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正文

在全球化语境下谈旅行文学对翻译的启发

时间:2015-05-01 16:21 来源:互联网 作者:符白羽 阅读:
    一、导言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我们的存在已经越来越成为一种流动的存在。就像注定要在海上漂泊的荷兰人一样,移民的浪潮有增无减,许多人开始过着居无定所,漂泊不定的生活。消费资本主义需要产生的是“欲望”,在拉康看来,它是一种社会性的需要。欲望是没有边界的,这使得以民族国家为核心的传统中心,以及一系列的外围、边缘秩序被打破。全球的经济交流与互相依赖已经削弱了民族国家的自治性,一种后民族的全球气候(post-national climate)正在逐渐形成。人们开始会有意识地追寻一种归属感,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散居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在所到之处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建立自己的教堂,以确保自己的宗教与信仰不淡出历史舞台。然而哪里才是他们真正的家呢?有些移民发现他们虽然是犹太人,但这里未必是他们的家。在这个流动的社会中,家成了一个随时间地点而变化的概念。人们在寻找家的过程中,在流动的,开放的,混杂的空间中,渴望重新找回自我,构筑自己的精神家园。

    文化散存与旅行文学的产生与发展息息相关。首先笔者在这里要讨论的是对旅行文学本体论的认识。西方人最早到海外旅行始于13世纪,此时西方接触中国文化主要是通过来华基督教士的译作和著述。而古老的中国文化从罗马时代就与西方有了交流。文学不是外在于我们的客体,而是我们生存的一部分,特别是对于旅行文学来说,无论是从它的发展历程还是从它对社会结构,尤其是文化结构的影响来看,旅行文学已经不是单纯的文学作品,它也含有道德说教、权力扩张的因素。这是一种权力的散播(dissemination),更具体地说,这是一种软权力,与传统意义上的硬权力不同的是,它是以文化冲突、价值观念等形式进行传播的。这类旅行类作品往往叠印着历史的、政治的、社会的多元决定因素。下面笔者将具体讨论翻译是如何在旅行中找到启发的。

    二、穿越了时空的旅行与翻译

    通过对两者的比较我们可以发现,旅行和翻译的共同点在于,无论是对于旅行者,还是翻译者来说,他们所经历的都是一种穿越了时空的旅行,是一种自我价值的发现,也是自我与他者之间张力的一种体现。通过旅行,他们克服了空间距离,然而在时间面前,一切都仅仅是乌托邦。每一个语言现象都有时间性。原作不仅仅是一个单一的文本,它是不固定的,打上了历史的烙印。我们每使用一个词,就等于是打开了它的全部历史,使得空间上的距离缩短。这是语言的历时性在起作用。而当语言在穿越了不同的空间时,它所遭遇到的对象也会有所不同。另一个国家的读者在读到这些通过翻译介绍过来的作品时,在他们眼前所展现出来的这个世界是否还是译者眼前的那个世界?而译者眼前的这个世界又是否还是作者心中的那个世界?一个文本在进行语境移植的同时也在进行语境重构(recontextualization)。这是由翻译的传播本质决定的。译者在翻译这些作品的时候,他要肯定的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审美因素,还应努力展现各个层次的话语实践。这是全球化背景下一个译者应有的责任,而翻译与文化之间的关系始终是无法抹杀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对旅行文学的翻译更应该是一种文化现象。它能把对外来文化的复杂情感转化成为一种对多种声音的有意识的归入。译者所接触的地带(contact zones)是一个交流的地带,即便是不平等的交流,也是一种跨文化行为(transcultration)。这也就是语言的历时性和共时性。

    三、领土扩张与文化扩张

    旅行往往暗示着暂时的无家状态和流浪式的存在。它意味着从主体从一个熟悉的环境中迁移出来,到达另一个相对陌生的世界,并且通过各种方式适应这个新的世界。翻译与旅行的共同点在于一个跨越(trans)的过程,文本从一个目的地转移到另一个目的地,这是一种文化的移位(displacement),它常常意味着两种不同文化的碰撞与交流。这种中西方的交汇在早期能促进民族身份的形成。我们现在所说的“西方”普遍指西方基督教世界的那一部分,虽然西方的概念,包括英语的概念已经变得日益复杂,这一点我们下面将要谈到。这显然与十字军东征,大量的翻译与学习是分不开的。比如意大利耶稣会士利玛窦(Mathieu Ricci 1552—1610),就擅长用儒家的经典来解释基督教教理,他旅华期间,利用西方的知识开始了对神秘东方的渗透。传教士著作不仅流传中国,而且也流到日本、朝鲜等国,对东西文化交流影响很大。又如,1042-1043年丹麦人入侵英格兰,“使国家四分五裂,人民道德沦丧”,于是大量的拉丁文著作被译为英语,翻译的目的就是要帮助人民振作起来。“翻译是挽救英国语言,确立民族意识,加强民族团结的有力武器”(廖七一 6)。

