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三峡之光

时间:2015-02-01 18:38 来源:华夏散文 作者:曹丽琴 阅读:
    辽阔、浩渺的三峡大地,那些绵延的青山和滔滔的江水,孕育了三峡大地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那些名人先哲似璀璨群星般闪耀在这方水土,他们的光芒亦普照在我们华夏儿女每个人的心中。

    素有“华中屋脊”之称的神农架,它连巴楚,分汉江,但是就是这苍苍茫茫的群山林海记载着一个不老的神话和传说。故我来三峡,神农架是必去的。七月五日早晨,雷雨过后,当我第一次坐车行驶在神农架的盘山公路上时,透过车窗,望着巍峨的重峦叠嶂,我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路上不时有因暴雨过后产生的塌方现象,巨石和碎石、断枝一起横躺在路边,且有一次汽车在路上停歇了半小时,直至塌方清理。如此险峻的山路,我甚至开始有些懊悔上神农架了。我真难以想象,在中国的远古时期,神农氏是如何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上攀登、采药、尝百草?甚至根本就没有路,是神农氏用他坚实的脚步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若是没有无穷的智慧和过人的胆识,和一颗造福黎明百姓的善心,怎能克服这重重的障碍和阻挠?在峰岩壁立间,我仿佛看到神农氏带着他的臣民在架木为梯,以助攀援,架木为屋,以避风雨,挥舞神鞭,驱赶野兽。七七四十九天,神农氏踏遍山山岭岭,采尝百草,筛选出五谷,分辨出药材,编写成《神农本草经》。呕心沥血,风餐露宿,不畏艰险。自此,他救民疾夭,教民稼穑。人们才开始学会了种植五谷,豢养家畜,制作耒耜,医治疾病,从此远离饥饿难耐、病痛折磨的原始生活,华夏文明掀开了她的辉煌篇章。

    追根溯源,世上任何伟大创举的成功,都是人内在思想、意志和行动的硕果。如此,神农氏最后才得以能架木为坛,跨鹤升天。当然这只是传说,但是世人把神农氏的离世和最终去向想象成升天成仙,则是后人对神农氏给予的最高礼遇,也是最佳的褒奖和纪念。

    行走在华中第一峰的神农顶,我想不论是虹桥转翠、溪水涓流的小龙潭,古木蔽天、瀑布飞悬的金猴岭,还是云雾氤氲、变幻莫测的神农谷,怪石嵯峨、千姿百态的板壁岩……一定都留下过神农氏艰难而又执着的脚印,记下了神农氏架木攀援尝百草的故事。从此,神农氏便成了我们中国人顶礼膜拜的“五谷爷”、“农皇爷”、“医药之祖”,中国进入农耕社会的开创人。若是没有他的努力和奋斗,我们的祖先可能还要在蛮荒的年代里跋涉太久太久。固有时一个人的光芒可以普照万世。

    到香溪,就不得不想起这位美丽的绝世女子王昭君。童年时,初在荧屏上见到她,她那愁怨而又不屈,脱俗而又无畏的举止便在一个懵懂的孩子心里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想到这次二十多年后就要抵达她的故乡,拜谒她的故居,心里不禁很是激动。那天在游轮上一夜醒来,窗外飘着蒙蒙的细雨裹挟着一阵阵微凉的晨风。我来到船舷上,见两岸青山相对出,因昨夜是经三峡大坝逆流而上的,以为还在长江,但是那水色如黛,澄清可掬,全然不同浑浊的长江水。后来才知我们的船只已来到了著名的香溪。这果真是名不虚传的。望着这凝波似玉,清嫩、可人的水,遐想着两千年前王昭君在此青山绿水间浣洗香罗帕时的情景,她一定哼着轻歌民谣,秀发如云,裙裾飘飘。那清丽、动人的倒影,婉转、动听的歌声,水中的鱼儿,岸上的桃枝,深山里的乡人们现在是否依然在怀念和企盼?那碧盈盈的香溪水隐隐约约地散发着清香丝丝缕缕地拂过来,直熏人心。那是什么样的清香呢?我想那是桃花瓣的,美人的芬芳,更是历史的、文化的芬芳。闻久了,在香溪上环视两岸青山,我就愈发地渴望杜甫诗中的“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的昭君故居了。

    千年之后,昭君宅依旧重建在深山之间,遗址之上。故宅绿荫蔽日,箭竹插天,繁花盛开。宅前青黛的香溪水缓缓流过,宅后墨绿的纱帽山巍巍耸立。如此山川,钟灵毓秀。昭君的美不名扬至当时京城亦不可能。只是绝世美女,居于民间十六载,一朝选进宫,锁进冷宫无人识。这是中国古代皇宫女子的悲剧。少时,读宋词元曲,多少这样的哀怨,那些后宫佳丽虽是日日锦衣玉食,但却夜夜孤灯寒衾,花样年华寸寸空掷,岁月虚度。才貌绝伦的昭君不甘呀,但又不肯贿赂那贪财、势利的画师毛延寿,满腔幽怨无从倾诉,一番不与世俗的傲气和清正却换得唱不尽的《五更哀怨曲》。

