声,以及那清澈透明的溪水在山沟沟中流动的声音,显得更加神秘和寂静。

    我的故乡在八十坡以南,和茅坪共饮着八十坡的山水。我的故乡那边,把沙坝河乡的苗族村寨都统称为“安花”。而茅坪,是最典型的“安花”称谓。我们那边的人来这里,都是说去安花,而从来不说去沙坝,因为沙坝只指乡政府所在地。在我们所唱的苗歌中,我记得有这么的一句:石岘安花十八堡。我想,茅坪村肯定是其中的一堡。要说安花,听沙坝的人说,以前叫做“安化”。从“安化”的意思来说,我宁愿理解为安抚与王化。或许当时的政府为了安抚王化掉这地方的苗民,便用这个名字来给这地方命名。其实,任何的王化与安抚,总是有着征服与被征服,总会有着臣服和反抗。这个地方可能当时已经被征服了,也才会有“安化”之意。后来,用“安花”来代替,虽然名字听起来温暖了些,但是,我们不知道这是用多少的血和泪才把这朵花抚平。

    现在的茅坪,是已经安化了。重新走进其中的自然苗寨,我们不难发现,这里的苗民或许是为了躲避屠杀和镇压才来到这里的,否则,谁愿意走进这么一个开前门后门都是大山的地方。幸好这里河水清流,土质良好,于是村民们就在一座座陡坡上砍木伐林,放火烧荒,起造房子,开凿田地,在这里定居下来。经过了几百年的生存繁衍,创造家园,形成了今天的村寨规模(茅坪村是沙坝河乡最大的一个村,全村几百户人家,三四千人口,其中以吴姓居多)。虽然这里群山环绕,交通闭塞,但是却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热情好客。如有客人走进寨子,真有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描述那样:“便邀还家,设酒杀鸡作食。”酒至半酣,则以苗歌与客人对唱,可谓尽情尽兴。在这里,每每夜幕降临,家家炊烟袅袅,邻里阡陌,鸡犬相闻,伴随着归家的农夫,真是一幅幅优美的乡村画卷。

    茅坪的山石

    八十坡山脉从盘信七星坡一直延伸到沙坝河,被沙坝河断开。在沙坝河西岸,储存有质量居全国第二位的石英石。而盘信这一带,石头的主要成分基本上都是大理石。可是处在中间地带的茅坪村,它的石头主要成分却是红砂岩。这种红砂岩,在茅坪村东面小溪的源头,一个叫猫儿岩的村寨最为突出。有红砂岩的地方,易形成丹霞地貌。在中国著名的丹霞中,石头都是砂岩性质的。这些丹霞地貌其中以广东丹霞山、福建武夷山、江西龙虎山、浙江江郎山、湖南崀山、贵州赤水丹霞等最为著名。在中央电视台《地理中国》栏目中,播了一期《赤水神奇》,专门介绍赤水丹霞,其中印象深刻的是对“赤水”为什么叫“赤水”进行的解说。因为赤水地区的岩石是红砂岩,容易被水冲蚀,所以赤水是红色的就不足为奇了。

    红砂岩,从古至今,造就了很多艺术建筑和艺术品的诞生,而且源远流长,很多都成为现在的区域性标志,比如巴黎圣母院、罗浮宫、英伦皇宫、美国国会、哈佛大学等。红砂岩的高贵典雅气质以及其坚硬的质地成就了世界建筑史上一朵朵奇葩。红砂岩作为一种天然的建筑材料,被广泛地应用在商业和家庭装潢上,产品有红砂岩圆雕、浮雕壁画、雕刻花板、艺术花盆、雕塑喷泉、风格壁炉、罗马柱、门窗套、线条、镜框、灯饰、拼板、梁托、家居饰品、环境雕塑、建筑细部雕塑、园林雕塑、校园雕塑、抽象雕塑、名人雕塑、欧式构件、砂岩板、镂空柱、镂空花板、塑模假山、景观雕塑、装饰雕塑、水景雕塑等。所有产品均可以按照要求任意着色、彩绘、打磨明暗、贴金。并可以通过技术处理使作品表面呈现粗犷、细腻、龟裂、自然缝隙等真石效果。

    可是,在猫儿岩村寨,红砂岩最大的用处就是用来做石磨、石臼,用来砌保坎。在猫儿岩,每家每户都有石磨、石臼,并且保坎砌得扎实、可靠。当我询问一些老人,这些石头是从什么地方取来的,他们说屋背后很多,是从上面挑下来的。为了寻找这种石头的来源,我和冰雪走到一处断崖下,从崖上掉落下的几块大石头,从它的断侧面一眼就能认出这种带有细沙状的石头。这种石头能在红色沙地上形成大面积的存在,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茅坪的山石是红砂岩,为什么会处在石英石和大理石的中间地带?这样的问题有待地理学家来解释。因为一种石头的形成,总是与地壳运动有关。在这里,我不懂地理,我只是对这种红砂岩产生兴趣。这种岩石深埋在泥土之中,上面是茂密的植被,猫儿岩的村民们在它的上面种植庄稼,它不像在松桃县城这一带,红砂岩基本上都是裸露出来的。

