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乌镇:水阁一梦

时间:2015-04-19 23:34 来源:旅游散文网 作者:海默 阅读:
    春意汹涌,河流饱胀的激情在时间之上,攒足了气势,硬生生举出一脉水势结构的冲击平原,自然与人情数千年的水乳交融,就这样无知无觉中,搭建起不朽的人文景观——水秀江南。

    穿堂而过的河道、精致小巧的石桥、傍河而筑的民居、石阶上浣洗的女子、炊烟袅袅的乌篷船……气定神闲的乌镇哦,就这样展现在我们面前,风姿卓越,让人无法从她宁静、大雅的风韵里逃遁。

    四月的江南辉映着这个季节该有的迷蒙的美,鲜嫩、水润,一任我万水千山地追随揭开她的所有,明晃晃的喜悦化作一滴水,溶于曼妙的江南,溶于乌镇水阁一梦里……

    魂牵梦萦的一次旅程,我们一定要给自己丰足的时间,去体味和观赏乌镇的一景一物,一水一石的精彩,所以,选择了自助行。

    面对乌镇水系的东西南北四栅,我们首先选择了东栅进入,站在一座小桥上,遥望不远处的河道、水阁相映而成的江南水乡,竟在内心悄然升起一份感动:我终于可以亲近你了,我梦里梦外都在想往的天堂。

    我知道,这一行,我只是这小桥、碧水的一缕风,疏影横斜在她温柔臂弯的一瞬,她是我“甜蜜的忧愁”。

    乌镇的东栅少有后天雕琢的痕迹,让我擅自以为,电影《逝水年华》选择东栅为拍摄地,一定是看上了她原生态的韵味。青石小巷里隐居着很多独特的故居和博物馆,像百床馆、民俗馆、木雕馆、钱币馆、修真观、染坊等,无不保留着历史的印痕,却分明散失了真实生活的体温,让后人在每一个“楼空物非的家族院落里,与历史捉迷藏。”

    最吸引我的,当然是文学巨匠矛盾故居,早就在大师的行文中寻得乌镇的神韵,今天能亲临他的故居,我当然会努力探寻大师原生态的生命气息,在厅堂里,我斗胆伸手去抚摸矛盾塑像,被同行的伙伴定格在照片上,却是我在抢夺大师手里的笔,实属造次……而与之相邻的“林家铺子”四个大字映入眼帘的时候,我竟像看到老朋友一样兴奋,这就是小时候书里看到的林家铺子啊,今天我终于走到它的近前,内心升腾起无限的激动来,仿若我童年无数次走进的街坊。

    在一个小码头,有乌篷船靠岸,每船可载八人,每人十元,倘若你足够慷慨,可以一人八十元,给你摆渡到对岸,不足八十元,船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开船的。

    我们理所当然要坐船体会一下水上人家的曼妙,船在河面上悠然地行,间或因为船上的人擅自移动,发生偏沉,引来一片惊呼和笑声,河两边的水阁一一漫过视野,我坐在船头,东张西望,目光所及,细心地观摩,想把每一粒历史的遗留看尽骨髓,水上人家的日常生活与我而言,是一个迷,遥远而亲切,我透过每一扇水阁的门窗,窥视、探寻,蓦然,一扇敞开的水阁门外,挂着几件女士的胸罩和内裤,明晃晃的阳光下,舒展、耀眼,这家的女主人真是可爱至极,就那么无遮无拦地将自己的隐秘生活的一角袒露给来自五湖四海的过客,反倒让人感觉到一丝人间烟火的亲切。东栅依旧保留着枕河而居的老百姓原生态的生活方式,延续着尘世的悲欢离合,这到让我等远方的游客感觉到了一丝亲切。

    “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就为这一刻的美,我们选择最恰当的时间来到西栅,黄昏中的西栅,散发着古旧的光芒,大地万物都旧得安稳、沉实,连我也旧得满心疯长着鲜绿的苔藓和寂寞。

    我们漫无目的,随意走进一条窄巷,沿着青石板路,一个门厅一个门厅的巡视,我们在巡视什么呢?街坊古巷的一砖一瓦,每一块斑驳的门板每一扇木雕的窗棂,都是历史的遗言,在时光的流逝中,散发着浑朴、畅达的生活气息。

    从东北小城盘锦出发的时候,因为比往年气温低,四月的东北,大地万物还一片萧瑟,看不出一点春天的气息,只两个小时之后,我们已经融汇在春意盎然的江南水乡,仿佛完成了一次时光穿越,第一次领略江南的风韵,第一次来乌镇,无论如何也要探寻一下乌镇的历史,抚摸着眼前水阁小屋的门楣,内心疑虑着:乌镇,何以为乌?难道就因为这涂抹了黑漆的乌黑的木质建筑?随即也为自己强词夺理的闪念哑然失笑,来之前曾翻阅一些资料,据记载:作为春秋时期,吴越边境的乌镇,吴国在此驻兵以防备越国,“乌戍”就由此而来。但何以称“乌”呢?有很多种说法。一说是“越王诸子争君长海上分封于此,遂为乌余氏,故曰乌墩”;一说“因土地神乌将军而名乌”;一说“乌有乌陀古迹,青有昭明青锁”,故有乌、青之名。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乡贤在《乌青文献》中提出的:“乌墩、青墩之名,其从来远矣……大都江山自开辟以来,何有其名字?皆世谛流布相承耳,如‘齐鲁青未了’,‘澄江静如练’,是为山水传神写照语也。乌青之义盖类此。

    仔细揣摩这古宅的内里,居然“暗藏”了那么多的客栈和饭店,就连公共卫生间也纤尘不染,一派时尚的装备,一丝不苟地为游客提供着服务。在乌镇,你不用担心被宰被骗,西栅所有的饭店,菜谱和菜价都是统一规定的,让我们感叹,乌镇旅游管理的缜密和规范。

    我们一行四人选择一水阁之上的饭店,点几样江南特色的小菜,坐下来边闲聊边品尝舌尖上江南小镇独有的特色,望着眼前水上人家的曼妙和悠闲,那一刻,周身每一个毛孔都张开,吸纳着每一缕柔和的风;那一刻,陷落在江南水乡的潺湲里,忘记尘世的喧嚣,万般情绪,归于眼前这一河碧水,归于水阁之门里,仿佛隔世空离……

    当黄昏的光芒渐渐隐于夜色,乌镇最美的时光来临,密集的河道、众多的古桥(据说有七十二座)以及水上的万家灯火交织成人间圣境,当华灯初上,乌镇似乎把尘世所有的灯火揽入怀中,托举、叠加、辉映,在脚下的逝波中明灭闪烁,仿佛一场烟花盛世,绚烂到极致就是宁静致远、淡泊明志,乌镇并没有在她辉煌的灯火里,失去该拥有的宁静,夜色如磐,微波若梦,让人跌足蹉叹。

    西栅的民间书场是江南独有的说唱和评弹艺术展示的平台,“琵琶弦子叮咚响,说噱弹唱静堂下”,尽管“只有一等一的‘评弹先生’才能到乌镇”之说,我依旧听不懂戏文,但曲调诱人,也被游客和市民趋之若鹜的热情感染,驻足听了好一阵子。

    当市声转沉,内心滂沛的依恋之情顿生,洗去一身的疲惫,时光隧道的门瞬间打开,辗转回眸,六千年积淀的文化底蕴,乌镇的名声已经远远高过这千古的月光,散发着淡定、平和的光芒,一份大隐的气质幽僻于喧嚣的尘世之外,旷日独自享受着小桥流水、枕河水阁的一帘幽梦。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