    昭君出塞,倒成就了她作为一名女子该享有的为人妻、母的幸福,但也饱尝远离故土,思亲念乡之痛。如果不是和亲,昭君恐怕又将沦为汉宫里的无数白头宫女之一,终极至老。纵有落雁之美,也不如一名寻常女子。所以,当北方匈奴首领呼韩邪单于主动来汉朝,对汉称臣,请求和亲,以结永久之好时,汉元帝尽召后宫妃嫔,昭君甘愿挺身而出,慷慨应诏。只是,北方大漠,风雪交加,车毡细马,汉匈两族人民的和平、幸福和安宁竟落在了一弱女子肩上。昭君远嫁番邦,身负重任,一路别长安、出潼关、渡黄河、过雁门,历经艰辛终抵漠北。这同三年前,她登上雕花龙凤官船顺香溪、入长江、逆汉水、过秦岭,到长安一样,又一次远离亲人和故乡。只是这次更远,远得无法预测。想之此行可能是与亲人和故土成为永别,昭君难抑心中的离愁和悲怨,一曲《出塞曲》飘飞于茫茫大雪中。

    那天,我参观轩朗明洁,古雅秀致的昭君宅后来到抚琴台,坐在弹琵琶的昭君像旁的石凳上良久,陪伴着她,凝视着这位端庄秀丽、雍容大方的绝世女子,耳边恍惚萦绕起她那悲戚、忧伤的琴声,真是一曲出塞唱千古。

    昭君,一个清傲、崇高、识大义的女子,不愧是最美人。虽是最终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但是因了她,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周恩来称赞王昭君“是发展中华民族大家庭团结最有贡献的人物”。是的,昭君应是汉匈两族人民的福祉所在,是历史的功臣,更是民族友好的象征。

    昭君自有千秋在。一个人之所以能流芳百世,从来都是因为创下了伟大的正能量或者是功绩显著,而这些正能量和功绩的获得,又从来都是有一个人的才情和人格魅力决定的。所以,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说,名人与庸人,伟人与俗人,人与人之间一生拉开差距和比拼、较量的实质皆是才情和人格。而那些甘于虚度或者行贿争宠的汉宫妃嫔岂是能与昭君比的。

    人生不过百年,人逝之后则是千年万年。人世间,大多数的人只为当世而活,但也有极少数的人则不满意只活在当世,他们更想着怎样活在下世,下下世。哪怕当世受尽磨难,亦要化苦难为自己的财富,建功创业。纵观浩瀚史海,这样的人也多的去了。诚然,昭君主动请愿时,并未想到那般遥远,她只是想过一个平常女子应有的生活,也愿边境安宁、国泰民安。正是她的那般坚韧、不甘和爱民之心成就了她自己。

    思至此,我想起了这三峡大地上的另一位大师先哲——屈原。此行,我虽已来到了屈原的故乡秭归,但因行程问题终究没有去成他的故居。屈原和昭君本是同乡,我想皆是这片青山秀水孕育的顶极精英。五日早晨,我们的车沿着香溪行驶,感觉香溪是离我如此之近,那盈盈的绿水辉映着缭绕山间的云雾,细雨还在迷蒙蒙地飘着,香溪就显得愈发诗意盎然了。

    据说,秭归与香溪之间有一沙滩,传说是屈原遗体安葬处,后取名“屈原沱”。沱上有屈原祠,历经迁址和修葺,近因三峡工程的兴建,屈原祠移迁至从秭归城东向家坪。屈原一生,怀有满腔爱国热情,一心想实现振兴楚国的大业,却遭受群小的嫉妒、诬陷,怀王疏远。奇怪的是,中国历史上君子遭受小人陷害的例子太多了,是君子防不了、斗不过小人么?还是小人阴险至极就无往不胜了。这个现象可真值得我们深思一番。看来孔子说的小人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之意确实是深有道理。

    那么就按渔父言的“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般的处世哲学去为官生活好了。与世沉浮,明哲保身,何尝不好?但那就不是屈原了。他就是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他就是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他就是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这,就是屈原。

    固他清忠一世,最终落得个颠沛流离,报国无门,投汨罗江,葬身鱼腹,以此殉国。屈原在世的时候,曾官至三闾大夫,可谓万人之上,一人之下了。按我们现在的社会时尚来说,是人人尽羡的位高权重,可吓人了。各种豪车、别墅、美女,荣华富贵,应有尽有了,何苦再忧国忧民呢?可是屈愿呢?他的一生,是悲愤交加的一生,是痛苦绝望的一生,是抑郁不得志的一生。于那些风光得意的小人而言是活得够凄惨够失败的了。但是现在那些小人呢?早已灰飞烟灭、名不经传了。屈原呢?他早已走出了国界,走出了历史,走入了当今世界人民的心中,成为了与哥白尼、拉伯雷、何塞•马蒂享有齐名的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他的《离骚》、《天问》、《九歌》、《九章》……早已被后人奉为文学的瑰宝所珍藏和研读。每年子规声里,粽子飘香,龙舟竞赛时,人们对屈原的纪念和缅怀达到了高潮。这是一颗拳拳爱国之心和正能量的永续,是我们民族史上一轮红日的万丈光芒穿越了时空,抵达了国人的心中。与人民并肩站在一起的,无论当时时局怎样混乱和动荡,历史终将会还之我们以真相,使其成为人民永远的伙伴。因为与人民一起,永远是对的。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不论是处于盛世还是乱世,多有几个像屈原这样的忧国爱民之人,少些小人、奸人、拜金者、享乐者、作威作福者,唯利是图者,以权谋私者,那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何愁不更繁荣、强大,威震八方呢?

    那些光芒,永不泯灭,它们照耀史册,也照耀着我们的民族。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