    红砂岩上的肥沃土地养育了茅坪人,而且红砂岩为这些建立在半山腰上的房子筑牢了地基,以致这里的人们世世代代安心地生活着,不会害怕房子有一天会倒塌。

    茅坪的山林

    十年前,我还在师范读书的时候,曾有一次从我的家乡团寨,沿着八十坡山脉下的溪流,穿越茅坪的山林,到沙坝我二哥工作的地方玩。十年前的那次穿越,特别是穿越猫儿岩到茅坪新寨的那段路程,我曾经这样写过:

    我有生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像这一带这样的环境,一条不宽的小河,蜿蜒盘旋在崇山峻岭间,一条小路,夹于小河而下。一路上,我把鞋子脱下。路时而在水中央,时而在水边,弯弯曲曲,大概有十多里。我走得疲惫不堪,但是葱郁的两岸树林,让我体会到了大自然的生命。各种树木顽强地生活在悬崖绝壁上,是那样地生机勃勃、坚韧不拔。枝叶繁茂,遮映这条寂寞的小河。冷冷清清,虫鸣鸟叫,水流风吹,一切归于自然。为了解闷,突然想起了《神奇的九寨》这首歌,于是放开嗓子,高声大唱。一曲既罢,赏心悦情,不知不觉又走了许多山路。山路十八弯,沟沟坎坎,让人心焦,却不免要产生一种惊叹:人在画中走。这里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树有林,有鸟有虫,……而唯一缺少的是人迹。寂静无边,就是这里的特点。我带着一种对自然的景仰,慢悠悠地逶迤在这条小河里。我想,这里如果能够是人类生存的环境,我宁愿在这儿过着清闲、野逸的生活。只可惜,我接受了文明的熏陶,我只能去追求文化的极刑。风景如画,却没有人来欣赏,这是一种悲哀。当时我产生了一种激烈的想法,总有一天我要来抒写这样的环境,让他走出荒凉。

    十年前,我记述了我穿越时的想法。十年后,当我和冰雪、吴政望重新走在这段路程时,我的心里产生了更大的悲哀。这里的小路被通村公路代替了,小溪依在,可是两边大片的杉树和枞树被砍伐了,只见光秃秃的大山被树木滚过的痕迹,偶尔见一些杂木依然在抗争着生长。这里通公路了,车子开进来了,树木倒下了,车子开出去了,山林没有了。这是现在茅坪的现状。当然,杉树和枞树被砍伐后,其它树木得到了生存的空间,又重新填补空虚的地方。虽然这是冬天,依然看不出一点萧条的景象。

    我们走在马路上,准备寻找吴政望的山羊拍照,然而偌大的山林中,却一只山羊影子都看不见。山羊被山林吞噬了,它们在茂盛的山林中去寻找它们需要的食物。一路上,吴政望跟我们讲,这里的兰草有几火车。他说,最近几年,一些外地人进入沙坝河乡收购兰草,一场刮起兰草收购风在沙坝河乡上演,成百上千的村民们都上山挖掘兰草出售,现在好的兰草都被挖完了。于是他带我们走进一处山林,告诉我们兰草的生长环境、兰草的种类等等。我们在山林深处见到了几种兰草,但都是一些普通的。然后他又告诉我们,这地方有几根榉木和楠木,都是珍贵的树种。在这里,我是第一次认识榉木和楠木的。

    当我们走到一片全是杉树和枞树的山林时,吴政望对我们说,赶快给这片茂密的树林拍张照,她马上就要消失了。这片树林的主人已搬到盘信去了,他把这片山林卖掉了,马上就会被砍伐。看着长得这么好的山林,马上就要消失了,我们的心里感到无比痛惜。吴政望对我们说,这条路没有开通之前,这里的树林是非常完好的。其实,我也领略过了。只是他又说,光靠卖这些林木,是不会发财的,只有想办法改变,才有出路,这么好的山林,用来养殖,就是最好的天然牧场。

    对于这些天然原始森林,身居深山老林的茅坪人,应该禁止乱砍滥伐,改变“靠山吃林”的落后思想,山上的森林不是“上帝”只传给你的,还要留给子孙后代。如果现在把树木砍完了,山秃了,一定会带来泥石流等自然灾难,因为这些地方是红沙地,容易发生泥石流。茅坪人,应该像吴政望一样,通过广开思路,想出一条既保护山林环境的同时,又可以发家致富的路子。我想到那时,茅坪的幽兰之谷、山羊之乡才会在自然环境的优美中更显现出她的无限魅力。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