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正文

源远流长的旅游文学

时间:2015-04-14 09:06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未知 阅读:
    我国的旅游文学源远流长。

    自先秦至晚清,古代旅游文学从涓涓细流,而汩汩汤汤,而蔚为大观,是我国文化遗产中的宝贵财富。

    早在先秦时期,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就有纪行和描写山水的诗句。如“二子乘舟,泛泛其景”(《二子泛舟》),“崧高维岳,骏极于天”(《崧高》)等,这是旅游文学发展最初的源头。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是旅游文学的先驱者。他的《涉江》一诗,是第一篇比较完整的纪行作品。诗人记述了自己放逐、“旦余济乎江湘”后的行旅和心情,并对沿途风物作了生动的描写,“由沅而辰而溆,经行历然,深林杳冥以下,状冬日舟行入江口之景,皆神似。”(《溆浦县志》)。

    旅游文学的真正崛起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战乱频仍、社会动荡、仕途险恶、生命无常的社会现实,以及老庄自然哲学对生活、艺术观念的影响,促使魏晋人把目光转向山水田园。江南的佳丽山水使他们惊奇、赞叹。他们引山水为知己和朋友,在山水游览中寻求精神慰藉和解脱,在对自然风景一往情深地关照中,体验到人生的美、自然的美。旅游文学的发展和形成,最初是和人们的自然美意识的成长联系在一起的。“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清辉能娱人,游子淡忘归。”对自然山水的审美态度,不仅使魏晋人面对山水,感到自然适意,悦耳悦目、悦心悦神(这与在先秦占主导地位,将对山水的关照引向道德思考的美意识不同),而且成为他们领悟作为生命本体的道即真的途径。随着魏晋旅游之风大开,山水诗、山水文、山水画应运而生。诚如钱钟书所说:“人于山水,如‘好美色’,山水于人,如‘惊知己’:此种境界,晋宋以前文字中所未有也。”(《管锥篇》)陶渊明、谢灵运是山水田园诗体的开创者。谢灵运是我国古代第一个大量创作山水旅游诗的作家,他的诗观察入微,富丽精工。陶诗则自然恬淡,意境更为浑融。一种新的艺术传统由此确立:自然风景成了艺术描写的中心,“事——景——情”即足履之旅与心灵之游二者结合,成为旅游文学作品的基本结构。自他们以后,山水田园诗不断得到发展。到了唐代形成了山水田园诗派。宋以后,描写山水行旅的诗人已多的不可胜数。在细致观察的基础上,精确地再现自然风景,是魏晋山水旅游诗的特点。“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谢灵运:《登池上楼》);“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谢眺:《晚登三山还望京邑》);“鱼戏新荷动,鸟散余花落”(谢眺:《游东田》);“沅水桃花色,湘流杜若香”(阴铿:《渡青草湖》);“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王籍:《入若耶溪》)都是精于刻画、家弦户诵的名句。

    在游记散文方面,东晋慧远的《庐山诸道人游石门诗序》、南朝著名诗人鲍照的《登大雷岸与妹书》以及吴均的《与宋元思书》等,虽或为诗序,或为书信,但都是记游写景的名作。在北朝文学中,则有郦道元的《水经注》和杨衒之的《洛阳伽蓝记》。特别是《水经注》,叙写山水,简洁优美,虽为地理著作却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对后世游记文学制作产生了重要影响。

