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超越佛境界

时间:2016-07-04 06:27 来源:人民文学 作者: 吴光辉 阅读:

    一

    观音山是佛的山,安详静宓的山。

    高高耸立于广东观音山最高峰的观音圣像,静静地让迷蒙的雨雾给自己渲染意境,使自己变得更加神秘威严。我和成千上万的信徒在这样的意境里,悄然无声地感受着佛的磁场而变得格外的虔诚。

    雾是佛的背景,静是佛的外表,空是佛的意境。

    一路郁郁葱葱,一路静默无语。沿着佛光路的石阶沐雨爬行,我觉得这墨绿色的画面似乎被调到了静音。我就是在这肃默的气氛中爬到了高达488米的观音山主峰,仰望着观音圣像正沉默无语地端坐在须弥莲座之上,头戴宝冠,身着天衣,胸饰璎珞,正似言又似不言,欲说亦欲不说。我觉得观音菩萨肯定不想打破这寂静的氛围,正在用手语在向世人布教。她左手持净瓶,右手执无畏金刚印,肯定是在给我们表露她的菩萨心肠,在全力引导我们穿越尘世的繁华喧嚣,抵达这荷花盛开、与世无争的佛国净土。这时,我的心似乎真的变得格外宁静,似乎所有的烦恼全都随着观音身边的白雾轻轻地幻化而去。

    佛爱美但不好色,因为美是安宁,色却燥动。这是所有的佛全都选择在最美的风景里建庙立寺的原由,这样肯定更有利于他们营造佛的意境。我眼前这尊世界最大的花岗岩石雕观音圣像,是整个观音群山所有美景里最美的代表。圣像高达33米,由999块花岗岩组成,重达3000多吨,于2001年农历九月十九由香港菩提学会会长永惺长老主礼开光。我觉得这尊观音的长相似乎已经与广东的人种融为一体,有了广东东莞地方的肖像特色。她高高在上、清高脱俗的气度,给这座国家森林公园里的瀑布、湖泊、岩石、树木,增添了只有广东东莞才具有的特色之美,更为佛创造了独具南国特色的意境。

    相传观音山为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初入中土时首处停留之处,其山顶观音古寺,始建于盛唐,后毁于战乱。我眼前这座建于观音圣像脚下半山腰的观音寺已经重现盛唐古寺景象,大悲殿、财神殿、古鼓楼、古钟楼巍峨而庄严,在佛教特有的气场笼罩下,渗透出一种宁静而神秘气息。我推想这或许就是佛的境界?

    清高脱俗是佛境界,四大皆空是佛境界,普渡众生是佛境界,包容天下也是佛境界。像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是无法进入佛境界的,我只能静静地仰望。伫立于观音圣像下,听到黄昏里的宝刹钟声向着万簌俱寂的原始森林传播而去,钟声沉雄,落叶静寂。钟声落满秋天里的万木,然后和落叶飘零的声音交融在一起。我便期待着更多的飘落,小心翼翼地拾捡起一片金黄色叶片,它是在佛的境界里沐过的净品。

    从菩提径的石阶一级一级往下走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细雨已止,阳光渐亮,走到山门回望观音圣像却还静默无语地耸立于云雾之上。我在想观音山给我强烈的震憾绝不仅仅是观音圣像的庄严雄伟,也绝不仅仅是她给我们呈现的佛的境界。

   

    所有山都有灵性,都有品格,都有气质,也都有喜怒哀乐。如果说观音山主峰的性格更多的是凝重,那么与之相对的仙宫岭则多了几许飘逸。我沿着仙宫岭上那条石阶铺就的小径向山顶爬行时,就真切地感受到了这两座山峰的性格差异。

    脚下的这条山路为上仙宫岭的必经之路,全长280米,共有318级台阶,没完没了的云雾便在这条山间小径的四处深情地缭绕。当爬到山顶我四处寻找,却既未见到高大巍峨的道观,也没有仙人道骨的高人居住,唯有一大片遮天蔽日的竹林在缠绵悱恻的薄雾之中,肩并肩地摇曳着细长的腰。

