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江南断章

时间:2015-04-20 10:39 来源:旅游散文网 作者:梅一梵 阅读:
    一、梅雨苏柳马头墙

    江南的雨缠绵多情,单单一个雨字,就说的甚是好听。---梅雨。

    随着梅雨季节的清冷绵长,随处可见低垂的苏柳,在马头墙上吐翠纳新。如锦如丝的细雨滋润了青苔,也给小桃红染着胭脂。若是极目远眺,青黛色的远山充当了白墙青瓦的背景。岸上人家的厨房里,荷叶糕正香着呢。

    当细雨初歇,青石岸边的洗衣女把最后一件衣裳拧干,就有兰浆划过的波纹,惊扰了饮水的小鸽子。它们"扑棱"一下飞到瓦檐上,站立不稳的摇晃。回头时,一叶乌蓬船已经走远,波光粼粼的江面,蜿蜒成水墨画里的留白。

    江南的雨,湿了杏花三月天,冷了石拱桥的弧度,也凭添了忧伤的情调。且不说谁又在诗词里怅然叹息,也不说西塘的荷花何时开,你又何时来。就是眼前的花树被雨打湿,堆积成满池的香冢,就营造出凄艳的美。而雨才不管这些,它不紧不慢地滴过瓦檐,滴过一人一窗一灯影。况味里流淌出来的情韵,是细雨湿苔墙,孤影娉幽窗,雨打芭蕉深闭门,泪过香雪腮的挽歌。

    梅雨季节的江南,最是文人骚客挥毫泼墨的理由。且不说雨巷里打着油纸伞的姑娘,给人留下幽深的美。就是氤氲在水雾中的惆怅,都变得越发饱满。尤其是夜晚,这座静美的小城,在桨声灯影的星星点点中承前启后,让老在江南里的故事更加撩人魂魄,让毫不设防的遐思,清晰了一个伤心的背影。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随着春末夏初的来临,正是油菜籽包浆的季节,也是丁香花挂满枝头的日子。以后还有洋槐花,栀子,茉莉等等。紧接着又迎来二十四节气中的立夏,小满,芒种。在这样的梅雨里,荷等开,水涨潮。当眼眸从一串雨线,一叶翠柳,一堵马头墙依次望过去,落在一串串红灯笼的明明灭灭中,仿佛这一明一灭一瞬间,就领略了一个个偌大王朝的沧桑巨变。

    在江南,光阴总是随着苏柳飘逸的弧度,落在洞开一隅的窗口。看看外头的油菜花是不是正黄着,看看记忆中的小桥、流水,人家,是不是正从侧门的弄堂口倦淡而至。  

    恐怕这时候,桂花糕还没有香在荷衣里,我也没有醒来呢。

    二、巷门深院锁丁香

    江南的老巷子最为繁多,以乌衣巷享誉中外 。

    三国时期的乌衣巷,是吴国戍守石头城的部队营房所在地。军士都穿着黑色制服,故以“乌衣”为巷名。后来又成为东晋时高门士族的聚居地。入唐以后,乌衣巷沦为普通居民区。唐代诗人刘禹锡的《乌衣巷》,就是发自肺腑的感叹:“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此诗寥寥数笔,却描绘了乌衣巷自六朝到中唐的变故。  

    也许雨巷里丁香一样惆怅的姑娘,就是居住在当年达官贵人的云集地,如今沦落成为普通百姓随意穿梭的乌衣巷。

    古今往来,江南就是带动文化经济的枢纽要道,出外经商的人也不计其数。那些别具一格的深宅大院马头墙,就是他们成功的标志。之所以也造就了深居闺阁的女子独守空房。她们愁来来往往的大雁总是飞的很远,愁青瓦围墙的院落总是那么幽深。为春天里闻不见梨花香遗憾,为篱笆上新添的鹅黄喜欢。甚至为一根新增的白发,一个转身的背影都写满忧伤。当然也为临水的窗外,有荷香飘进阁楼而欣慰。甚至连哪几朵菡萏更加丰腴,哪一朵又见纤弱了,都记在心里。等立了秋,败了叶,看着残枝暗自伤神。于是砚墨,展卷,临摹几笔,再添上翠鸟小立于莲蓬。尽管庭院深深深几许,但随着年关的将近,也是她们外出经商的夫婿,回家团聚的大好日子。