    唐宋两代,是旅游文学的繁荣期。进入唐代,特别是盛唐,随着社会安定、经济空前繁荣,隐逸、漫游成为时代风气,从而形成了山水旅游诗名家名篇迭出,有如群星丽天、璀璨夺目的繁荣局面。旅游文学的取材日益广泛,写作技巧也更加成熟。首先是继承陶、谢传统的田园山水诗大量的产生,形成了以孟浩然、王维为代表的田园山水诗派,开辟了山水田园旅游诗的新境界。王、孟在意境创作上,融合陶、谢,各标风韵,又都清新飘逸,意境浑融。王维精通音律,擅长书画,他的诗尤具特色,既富于音乐美,又富于画意。在唐代,几乎所有著名的诗人,都热爱旅游,都留下了出色的山水旅游诗。李白、杜甫是唐代最伟大的诗人,也是文人漫游的杰出代表。他们不是山水诗人,但却比一般山水诗人写出了更多优秀的山水旅游诗。他们对祖国美好河山的热爱,乐观进取的精神,忧国忧民的情怀,极大地深广了山水旅游诗的境界。其次,唐代文人不仅畅游天下的行踪之广为魏晋人所不及,而且,在处理作品的情景关系上,明显地突出了主体的体验和感受。他们以“五岳为词锋,四海为胸臆”,触景生情,寓情入景,突出了联想和想象的的作用,使自然风物的描写鲜明地体现出作家的情思、襟怀和个性。再次,作家们不只关注名山大川,而且善于从平凡的风景发现独特的审美价值,从而扩大了风景审美的视阈。这不只证明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也反映出由重客观写实向重传达主体在心与物游的过程中所获得的感受的审美趋向的变化。这在元结、柳宗元的游记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唐代旅游文学在游记方面同样取得了巨大丰收。元结开风气之先,清人吴汝纶说:“次山放恣山水,实开子厚先声,文字幽眇芳洁,亦能自成境趣。”柳宗元更是划时代的人物。他的《永州八记》等游记散文,“漱涤万物,牢笼百态”,标志古代游记散文的成熟,对后世游记文学创作产生深远影响。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元结笔下的右溪、寒亭,还是柳宗元笔下的西山、愚溪,作者所关照和描写的对象,都是较普通的山水。在艺术形象结构中,寄寓成为主要的东西,雄踞审美意识鹅中心。尽管风景在艺术结构中的基础地位没有变,作者描写风景的生动性和空间感,使读者产生如历其境的传神美感。此风至宋大盛,以至成为一种审美范式,为后代文人游记的常法。

    宋人爱山水、爱旅游,一如唐人,几乎所有著名的山水名胜都留下了作家们游览的足迹和吟咏。范成大、杨万里以擅写山水诗而著名。欧阳修、苏轼、陆游以及黄庭坚等著名作家,也创作了大量杰出的山水旅游诗文。宋人尚理,影响到宋人的游记散文。他们到山水中求理趣,形成议论化倾向,这也是唐代重寄寓的发展。陆游创新体式,以日记体著游记《入蜀记》,启迪了三百多年后的徐宏祖。宋是词流行的时代,以词记游写景,较之于宋诗,别具一种隽永的韵味。

    明清时期,旅游文学在继承前代遗产的基础上,有新的发展。各体兼备,异彩纷呈。徐宏祖是明代著名的地理学家、大旅行家,也是著名的散文作家。他以毕生精力进行旅游和地理考察,涉奇历险,追根究底,并以日记的形式记下每天的地理、人文见闻,写成《徐霞客游记》一书,在中国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徐霞客游记》把自然科学和文学艺术和谐地融为一体,篇幅巨大,内容丰富,文字清新奇丽,被后人誉为“世间真文字、大文字、奇文字。”(钱谦益:《嘱仲昭刻〈游记〉书》)。明末的山水游记小品大放异彩,卓然成家者众,尤以袁宏道和张岱成绩最为突出。袁宏道作为公安派主将,主张“独抒性灵,不拘格套”,形成自由抒写、个性鲜明、自然清新的新风格。张岱集众家之长,写景抒情、叙事论理,浑然一体;文笔清丽流畅,时杂诙谐。明中叶以后,商品经济的发展和城镇的兴起,市民阶层力量的增长,带来旅游观念的新变化。人们在旅游中着意于现实的享受。这些都是袁宏道、张岱等晚明文人游记小品里得到生动的体现。

    写作大型组诗,是清代诗人的新尝试。如钱谦益的黄山游诗,姚燮的四明、普陀游诗,刘光第的峨眉游诗,都是数十首为一组描绘祖国美好河山的杰作,前代诗人未曾有过如此宏伟的规模。叶燮、袁枚、姚鼐等著名作家,都酷爱旅游,游踪所至,皆发而为诗文。桐城派古文讲求义理、考据、文章三者合二为一,这股风气也波及到游记散文的写作。风景名胜楹联流行于清代。中国现今旅游景点中的楹联大多题刻于这个阶段。风景名胜楹联是人们写景抒怀、交流情感的一种特殊的文字形式。运用楹联增润景点的名声风采,也是中国旅游文化史的特色之一。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