    这条山径被一片又一片清高脱俗的竹林遮掩着,我爬行时便有一股阴凉飘逸之气浸入肌肤,自然令我想起刚才在山脚见到的那座浮在湖面上的八仙过海群雕。据说若干年前八位仙道游列到此,谈笑间何仙姑手上花篮中的一棵花苗滑落下来,正好落在这座山岭上,那花苗一触及肥沃的土地便奇迹般地生根发芽,眨眼间就茂盛成林,众仙拍掌称奇,驾落竹林观看,各位道仙的模样也就全都印在了竹林之中。这样远远地看去,竹林里好像有八仙齐聚,或立或坐或卧或舞,跛足的铁拐李、满脸络腮胡的汉钟离、倒骑毛驴的张果老、飘逸的吕洞宾、秀气的何仙姑、放荡不羁的蓝采和、温和柔顺的韩湘子、老成持重的曹国舅,形态各异,表情不一,他们给这片秀竹林增添了飘逸的仙气,也正是这片清翠葱郁、墨绿蔚然的竹林为仙宫岭增添了飘逸的仙气。

    踏着仙风道骨犹存的遗迹而上,去寻觅仙人居的遗址,便被沿途迷人的景色、负离子含量极高的空气和一路的鸟语花香弄得心旷神怡,使我觉得真的踏入仙境而飘飘欲仙了。一位诗人对仙宫岭这样描写:“奇踪千载无人识,洞天一敞天下惊”,的确如此,现在这里虽然没有多少遗存,但这座仙宫岭可是广东东莞境内有名的道教胜地,有小洞天之称。相传太上老君、元始天尊的弟子火龙、缥缈二真人曾为这里的美景所迷恋,在这里结庐而居,其遗迹仙人居至今犹存仙风道骨之气。

    当我下山时,从山间竹林的缝隙间隐隐地看到对面山顶上端坐于云雾之间的观音圣像。那条菩提径如一条飘舞的长练,从仙宫岭蜿蜒而去直奔观音山主峰。这条山径让观音山群的这两座山峰挽起了胳膊,形成了观音群山佛道并存、和谐共处的格局。外来的佛和本土的道,也就在这同一座名山上共存共荣,和平共处了。不管是出世还是入世,不管是今生还是来生,不管是西天的我佛如来、观音菩萨,还是本土的玉皇大帝、城隍老儿,甚至是过海的八仙,全都在这里和谐相处,一起共事。

    由此看来,观音山也是一座中庸的山。观音山已经超越了佛的境界,佛界加上道场,佛道合一,恰好也表露出中庸的儒家品格。观音山在骨子里是一座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山。

   

    包容是这座独具南国特色的观音山的秉性,南国民众的大度包容在观音山得以集中的表达,她比起江南的宛约细腻多了几分大气,比起北方的粗犷豪放又多了几分精致。她将江南的宛约和北方的豪放全都汇集于一身,她将江南的细腻和北方的大气全都包容于一体。我推想这就是观音山为什么能够让佛道并存于一山的文化根源了。

    当然,观音山的大度包容还远远不止于此,她还是一座交融古今、汇合中西的山。当我站在建于观音山半山腰的国际会展中心的广场上,看到四面青山起伏,云雾缭绕,而自己居然身处这座流光溢彩的现代化广场时,这种感受也就更加强烈了。这座占地面积5万平方米的国际会展中心,拥有建筑面积12000平方米大型展馆和600平方米的综合型舞台,这里每天都在上演正宗少林功夫、吉祥佛教歌舞、飞车杂技。我仰望这座高大的现代化建筑,它那庞大的两翼造型的楼顶酷似巨鹰的翅膀,在观音山翠绿的林海上空飞翔。

    我推想这座现代化大型建筑只是作为一种银白色的背景,它肯定心甘情愿地衬托与它并肩存在的那座世界唯一的黑褐色古树博物馆。从现代国际会展中心到古树博物馆,就给我一种从现代到古代强烈的“穿越”之感。在古树博物馆我便沿着一条“树说的历史”向历史的深处“穿越”。先是看到出土的五六百年前明清时代的青檀树、格木树,然后看到出土的唐宋元时期的隆兰树,接着又看到秦汉寒冷时代的青格树,最后走向热湿时期生长在四五千年前那些青皮树。我在那棵最古老的青皮树的身边徘徊,看到他的身躯直径在1米以上,树龄高达4500多岁。他的躯体被风蚀水浸早已失去了树的皮肤,但仍能看清他500多圈年轮的资历,他在黄帝时期已经生长在南粤大地了。他是古树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更是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历史证明。