    译者在翻译的时候同作者在旅行的时候一样,经历了一次非同寻常的文化体验。如果我们追溯一下旅行或者旅行文学的历史与起源,不难发现它与殖民地的发展休戚相关的关系。比如,从18世纪开始,英国人对异国他乡发生了奇特兴趣,大量的旅行作品由此产生。这一现象很大程度上是由英帝国向外扩张领土引起的。领土的扩张自觉或不自觉地带动了文化和价值观念的扩张。这是旅行和翻译的共同造成的客观结果。扩张是确立重组世界的新的认识论的起点。

    全球化干扰了我们把“文化”概念方式。在这之前,文化的涵义一直都是与一个固定的地方性的概念结合起来的。如果说以前的领土扩张的目的是为了文化和价值观念的扩张的话,那么在一个全球化的社会中,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它所造成的结果,那就是文化的非领土化扩张正在或者已经形成,而文化“单域性”的特征正在逐步消解。从这个角度来说,翻译的目的不再是为了构筑某个特定的、泾渭分明的“民族身份”或“民族国家”,它要考虑的问题是一种文化对策的问题,把文化看作一个有机的整体来对文化进行定位。

    四、旅行者和译者眼中的世界

    在对各种旅行作品的翻译中,首先我们可以考虑从审美的角度进行分析。在旅行中,最先吸引人们眼球的永远是那些对异国风光的美妙描绘,那么就要求译者的文字也应力求与主方语言同样优美,所谓译者不可无文,就是这个道理。只有这样,译作才会使读者产生亲密感,达到介绍与传播异文化的效果。

    但是仅仅是译文的文字优美,它就可以称得上是一篇好的译作了吗?我们这里要重点谈到的是在翻译中在语言层面之外,对原语文化价值的取向。随着以全球化为特征的现代社会与消费越来越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文化研究正日益取代传统的翻译研究,翻译也经历了另一个范式的变迁(paradigm shift)。从原来的以精确和对等作为翻译的标准,到对是否有一个翻译标准的质疑。也就是说,翻译作为一门学科(如果我们可以把它当作一门学科来看的话),它在常态情形下所共同遵奉的楷模(examplars or shared examples)已经遭到破坏。这是一种对传统的断裂,是规范的打破,而不再仅仅把美学看作反映现实的镜子。这样一来,人们开始对权威性和文本的原初性产生了疑问。西方作家笔下所指涉的是否是一个真实的东方?在他们对东方的描述中常常充满了矛盾的叙述。在英国人詹姆斯·希尔顿的代表作《消失的地平线》中,描写的就是一个超越了现实世界的香格里拉,是西方人创造出的一个乌托邦。这是一种将东方世界过于理想化和美好化的情况。另一种极端则是用恐惧和厌恶的眼光看待远在“中心”之外的“边缘”文化。在西方人眼里,东方曾是鞑靼人的天下,拉丁语中的地狱即是Tartare。在西方人笔下,东方人被刻画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刻板形象(stereotype),根据《韦氏大词典》的解释,它指的是个人或某个群体对他人或别人的群体持有的一种过分简单化、公式化的理解、观点或形象。着迷于东方文化的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1877-1962)就曾经说过:“虽然我对中国人很有好感,但这种好感中同时也夹杂着一种反面的危险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应该把中国作为一个和我们势均力敌的竞争者来看待,她可能是能给我们带来好处的朋友,也可能是能给我们造成伤害的敌人。” 在后殖民语境下,正如刘禾在《跨语际交际》一书中所说,一种非欧洲的主方语言可以通过翻译被客方语言所改变,或与之达成共谋关系,也可以侵犯、取代或篡夺客方语言的权威性(38)。

    德国汉学家弗兰茨·库恩(Franz Kuhn,1884-1961)提出用“传播、传递”(??bertragung)或“解释、说明”(Verdeutschung)来代替“翻译” (??bersetzung)。这样看来,旅行不再是中性的、远离了政治及意识形态和利益冲突的行为;相反,它成了这类行为进行的场所。翻译也同样是如此。旅行文学所特有的异质性(generic heterogeneity)使得文本在被重新阐释时,有被误解的危险。在再现文本意义的过程中,新的文本意义随时可能出现。“异”可以用来表示自己所不了解的一切。然而不了解是了解的起点,误解也可以是理解的前提。