    曾今为江南女子写过这样几句;谁娉轩窗画眉懒,谁弄桃花胭脂添,谁锁清愁烟波里,谁在月下萧笛叹。而深宅小巷的名称:花萼里、蒹葭巷、莲子巷、桃花坞、等等…就像词牌一样温软灵秀地躺在时光里,等你在韵脚处添上羞涩的一笔。

    沿着江南一一寻访,在枕水乌镇,徽州旧故里,西塘石桥上,都有身着旗袍,螺旋盘发,手执油纸伞的女子,染着丁香一样的清愁,婀娜玲珑地走进巷门深院,走进史册中,给胭脂水粉的江南,添上重要的章节。同时,也因为她们与身俱来的温婉秀美,给水韵江南又平添了几分魂牵梦萦的莫名暧昧。

    今日,我站在石桥上背对着你。请时光把萍水裁成断章,让每次相逢和别离都有个圆满的移交,哪怕记忆中只剩下蓝印花布和藕。也许这样的念白,一开始就是对话,一开始也是结束。

    三、苏州评弹水上戏

    话说乾隆下了江南,见茶馆里的人一边喝茶,一边听台上一个人又说又唱,和京城的评书极其相似,马上就联想到这是在说书。也经常从电影里看见,苏州评弹多为一人或者两人说唱。唱者多为女子,内容以儿女情长的民间故事和金戈铁马的历史传说为主。期间吴侬软语,丝丝入扣,妙趣横生且抑扬顿挫。而琵琶弹奏的背景音乐最是清脆悦耳。

    初次听见类似的小曲子,还是幼年时从电影片段中来的。大致上是“姑苏城里好风光,清清泉水绕画廊。朱楼花似锦,太太坐高堂。一席吃尽天下饭,可怜贫女饿肚肠。记得是一个卖唱的小姑娘唱给吃宴席的富人听。越听越心酸。

    南方有嘉禾,无处不生莲。

    说到此处,想必苏州评弹里的小曲儿唱的正欢实呢。眼下,说唱是一门极其高雅的艺术。角儿们个个都像从晚清民国的月份牌上走下来的佳丽,又像是刚刚出釉的青花瓷上的美人。她们端坐在苏绣屏风旁,玉簪翠珠藏于发间,螺旋刘海绾过耳际,露出饱满丰盈的额头。像一朵滴露的莲花。

    除了苏州评弹以外,江南的戏也是远近闻名。

    绍兴是座水城,戏台临水而筑,故称“水戏台”。据说看戏的观众和演戏班子都是摇着乌篷船去的,几十上百条乌篷船停泊在戏台前,非常壮观。关于戏台,最早是从鲁迅先生的《社戏》里略知一二。其中这样叙述:戏台边早已是人山人海,孩子们在人堆里钻进钻出,到处都有买小吃的担子,豆腐花,薰青豆,香香的摆满担子。这样热闹的场景,使我想起小时候看露天电影时,孩子们早早拿上小板凳占位子,有时候还要为抢位置吵架。女人们边看电影,边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聊。小孩子总是骑在父亲的肩头睡着了。还有担挑子的货郎,喊着卖叮叮糖,五香瓜子儿,以及小孩儿玩耍的拨浪鼓等等。

    每当听见苏州评弹,就觉得眼前有风烟飘来,丝竹之声也随之响起。

    也可以联想到,说唱的玉人又换了一位,但都是明净清丽,盈盈如花。她们的韵致和唱词巧妙地柔和在一起,有唐诗的含蓄,宋词的委婉,元曲的清澈。唱的是富甲一方的商客起起浮浮人生和来龙去脉;唱的是文人骚客笔下的诗情画意和秦淮河上风尘女子的惊艳豪情。也唱夫子庙前一炷香,姑苏城外寒山寺。唱燕来燕去,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乌衣巷;唱画桥翠柳烟波里,渔舟晚唱小荷田的采莲女;当然也有戏台上一袭水袖的飘起,把我们拉进桨声灯影里,梅雨屋檐下,以及青石桥上关于许仙与白娘子的恩怨情仇。