    在观音山我们可以“穿越”历史,也可以从历史的深处回望现实,观音山就是这样将现实与历史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或许只有广东东莞才能有观音山这样包容的山,这样兼蓄的山,这样和谐的山吧。这样也就不难理解观音山这样的佛教名山,为什么还会安放一座蔡子培将军的塑像了。你在那座庄严肃穆的汉白玉雕像前伫足,肯定会把你的思绪带到遥远的抗战时代。据介绍蔡子培将军1913年就出生在观音山,1938年担任观音山民众抗日自卫大队大队长,率领民众在东(莞)宝(安)边区开展敌后游击战争,成为观音山一带让日本鬼子心惊胆战的抗日英雄。

    我在想国际会展中心、古树博物馆这一今一古、一明一暗的画面,是蔡子培将军塑像的背景,还是蔡子培将军的塑像是它们的背景,抑或这三座不同属性的建筑之间互为背景而相得益彰吧?

   

    我站在观音山高峰俯视这一望无际、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时,总是联想起不远处的东莞经济开发区林立的工厂企业,总是将东莞开发区的那幅灰白和天蓝色相间的彩钢瓦组成的画面,与眼前的这座神秘繁茂、苍茫连绵、碧波万顷的原始森林连为一体。

    时值傍晚,残阳如血。一群山鹊在观音山那条高低落差达380米的仙泉瀑布,和普渡溪顶端的36级瀑布的上空反反复复地盘旋着、嘶鸣着。秋雨刚过,一群随心所欲的雾也追随这群山鹊飞舞在观音山的半腰,我推想飘荡不定的鸟们肯定是在忘情地迷恋着执著奔流的瀑布吧。

    连鸟们都知道这里是天然氧吧,知道这里的空气离子含量每立方厘米达1100个,知道这里是珠三角地区空气离子含量最高的地方。这里的空气确实格外的清新湿润,好像被过滤了似的,似乎在半空中抓一把空气就能攢出几许充满氧气的水来。

    我眼前的这座森林公园是一座占地60平方公里的原始次森林带,横跨樟木头、谢岗、清溪三镇。原始森林里各种参天大树在南国初秋温润的气候下竞显风姿,各种花草也在争芳斗艳。当然,更能吸引我的注意力的还是耸立在各种花草树木之上的巨大奇树。如果说观音山的奇花异草就是美丽如水的姑娘,那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就是高大健壮的小伙,那么这些奇树则是观音山的祖先了。据介绍观音山已经发现了七种国家濒危奇树:粘木、白桂木、苏铁蕨、土蚕霜、金茶花、野茶树和野生龙眼,尽管这些奇树们已经皮肤枯黑,肢体粗糙,可它们的形态显得那样奇异,浑身上下充满了生命的张力。

    每一棵奇树便是一座富有张力的雕塑,每一座雕塑都展现出各种怪异的造型,每一棵奇树的直径全都在几米甚至十几米之上。有的奇树身体早已不复存在,仅仅剩下它们的根部,可它们依旧用自己残剩的肢体,用无数巨大的根须,紧紧地深入在观音山的石缝之间,或是默默地傲立于感恩湖的潭水深处。我总觉得每一棵奇树都是这座原始森林里的一位古稀老人,它们都在用千奇百怪的形体语言在千百年前就在诉说着什么,如今正在对我们后人诉说着什么。

    当听说这座国家森林公园正在举办的健康文化节所表达的主题就是“倡导低碳生活,发展绿色经济”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我会忽发奇想将东莞经济开发区的现代化厂房和这片原始森林联系在一起,原因是它们共同组成了“低碳生活和绿色经济”的和谐生态。

    试想作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珠三角鳞次栉比的工业带,却能和中国最原始的森林生态资源融为一体;试想中国最现代化的城市东莞,却能和中国最古老的原始森林和谐共存,这不正能体现出观音山的品格吗?这或许就是广东东莞为什么能够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的文化原因吧?这或许也是虎门销烟、广州起义、改革开放这些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为什么会在广东引发的思想根源吧?

    观音山的品格是海纳百川的大包容,观音山的境界是海纳百川的大境界。

    海纳百川的大包容恰恰也是佛的境界。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