    英国学者多利莫尔(Joanthan Dollimore)认为,历史不再是客观的、透明的、统一的事实对象,而是有待于意义填充的话语对象。文本也是这样。语言是人的一种存在方式。也就是说,一旦译者作为一个主体进入语言,就被语言所控制,但这并不意味着不能体现他的自我意识。原文本虽然遭到了种种质疑,但译者作为阐释的主体,却不是作为外来文化被动的接受者,更重要的是,作为历史文化的积极的建构者,简单地说,因为历史的原貌无法恢复。哪怕是使用了再快捷的交通工具,旅行并没有消除空间和时间的距离,而是缩短这种距离,因为不可能真实地再现原本的物质的客观世界。互文性译者会表现出一种批判性的叛逆和价值选择。这种选择指涉存在状态的多元性。这就给了译者一个重新讲述故事的机会。早在1924年,德裔犹太人霍勒斯·卡伦(Horace Kallen)就首创了“文化多元论”这一提法,从此“马赛克”一说开始出现。多元学派者认为,文化不是封闭的个体。多元文化理论针对的主要是美国的大熔炉理论。它要求通过翻译的手段进行对话,赞成一种批判式的协调。价值多元论是针对长期统治西方思想传统的价值一元论提出来的,认为价值不可和谐共存。英国当代政治哲学家伊赛亚·伯林(Isaiah Berlin,1909-1997)强调把历史看作一个由过去和现在的无数选择构成的不确定过程。在他看来,由于人的价值选择活动,以及由此形成的人的自我创造性和人性的不确定性,决定了人类历史必然不是单一的,而是多样多面的、不可预见的。他的观点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发。

    翻译体现着译者主体性的发挥。翻译之所以是一次再阐释的过程,是因为它体现了译者的自由意志。这种自由意志,实际上是一种目的论,它把人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译者应秉持着后现代的观点进行一次解除权威的翻译。在此过程中,译者会同作者一样,经历一次复杂的文化体验。对于文本来说,一个统一的作者瓦解了,每个读者既是读者,又是作者。文学并不揭示真实,亦无预先存在的真实。他或她也从来不是作品权威的源泉和保证,而只不过是一个已经存在的隐形世界的介入者(mediator)或者到达这一先验世界的透视窗(transparent window)。定居德国的女作家龙应台在《干杯吧。托马斯·曼——谈放逐中的写作》一文中,是这样描绘她们的身份转换的:“这个观察敏锐的德国妇女觉得我‘熟悉’……临别时,我们回身挥挥手,‘明天见!’没有拥抱,没有握手,那个德国妇女所理解的‘熟悉’的,其实只是一个译本,她哪里知道原文的我是个什么东西?”她的话正是代表了一大批海外中国人(Diasporic Chinese)的心声。

    五、混杂性的产生

    将以上分析得出来的三点结论重新放在全球化的语境中进行考察,我们可以发现,文化的认同性日益取代了意识形态的差异性,文化的共同特征成为经济一体化的前提条件。“全球性”现在已经日渐一日地作为一种文化存在了,我们在其中形成了我们的存在。文化使生活在不同地域的人们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亲密感 (intimacy)和认同感(consensus),但这又不是两种文化简单的同质化,否则,则会陷入二元对立的封闭体中不能自拔。文化的传播应该达到中国传统的“和而不同”的效果。

    在贸易和文化交流日益频繁的今天,英语的概念也已经模糊化,流动化了。一种不少人,包括著名翻译理论家本杰明在内所向往的纯语言(pure language)似乎难以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为混杂的语言,想要获得占主导地位的西方话语身份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英语也在以流散的形式出现和发展,使它变得不再纯洁。世界英语(worldly English)在目前来讲,指的是它的范围,而不是说它存在一个普遍主义的标准。文学实际上是一种文化产品,翻译就是其中的一个媒介。

    萨尔曼·拉什迪(Salman Rushdie)在其小说《撒旦诗篇》(The Satanic Verses)中,公开宣扬了文化混杂的观念:“《撒旦诗篇》歌颂了杂交性、混杂性、混合…混合物、杂烩、这类和那类东西,正体现了新事物是怎样进入世界的。大量移民所给予世界的正是大大增加了可能性,我一直是试图去表现这一点的。”《撒旦诗篇》是第一本介绍后殖民文学的作品之一。赛义德提出的理论旅行(traveling theory)对本文是很有借鉴意义的。他的理论旅行认为,理论和观念的旅行意味着穿越各种不同语境,经受那里的各种压力,最后面目全新地出现在一个新的时空里(刘禾111)。换句话说,我们并不是在两种迥然相异的相对的语言之间进行翻译,恰恰相反,我们是通过翻译在两种交流中的语言之间的中间地带。

    以前的旅行要借助各种交通工具,然而现在世界则可以通过文化的交流越来越缩小为地球城(global city)。世界在旅行者和译者的共同努力下经历了一次新生。各种人为的界限因为旅行和翻译变得模糊不清。旅行者和译者由于置身于两种文化,他们的概念也变得不再单一,而是具有了混杂性。或许这可以叫做“嫁接”(graft)。跨国家的自我发现建立在交流的能力上。这实际上是一种比喻,一个旅行者眼中的世界,注定要与译者眼中的世界不同。旅行者眼中的世界是与家断裂的、变形的,而译者却要把它还原回来。如同旅行一样,历史在到达和回归的过程中,完成了一次循环。它可以避免我们用偏狭的眼光观望这个正在变得越来越小的世界。在经历了文化的植出、断裂与另一种方式的重生后,至此我们可以推演出这样一个大体的过程:领土扩张→文化扩张→文化非领土化→和而不同→世界大同(?)。和而不同是我们努力要达成的目标,而世界大同则还是一个未知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