    有关江南的记忆,仿佛快到一滴水从瓦檐上坠下,期间还来不急为某个人停留,就落进了土里。也仿佛慢到我与她站在光阴的两端,随着故事里的编排,赶着趟儿往中间汇合,却总是被一枚流苏隔开。重新翻阅,唱词里那些情深意切的感念,依然在茶馆里,在戏院,在水中央,在绣娘们的丝线里流光溢彩。而江南的情调,又因为我的伤怀,更增添了几份飘逸清丽的唯美。

    江南,我扉页上念念不舍的章节。许多的时候,仿佛我是其中的一个,却又永远置身于事外。如一叶扁静泊在汀州。任其山水移动,任时光归去来兮。

    四、夫子庙前禅院房

    喜欢在江南的祥和里入画。

    看白塔入得云端,日照西桥云自摇;看小村炊烟几行稀,昏鸦散去渔火远。仿佛只有在这样的不惊不扰中,才能闻得见千里荷风袅过时的暗香,才能被暮鼓声召回灵魂。

    据史料记载,江南的寺院堪称为最。江南佛国,说的就是宋朝的杭州。唐代诗人杜牧的诗词《江南春》里,就有这样的阐述:"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由此可见,当时的佛教非常盛行。

    江南的夫子庙,就是一组规模宏大的古建筑群,历经沧桑,几番兴废。是供奉和祭祀孔子的地方,故曰“夫子庙”。也是中国四大文庙之一,最大的传统古街市。

    由于庙宇繁多,使得江南步步如寻禅,处处为修行。游玩的人走累了,不但可以进入禅房休息,还有茶水便饭可以提供。也许是因为许仙与白娘子的缘故,西湖的庙宇在承接了一份人间温馨和清宁共享的同时,也融入了市井人家的烟火气息。就连古代的帝王将相和文人骚客也和寺院交往繁多。如此芸芸,恐怕都是为了求得一份心灵上的庇佑吧。

    不可言说,在寺院里体验四季是不一样的况味。春天里清明雨下,曲径通幽,禅房花木香。夏至日万千碧荫,繁华落尽有莲生。而秋风起,枕水凉,自有霜叶铺满石阶,红于二月花。待到还未赏够枫叶,转眼又是断桥残雪,长亭迂回短亭短,梅在墙头闲。佛家曰:人可以不信佛,但不可没有佛性。当一只蚂蚁驮着米粒,当一只雀栖息在白塔顶端,当一只小鹿在溪中饮水,当禅师在悬崖上静坐,当你我在这里遇见,相忘。这些源于自然的本真,都是佛语。那么也可以说,每当我路过佛门一次,自然就受到了佛的恩惠。

    故乡有灵岩寺,江南有夫子庙。多年以后,我们都是尘土。但也因为有了尘土的奠基,才使这些几经沧桑的寺庙以稳健的姿态,参与和见证一个又一个偌大朝代的覆灭与兴盛。

    江南是一首怅然的唐诗。唐代诗人张继有一首隽永清远的小诗《夜泊枫桥》,就是最好的写照:“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他不是寒山寺的僧,却给这座寺院带来了袅袅不绝的香火。它与寒山寺的机缘,一切都是那么无意,却又意外的巧合。佛说,只渡有缘人。而我们一直在路上。

    其实,出家人对尘世的情感并不是冷漠,而是更加的宽厚与仁慈。把内心坐成一口钟,立为一绝壁,渡芸芸众生于苦海。想必从这种人类心灵的制高点传承出来的力量,才是佛家的本真与初衷。而那些走过历史的,或者正浩浩荡荡往史册中赶路而来的,就交给墙头的老梅。自行开落,任雪垂询。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