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平塘藏字石记

时间:2016-07-06 06:04 来源:平塘旅游网 作者:梁衡 阅读:
    十月里因事过贵州黔南,甫坐未定,当地领导就急切地说,我们这里出了一件奇事。平塘县有一巨石落地,中裂为二,裂面处凸现“中国共产党”五字。我说,世上哪有这等巧事?对方说,凡初听者都不信,人家还讽刺我们说,莫不是穷疯了,编此奇事诓人,因此我们特请专家进行了鉴定。

    第二天,我即驱车平塘,出县城后又蜿蜒起伏疾驰60多公里,折入一谷地,忽山青水秀,绿风荡荡,原来已进掌布河谷。沿谷地深入数里,弃车行至一村,名“桃坡村”。村口矗立一巨木,是一棵有500年树龄的枫香树。前不久,于夜深人静时,此树轰然倒裂,现留一十多米高的树桩,三人不能合抱,桩上又发新枝。而倒地的树干压折一棵老银杏后横卧于路,如壮牛猛虎,气势逼人。树枝已被削去,粗者如腰,细者如臂,散落于路下田中竟占地一亩。未见奇石先见老树,邈邈古风,幽谷中来。

    绕过古木,是石砌小路。路旁有宽深一米的水渠,水清见底,水中草蔓飘舞如带,石子莹润如玉。

    我自少年时代一别三晋名泉晋祠之水,就再未见过这样清澈透亮的山泉。不觉心头一紧,才意识到大自然库藏的珍品真是越来越少。沿这条清水古道缓缓而上,过一滩,名浪马滩,碧水平泻,乱石如奔马。过一泉,名长寿泉,因乡人常饮此水多高寿而名。两岸陡崖如壁,竹木披拂,藤缠草覆,绿云扑地。渐行至河谷段,隔水相望,对岸悬岸下有两棵十多米高的大树,树荫中隐隐有物,导游以手相指说那里即是藏字石。要观石,先得过一吊桥。桥迎壁飞架而去,人一过桥即与悬崖撞个满怀,我不由举首仰望。壁立如削,峰起如剑,云行高空,风吼谷底,忽觉人之渺小。桥左有一对巨石,即为藏字石,从现场看,此石从石壁上附落而下后分为两半,相距可容两人,两石各长七米有余,高近三米,重一百余吨,右石裂面清晰可见“中国共产党”五个横排大字,字体匀称方整。每字近一尺见方。笔画直挺,突起于石面,如人工浮雕,在这行字的前后,还有一些凸出的蛛丝马迹,不成文字。我大惊大奇,实在不敢接受这个现实。天工虽巧,怎能巧到这般?虽然我们也常在石壁上发现些白云苍狗,如人如兽,如画如图,但那也只限于形象的比附。今天突然有巨石能写字,会说话,铁画银钩,颜体笔法,且言政治术语,叫人怎么能相信,怎么敢相信?

    但是,面对这块一分为二,内藏五字的石头我们又不能不信。经地质专家鉴定,该石是从山体上剥落下来无疑。现离地15米处的石壁上还有附石下落后留下的凹槽。而山体、巨石及石上的字体,主要化学成分都一致,说明它们共生共存,浑然一体。字体也没有人工雕琢、塑造、粘贴的痕迹。这字的成因则由海绵、腕足类等生物形成化石,偶然组成这个五大字。巨石附落时,受力不均,沿字的节理处剖裂开来。据测算,石之生成距今已二亿八千万年,而附落于地也已有500年,在长年的风雨侵蚀中,化石硬度稍高,就更凸现于石面。过去于两石间长期堆秸杆树枝,石旁又有两株大树遮掩,从没有引起人的注意。今春,为推广景区风景,当地举办一摄影活动,村支书王国富在清扫此地时无意中发现这石上的五个大字。石中藏字的消息逐即传开。

    看过奇石,我又大体浏览了一下周边的风景。由奇石处上行有藤竹峡,因遍生藤竹得名。此种珍奇然植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其细如丝,其柔如藤,却属竹科,缘壁附崖,牵挂缠绕,两岸数里如金丝织就,一片灿烂。有抱石崖,崖面均匀生出圆形石卵,如鱼眼鼓突,如恐龙遗蛋,有足球之大,共366颗。当地人说此石30年一熟,会自然拱破石壁,接续而生。其余路边景都十分可人,如光硬的石壁上会钻出无根之松,郁郁葱葱;滩里巨石上无土无沙,却杂树成林;水中的群鱼细小如豆,会逐人腿而吻,称“吻人鱼”,都为别处之少见。掌布河流域本就风景奇特,早在7年前就已辟为旅游开发区,今发现藏字石更锦上添花。自然中有奇巧之事也有科学之理。因为任何事物都事物可以看作无数个点的排列组合,大自然在无限的时空中总组合出最理想图案。著名科普作家阿西菲夫说过:“如果把一只猫放在一架打字机上,只要给它足够的时间,也能打出一部莎士比亚。”而这种万年、亿年才有一遇的巧事竟幸临平塘县这个布依村寨。这是天赐旅游良机,助民致富。村民已借天成的“中国共产党”五字增设了红色旅游主题,于石旁空地立16面石碑,简述中共一大至十六大的梗概。

    这石两亿年前天生而成,500年前自然坠地,其时村口一株枫香树又破土而出,而在今年,忽一日树断枝裂,石中藏字惊出人间,这一连串巧合莫非天意?我离开村口时,我又细端古树,怅然有思。地方同志见状问有何建议,我说有两条。一者,此卧地断木是天赐史书,叫我们牢记过去。可剖光断面,展其年轮,呈于游人。并可标出哪一轮是500年前,哪一轮是1840,是1921,是1949年,直于树断字现之年的2003,当更显厚生,更有新意,二者,天降“中国共产党”五个大字,是要我们自警自策,与时俱进,当地党政部门一定更要爱民忧民,年有新政。不只让百姓感到石上“中国共产党”之奇,更要感到身边的中国共产党之亲。这才不负天之祥瑞,民之殷情。

    梁衡,当代作家,山西霍州人。1946年出生,196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历任《内蒙古日报》记者、《光明日报》记者、国家新闻出版署副署长。是著名的新闻理论家、散文家、科普作家和政论家。任人民日报副总编辑、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博士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记者协会全委会常务理事、人教版中小学教材总顾问。曾荣获全国青年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全国优秀科普作品奖和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荣誉称号。主要作品有科学史章回小说《数理化通俗演义》;新闻三部曲《没有新闻的角落》、《新闻绿叶的脉络》、《新闻原理的思考》;在散文创作方面,过去二十年主攻山水散文,深得古典山水文章的传统,行文草本有灵,水石有韵。近年来又致力于人物散文,特别是历史名人的写作,《红毛线、蓝毛线》等在社会上引起较大反响。有散文集《夏与秋思》、《只求新去处》、《红色经典》、《大无大有周恩来》、《名山大川感思录》、《人杰鬼雄》、《人人皆可为国王》等。其中《晋祠》、《夏》、《跨越百年的美丽》、《把栏杆拍遍》等多篇散文入选中等学校课本;《壶口瀑布》被选入上海七年级(上)语文教材,《美丽的晋祠》被选入鄂教版六年级(下)语文教材,《这思考的窑洞》被选入粤教版高中选修4《中国现代散文选读,《跨越百年的美丽》写的是玛丽•居里发现镭的故事,入选人教版语文六年级(下)语文教材。

上一篇:相见恨晚说平塘
下一篇:大山包的女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